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金廷标有本要奏:是郎世宁画了“火鸡”

王林娇

2017年12月11日09:13  来源:雅昌艺术网
 
原标题:【雅昌专稿】臣金廷标有本要奏:是郎世宁画了“火鸡”

  回到这幅《火鸡图》中,其实也有“后人仿作”出现,但是这个“后人仿作”是可以作为证明真迹的作证而存在的。

  马晋临摹的《火鸡图》(锦鸡)不再是学金廷标的典型手法,而是学郎世宁

  “这幅《火鸡图》最早可知的收藏家是乱世收藏大家郭葆昌,他曾任袁世凯的“陶务总监督”一职。《火鸡图》最早的出版是在1929年上海有正书局刊行的《中国名画集》中;第二次是在1931年《湖社月刊》中,都是按照金廷标的作品来定义的,当时中国画学研究会的创始人之一金城从郭葆昌那里把这张《火鸡图》借来给湖社的学生们去临摹,其中比较有机缘的是,马晋在当时是以擅长模仿郎世宁而闻名天下,见到这幅画,马晋就把这张画临下来了,十分巧合的是,在2005年北京保利首拍的时候,这张马晋临摹的《火鸡图》(《锦鸡》 )是以319万元成交了,从马晋这张临摹的作品中,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其中的树木,马晋已经不是学金廷标的典型手法,而是用郎世宁的手法去表现。”

  李雪松认为,早在1930年代马晋见到这幅《火鸡图》的时候,马晋就认定了这是郎世宁和金廷标合作的作品。

  当然,也可以从技术的手段去比对,虽然另外一张明确为郎世宁所画的《火鸡图》下落不明,使得当下的落款金廷标的《火鸡图》成为孤本,但是以也可以和郎世宁其他存世的近似禽类的画作进行绘画技术的比对。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的郎世宁《花荫双鹤图》

  故宫博物院藏的郎世宁《锦春图》

  左为《火鸡图》右为《花荫双鹤图》

  左为《火鸡图》右为《锦春图》

  左为《火鸡图》右为《花荫双鹤图》

  “比如说在《火鸡图》中锦鸡尾部羽毛是特异的,同时我们也发现在台北故宫博物院藏的郎世宁《花荫双鹤图》中鹤尾部的羽毛形状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同样的这两幅作品中,对于羽毛的线条处理也是完全吻合的;另外从用色的比对上,我们也发现故宫博物院藏的郎世宁《锦春图》的复杂蓝色,是用多种颜色调配出来的,这和《火鸡图》中锦鸡脖子下方的颜色也是一致的。”李雪松解释到,在对于这件《火鸡图》的鉴定中他们也使用了技术比对的手段进行辅助。

(责编:王鹤瑾、潘佳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