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人设的八大山人虽很狂但“很贵”

王林娇

2018年08月13日09:05  来源:雅昌艺术网
 
原标题:高冷人设的八大山人虽很狂但“很贵”

  八大山人很是个性,人生经历极富戏剧性。

  本为明朝宗室后裔,可偏偏碰上朝代更迭,东躲西藏了几年之后,眼看复国无望,就跑到耕香寺,把头发剃光成了和尚,潜心修佛也罢,谁曾想几年后他竟然由佛入道,并在天宁观建了青云圃。

  黄安平为八大山人画像(1626-约1705年)

  然而,这并未结束,苦心经营近三十年道观之后,撒手云游,跑到乡间盖一座草堂,并在此渡过了孤寂的晚年。

  他也肯定想象不到,300多年后,因为他那翻着白眼的鱼和鸟,他竟然成了“畅销的网红画家”,这显然和他的高冷范儿人设不符啊。

  八大山人 《鸟石牡丹》 佳士得香港1994年春拍(右为局部)

  在有记录可查的拍卖场中出现第一张八大山人的画是《鸟石牡丹》,在佳士得香港1995年春拍中,估价很高,但流拍了,画的是一只鸟低头站在石头上,黑眼视人。

  不过,当时和八大山人同场拍卖的郑板桥、祝允明、傅山、文徵明等现在大火的画家,也并未成交。

  八大山人 《松鹿祝寿图》 16万元 上海朵云轩1995年春拍

  半年之后的上海朵云轩拍卖中,八大山人一张翻着白眼的小鹿以16万元的价格成交了,以八大山人的性格,这张《松鹿祝寿图》很有可能是八大山人在不情愿的情况下给某人画的,要不谁会出钱买这么高傲的鹿来祝寿。

  八大山人 《福禄长春图》 1725万元 西泠印社2017年春拍

  22年后,另外一只高昂着头略显萌态的小鹿以1725万元的价格成交,两张作品构图几乎一模一样,相比较那张《松鹿祝寿图》,这张《福禄长春图》尤其在松树的部分更加丰富,价格也比当年足足多出100倍。

(责编:王鹤瑾、鲁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