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琴木和他的绘画:满山苍翠扑人寒

郎绍君

2017年03月02日08:26  来源:雅昌艺术网
 
原标题:【雅昌专栏】郎绍君:满山苍翠扑人寒——吴琴木和他的绘画

  吴琴木

  我最早看到吴琴木的画,是在嘉德公司的拍卖展上——先是一幅雪景,后是一套山水册页,都是让人砰然心动、看了还想再看的作品。那时我只知道他是海上画家群的一员,曾在庞虚斋家里工作多年。上世纪90年代中期,我主编《中国现代美术全集》中的山水卷,收入了他的作品,并寻查有关文字记述,但几乎一无所获。后来又陆续在北京、上海、香港等地看到他的画,对他也稍稍有了一些了解,在讨论“20世纪中国画大展”入选名单时,我曾极力主张将吴琴木收入。就在那时,我结识了吴琴木的女儿吴斐女士和她的丈夫俞炳塘先生。他们在退休后,拜访了许多博物馆和私人藏家,搜集拍照了许多吴琴木的画作,并在吴琴木逝世50周年之际,自费编辑出版了他的画集。而后,他们继续访查搜集吴琴木作品,希望能编一部收录更丰富的吴氏画集,其间,俞炳塘先生因劳累过度,不幸逝世。俞、吴夫妇等吴氏后人都不是学美术的,家中没什么收藏,生活不富裕,他们能如此执著地为此奉献自己的余力,除了表现对先人的怀念崇敬之心外,也是出于一种高尚的文化责任。

  20世纪的传统型画家,有像齐白石、潘天寿这样勇于革新创造,个性和时代性十分突出的画家,也有像金城、吴湖帆这样遍学古人、潜心传统,个性和时代性并不十分鲜明的画家。在世纪前半叶,后者人数更多,影响也更大,在中国画画坛居支配地位。新中国成立后,文化艺术“破旧立新”,把“五四”以来的国画家褒贬分明地划为“革新派”和“保守派”,久而久之,所谓“保守派”从被冷落到被遗忘,乃至形成对这一大批画家有意无意的历史遮蔽。吴琴木不幸就是这样一位被长期遗忘的画家。[1]

  吴琴木,原名桐生,后改为桐,字琴木,以字行,号冷枫居士,别号苍梧生。1894年2月16日(甲午年正月十一日)生于江苏吴江震泽镇,1953年8月27日(癸巳年七月十八日)逝世于上海。终年60岁。震泽是江苏名镇。其地滨临太湖,河网密布,舟楫交通发达,是我国著名的生丝集散中心。早在乾隆年间,这里就“货物并聚,居民二三千家。”到民初更加繁荣,“烟火万家,行旅辐辏,俨然都会气象。”[2]发达的经济必然带来兴盛的文化,丝商子弟读书入仕,又多转为士宦。废除科举后,丝商及其子弟又多成为实业家、慈善家(办学校、医院)、文化人、革命者。著名的施氏家族,如创办中国红十字会的施则敬,先后任民国外交总长、驻美大使的外交家施肇基等,即为震泽人。吴琴木生在震泽的清贫之家,自小喜爱绘画文学,及长,任本地小学教师,余暇自修书画。约1914年,他的才能被邻乡的一位著名人物——南浔庞元济发现,从此改变命运,走上了一条不归的艺术之路。

  南浔镇属浙江湖州市,与震泽相邻,也是太湖的丝业中心。从同治中到民初,南浔出现了12家大丝商,时称“四象八牛”——财产在五百万银洋以上者为“象”,百万以上者为“牛”。“四象”者为刘家、张家、庞家、顾家,“庞”即庞元济家。庞元济的父亲庞云鏳曾与胡雪岩合伙,在经营丝业之外又开设庞滋德国药店,进而通过洋商经营军火,成为巨富。[3]庞元济(1864—1949年)是云鏳长子,字莱臣,号虚斋,年轻时即承父业,创办缫丝厂、纱厂,成为近代浙江最早的民族工业家。后又在上海、苏州、吴江、绍兴等地投资办银行,经营房地产,创办造纸厂、印染厂等。庞元济酷爱中国书画,不惜斥巨资收购历代名迹,收藏之富,甲于江南。有《虚斋名画录》16卷、《虚斋名画续录》4卷行世。庞元济先后聘请三个艺术家助其鉴定、管理、修补、临摹书画,即早期的陆恢(1851-1920年),后期的吴琴木(1894-1953年)和张大壮(1903-1980年)。其中吴琴木和张大壮,都是年轻时就到庞氏家中,在从事管理书画诸事物的同时,用力于临摹名作,学习鉴定。可以说,他们是庞元济和虚斋藏画培养出来的画家和鉴赏家。

