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画家傅抱石对篆刻执着与痴迷

蒋频

2017年08月29日08:22  来源:美术报
 
原标题:印痴 画家 傅抱石

傅抱石(1904—1965年)原名长生、瑞麟,号抱石斋主人,后易号为名。

傅抱石父亲傅聚和的修伞摊对面,有位人称郑老板的刻字摊。傅瑞麟(傅抱石原名)从小就在刻字摊边进出,常踮起脚尖看郑老板一刀一刀地刻字。时日既久,郑老板的那一套刻字工序他就清楚了。傅瑞麟觉得刻图章很有意思,也学着郑老板的程式刻印。就这样,傅瑞麟在街巷口的民间刻字摊前接受了篆刻启蒙。

1921年,傅瑞麟以优异成绩考入江西省立第一师范,他的篆艺也随着年岁的增长而相应提高。某日傅瑞麟在旧书店看到了赵之谦的《二金蝶堂印谱》,用省下的“饼饵之费”把印谱买下。在研习过程中,傅瑞麟将这些印章的内容、结体、款式、布白、刀法熟记在胸,又把这些印章分成朱文、白文两大类,模式上又分成大小两类。他在由衷赞叹赵之谦印艺的同时,情不自禁地取出印石刻刀,将那些特别喜爱的印章临摹仿刻。傅瑞麟摹印非常认真细致,不急于求成,多次临写印文,掌握了线条伸展、结体转折、布白疏密后,才将印文上石。刻完后,将印拓与原印对比观照,仔细洞察相同与不同之处,在相同处记下体会,领悟经验,在不同处找出差距,反复揣摩。一次又一次地磨平石章,反复摹刻,直到满意为止。

南昌小金台附近是旧书店集中的地方,傅瑞麟一有空就去淘书看书。老板向他推荐了《瞎尊者传》,那是一本研究石涛较为全面的专著。石涛的画语录“笔墨当随时代”、“我用我法”、“搜尽奇峰打草稿”等如长空划过的闪电,启迪了他的心智。傅瑞麟沉思片刻,想自己对篆刻十分执着与痴迷,又在探索绘画的道路上与石涛神交,决定将自己的名字改为“抱石”,意喻一辈子追随石涛,抱定这块石头了。他将石涛57岁时作于画上的一首题画诗写成条幅,落款:“石涛上人宿天龙石院诗,抱石斋主人傅抱石。”书毕钤上朱文圆形印“我用我法”。

傅抱石在江西省立第一师范读到三年级时,学校开始分科,他选择了艺术专业。校长为了帮助傅抱石,就聘他到学校图书馆当业余管理员,做一些编目、记录、抄卡、列表等工作。傅抱石非常珍惜这一机会,工作十分努力,以至于有好几次忘记了下班时间,被其他人员反锁在里面。被锁在图书馆内的傅抱石不急不火,索性在里面通宵读书。

有个老门房悄悄建议傅抱石可以仿刻赵之谦的印以赚取费用。傅抱石初涉人生,不知江湖险恶,听到有钱可赚就答应下来。老门房将傅抱石仿刻的赵之谦印当作真品卖给那些阔佬,而阔佬们附庸风雅,以为是赵之谦真迹,捡了漏。但假的毕竟真不了,后来傅抱石仿刻赵之谦印章的事被人撞破。事后,校长对傅抱石说他的印章刻得这么好,又何必去冒赵之谦的名义呢,完全可以名正言顺地用傅抱石的大名,说不定将来还能超过赵之谦。校长鼓励说只要刻印不耽误读书,学校就为他在报纸上刊登润格启事。

没过几日,南昌报纸上果真出现了一则刻印启事。学校的大门口也贴出了一张告示,上书凡找本校抱石斋主人刻印者,请至某楼某室洽谈。傅抱石第一次堂而皇之地为人篆刻治印,得到的收入既贴补了家庭生计开支,又支付了读书所需要的费用。从此,他就一边读书,一边刻印,天天忙到深更半夜。母亲说他刻印成痴了,傅抱石也觉得自己很痴。他找了一块长方形石章,刻了朱文印“印痴”,其章法呈上疏下密状,线条刚劲挺拔。这方印傅抱石非常喜爱,几乎使用了一生。

(责编:王鹤瑾、鲁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