臣金廷标有本要奏:是郎世宁画了“火鸡”

王林娇

2017年12月11日09:13  来源:雅昌艺术网
 
原标题:【雅昌专稿】臣金廷标有本要奏:是郎世宁画了“火鸡”

  这样问题就迎刃而解,首先《火鸡图》是在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10月)完成,这在清内务府造办处有着详细的记载过程。

  圆明园画舫斋

  后一直悬挂于圆明园的画舫斋,直到八国联军占据京城,聂崇正说到画舫斋是德国军队的管辖处,极有可能这《火鸡图》是被德国人抢走,后来也有可能是从德国人那里流向民间和市场中。

  其中的故事已经无从知晓,但是170年后,马晋在见到这幅《火鸡图》后,按照郎世宁的绘画手法临摹了一张《锦鸡图》,也是今天我们考证《火鸡图》是否是郎世宁创作的“著录之一”。

  《火鸡图》画面下方的花卉

  最终,聂崇正依靠过眼无数的清代宫廷绘画以及对于郎世宁艺术的研究经验之后得以确认,这张金廷标款《火鸡图》实则为金廷标在郎世宁画好火鸡之后,再在画面上补充山石树木等,需要注意的是,聂崇正认为画面下方的花卉和灵芝等,应该是金廷标在郎世宁的画稿上上色完成的。

  同时,聂崇正还提出了自己鉴定郎世宁画作的一个细节:我认为所有郎世宁的款都不是他自己写的,郎世宁虽然在中国多年,中国话交流应该没有问题,他的书法虽然没有考察过,但是就目前可见郎世宁的落款有仿宋体、行书、楷书等多种形式,应该是宫廷其他人的代笔,所以我在鉴定郎世宁画作的时候,郎世宁的款基本上不能作为判断他作品真伪的依据,主要还是要从其绘画入手。  

  需要明确的是,当时清宫廷画家中并不是只有郎世宁一个西洋画师,为什么乾隆皇帝点名让郎世宁来作而不是其他的西洋画师?  

  聂崇正认为这还要从西洋画师的绘画水平来看,当时清宫廷中比较有名的三位西洋画师分别是法国传教士王致诚、波西米亚传教士艾启蒙,但是可别忘记了,他们都是跟着郎世宁学习绘画的,可以说是郎世宁的学生,乾隆皇帝需要的这《火鸡图》和《青羊图》一是图老祖宗认为的“吉祥”之意,二可是要挂在圆明园画舫斋中,这个场所是乾隆皇帝经常用来和画家交流并接待外宾的,是个长脸面的重要所在,用李雪松的话说,乾隆皇帝怎么会委屈自己?怎么能有一点不满意?

  所以下旨让水平最高的郎世宁创作也是毋庸置疑的。

  当然,有心的人也许会发现,文中和《火鸡图》不止一次出现的是《青羊图》,同样是大尺幅的画作,一左一右悬挂在画舫斋中,同样是一式两份,比较幸运的是目前均有可见的出处。

  郎世宁、方琮合绘《青羊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其中第一幅《青羊图》有明确的“臣郎世宁恭绘”,其中两只青灰色的山羊是为郎世宁所画,目前基本认定画中的山石背景应当是清宫宫廷画家张宗苍补画,题诗同样是于敏中,现收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郎世宁、金廷标合绘《青羊图》南美洲私人藏

  第二幅《青羊图》的基本情况和《火鸡图》相似,画中左下角有“臣金廷标恭画”以及“廷标”白文印,右上角的题诗则是换成了另外一位大臣梁诗正,同样被认定是郎世宁和金廷标合作的作品,现被南美收藏家所藏。

(责编:王鹤瑾、潘佳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