  吴琴木从20岁(1914年)至36岁(1930年),一直在庞家居住和工作。他观赏、临摹、修补古代绘画作品。著名画家、鉴定家陆恢逝世于1920年,他生前作为虚斋收藏的主要鉴定者,对年轻的吴琴木应会有所指导,吴琴木的山水花鸟,也确与陆恢有相似之处。吴琴木离开庞家后,依然临摹虚斋藏品,或者为虚斋临摹他人藏品。[4]可以说,临摹、鉴定古画是他中年前的主要工作,也是他学画的主要途径:不是固定的师徒相授,而是遍学古人、转益多师。在西画家主导20世纪前半叶美术教育的时代环境中,有这样学习中国画的条件,是很难得的。

  1944年12月,上海大观园落成,特邀吴琴木举办个展,《海报》发表署名“艺友”的短评,其文曰:

  “名画师吴琴木氏,名桐。……吴氏系吴江人,别署冷枫居士,今日艺苑中人,习闻琴木之名,多有不知吴桐即琴木者。幼时,于攻读诗书之余,辄喜研习国画。弱冠后,馆于吴兴庞氏。庞虚斋先生爱其笔墨秀发,勗其潜心绘事,将来必大有成就;并出所藏唐宋元明清诸名家之手迹,俾渠朝夕临摹,研讨精微,历二十余载,始出示其所作,见者皆赞叹,便蜚声艺苑。周梦坡先生又延之幕中,得交当代胜流,纵论书画,复漫游大江南北,遍览名山巨川,胸罗丘壑,意境益为之开阔。可谓先师古人,后参造化,其造诣自不同于恒流者也。”[5]

  这里值得注意的,是“周梦坡先生又延入幕中……”一段。周梦坡(1864-1933年),名庆云,字湘舲,以号行,与庞元济同年,亦同为南浔人。周家是南浔“四象八牛”中的“八牛”之一,周梦坡则是周家最有作为的一代,曾先后投资兴建苏杭铁路,创办浙江兴业银行,在杭州、湖州、嘉兴等地开设丝织厂,又发起开采长兴煤矿,进而转营盐务,成为浙盐的权威人物。他还投资医疗文化事业,创办莫干山肺病疗养院,剑池风景区,与张宗祥等主持补抄文瀾阁《四库全书》4000余卷,著有《梦坡室丛书》。[6]周氏何时将吴琴木“延入幕中”,作了多长时间,不得其详,从艺友的行文推断,似是从庞家迁出之后(约1930年),他在周家的工作也仍与书画相关,其中的“漫游”对吴琴木而言,恰好补上了“后参造化”的一课。

  约1940年,吴琴木离开上海,带着夫人、孩子“走码头,边绘画,边办画展”。先后居浙江硖石、江苏苏州等地。1950年初举家迁居常熟。[7] 这就是说,吴琴木在40年代过着流浪画家的生活。1943年,他有题《墨竹》诗:“尘埃车马日骎駸,安得从君一散襟。待我清秋有暇日,抱琴来写万龙吟。”“尘埃车马日駸駸”一句,生动地写出了其浪迹生活的感受。约40年代晚期,在一幅近似王蒙风格的山水中,吴琴木题了这样一首词:“清露晨流,松风稷稷,消受静深秋晓。茅檐矮屋,流水溪桥,景物凭他萦绕。老子无情,年光有限,只似山水花鸟。指凝云散,□朵奇峰,曾见汉唐池沼。学渔樵,烟岚水窟山水,便容身了。但愿结屋泉头,布衣无恙,终身棲迟林表。”从词意推测,画家此时仍在流浪,作为一个清贫的布衣画家,他渴望“结屋泉头”,“终身棲迟林表”。1951年,他终于定居常熟。

  自20年代中期到上海庞氏志隐草堂,吴琴木始终是上海画家群的一员。定居常熟后,由于户口制的约束,他无法再迁回上海,但生存和艺术交流的需要,他又离不开上海,只好奔波于两地之间。50年代初,国家百废待兴,艺术市场凋零,卖画生涯不好,他生活困顿,心情焦虑。如其题画词《柳梢青》中说的“渐老矣,无愁可攻穷”。1953年,不满60周岁的吴琴木突发脑溢血,卒然病逝于上海。

下一页
(责编:王鹤瑾、董子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