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江与城,徐悲鸿在重庆的江湖世界

谭娟

2018年08月06日09:30  来源:雅昌艺术网
 
原标题:【雅昌专稿】十年江与城,徐悲鸿在重庆的江湖世界

  背景:2018年3月,中央美术学院百年校庆之际举办了首任院长徐悲鸿的大型、综合、全面回顾性质的研究展,7月,作为徐悲鸿的出生月,以“回望归鸿”为主题的徐悲鸿抗战时期绘画作品展在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揭幕,自72年前一别,徐悲鸿回到了这座曾生活近10年的城市……

  徐悲鸿想过什么样的人生?1930年4月《悲鸿自述》,开头便道:“悲鸿生性拙劣,而爱画入骨髓。……”笔者另察其少年时喜好有二,一喜收藏烟盒上的动物画,特别是凶猛的动物画片;二爱听评书里的英雄侠客事迹,曾自评为“江南贫侠”、“神州少年”。他,喜收藏、爱画入骨、梦想仗剑走天涯。

青年时的徐悲鸿

  青年时的徐悲鸿

  2018年7月31日,雅昌艺术网受邀参加在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开幕的“回望归鸿”徐悲鸿抗战时期作品展。重庆,予徐悲鸿而言是创作巅峰时期,毕生创作3000幅,其中1000余件在这一时期创作完成,其中不乏《巴人汲水图》代表力作;是感情的归属地,他与人生最后一位女人在此相恋结婚;是中国艺术教育开创地,中国艺术高等学府——中央美术学院在此筹建……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馆长程武彦介绍到:“此次展览集中展出了徐悲鸿纪念馆和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珍藏的徐悲鸿抗战时期绘画作品75件套,包括国画、油画、水彩画、素描和书法等多种类型,其中国家一级文物就达4件。”

“回望归鸿”徐悲鸿抗战时期作品展(三峡博物馆)

  “回望归鸿”徐悲鸿抗战时期作品展(三峡博物馆)

  此文重回1937年-1946年战火纷飞的中国,从“画功纯熟”的中年徐悲鸿的收藏爱好艺术创作感情生活三大主线,再现一位“大师” 10年快意情仇、英雄儿女的江湖世界。

  10两次重金购回1幅《八十七神仙卷》?

  1937年,一身青衫42岁的“侠客”手执“画笔”之剑,从江西老家辗转上海、北京、日本、法国、德国再到陪都重庆,大名逐步被世人所知。此时的他,早已不是收集烟盒的少年,与他同来重庆的是刚全款购买、自己视为生命的《八十七神仙图》卷。

徐悲鸿自画像

  徐悲鸿自画像

  说起这幅藏品的来源,1935年-1937年徐悲鸿经常往返于广州、香港、澳门、长沙、桂林之间。来重庆前夕,在许地山的介绍下,于香港一德籍夫人处购得一幅国宝级画作《八十七神仙卷》。当时,德籍夫人为迎接这位“特殊贵宾”,准备字画四大箱。徐悲鸿挑选至第三箱时,一幅人物长卷的出现了,眼睛陡然一亮,以至他展开画卷的手指都颤抖,激动地喊出:“下面的画我都不看了!我只要这一幅!”德籍夫人愣住了,她仍请求徐悲鸿看下去。但是,徐悲鸿连连摇头说:“没有比这更使我倾心的画了!" 徐悲鸿当即提出用手头仅有的一万元现金买这张画。德籍夫人当即悟出了此画的价值,又显不舍。徐悲鸿提出愿意再加上自己的七幅作品,她略为犹豫后才同意。

《八十七神仙卷》

  《八十七神仙卷》

  武侠小说中的大侠似乎从来不需要担心经济来源,去哪儿都能出入酒馆、花天酒地,还能仗义散财,视金钱如粪土。徐悲鸿也视金钱如粪土——不过他并没有花不完的钱,他的钱都花在买画上了。疯狂到什么地步?徐悲鸿去世时藏有唐宋元明清至民国名家书画作品1200多幅。徐悲鸿的儿子、徐悲鸿纪念馆馆长徐庆平说,他小时候在家里就没见过现钱——父亲工资一发,就全拿去买了画,连他上学的学费都要母亲变卖衣服来凑。

  只要他认为是好画,为免于流失国外,决不还价,要多少钱给多少钱,宁可借债也不为惜。对于徐悲鸿的收藏爱好,第一任夫人蒋碧薇的回忆录《我与悲鸿》追忆与其旅日、留法苦困的日子中仍坚持买画,颇显微词。第二任夫人廖静文的《悲鸿的一生》也提到“每个星期都有字画商人拿着画上门推销,他来者不拒,一幅一幅过眼,见到中意的字画就抑制不住满脸的兴奋之情。”家人曾埋怨徐悲鸿:你就不能收敛一下表情吗,镇定一点才能压价。徐悲鸿到:“当一张好画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时,我怎能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呢?我是一个画家,对真正的好画不能不激动,不能无动于衷……”

蒋碧薇回忆录《我与悲鸿》

  蒋碧薇回忆录《我与悲鸿》

  随即,徐悲鸿将《八十七神仙卷》奉为至宝,并在画上加盖了“悲鸿生命”的印章。在1938年应邀去印度时,其他画作都可以打包装箱,唯独《八十七神仙卷》一定要随身携带。即使如此谨慎,1941年,太平洋战事爆发,他忍痛将自己的大量作品留在了新加坡,只身携带《八十七神仙卷》登上开往印度的最后一班客轮,取道缅甸,历经艰辛回到祖国。却在跑空袭警报的过程中,八十七神仙卷》被盗,他为此日日忧心如焚,三天三夜寝食不安,多方寻找仍然不得。“想象方壶碧海沉,帝心凄切痛何深。相如能任连城璧,愧此须眉负此身。”回到重庆就病倒了。因此种下了高血压的病根,而多年后因高血压而病逝。

(责编:鲁婧、王鹤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