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界名家缅怀方增先先生:一支为农民塑魂造型的笔停住了

钱晓鸣

2019年12月04日11:27  来源:人民网-书画频道
 

在中国画坛威望极高

中国美术学院教授 吴山明:

方老师是中国当代人物画的一面现实主义创作的旗帜。方增先老师是创作成就非常高的文人画大师。

方老师是我的恩师,是浙派人物画家中我接触比较多的恩师。作为学生,方老师的人品、画品、教育思想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我们之间的师生感情是非常好的。方老师和我都是浦江人,我考入中国美院后就和他很熟,不仅是他教我们的课多,而且下乡深入生活等都在一起。我大学毕业后留校,就和方老师在一起工作。

方老师是浙派人物画主要创始人之一,在浙派人物画的创建中,他的创作和思想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在当代中国美术史上写下了非常精彩的一笔。他长期从事美术教育,非常有影响,深刻地影响了中国美术学院和中国人物画教育,特别是在教学和辅导过程中他的很深刻、质朴的审美观念,都给我们学生留下深刻印象。方老师的逝世是中国美术和美术教育一个重大损失。他的逝世让我非常难过。我希望方老师的艺术精神永远留在我们每个学生心中,留在一代一代中国人物画家的心中。

上海美术学院教授 陈家泠:

方老师在当今画坛上的成就是具有历史性的和里程碑意义的。人物画从历史上来看,虽然也是名家辈出,如吴道子、梁楷等,但是到近代以后面临的难题是如何与生活结合,如何表现当代人物?在这方面,方老师就具有历史性和里程碑式的贡献,因为他吸收了西洋绘画的人体结构,把中国固有的描写帝王将相的长线条转化成了很自由的、描写当代人物的线条,这样就很容易表现现代人物,很接现代的地气。所以,他的人物画从造型、结构和线条的表现上都具有现代化。这种线条有别于速写线条,而是从中国的书法线条变化、借鉴来的,这样创造过来的新线条,是在传统基础上的“古为今用”。从结构来看,又是“洋为中用”。他能代表新中国培养出来的艺术家在人物画的最高成就,来描写现实、体现现实。他的去世是美术界的重大损失,他是一位值得我们崇敬、追思的人。在他的影响下,新中国人物画得到了长足进步,有别于古代人物画。在人物画创作方面现代化,在人物画上的接地气,方老师是一个极有影响力、及有启发性的现代中国画家。我们唯有在人物画上更进步、提高,才能以此来纪念、追思方老师。方老师虽然没有直接教过我,但是他人物画的技法、组织和表现手法,对我影响也很大。

天津南开大学教授 杜滋龄:

方增先先生是浙派人物画的重要代表之一,对中国人物画发展与传承作出了突出贡献。他的人物画创作理论和多年大量的人物画创作,对中国人物画继承和发展起了极大的推动作用。方增先先生为人谦虚低调,在中国画坛威望极高。我和方增先先生交往多年,亦师亦友,我对他非常尊重。他年长我十岁,对我的艺术道路发展,起了非常大的帮助和影响。记得当年是方增先先生亲自给我打电话,让我报考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研究生班,他还说,报考前,欢迎来浙江美术学院看看,我考取浙江美术学院后,他虽然不是我在专业方面的导师,但是我一直把他当作自己的老师一样,经常去他家中看他画画,听他在中国人物画方面的见解,对我帮助极大,对我日后的中国人物画创作产生了重要影响。往事历历在目,方增先先生是对我有恩的老师,这份恩情一生难忘。

中国美术学院教授 尉晓榕:

方增先老师是浙派人物画“五老”中,最后一位硕果仅存的老师,现在他也走了。浙派人物画“五老”,在我们这些老浙江美院的学生眼中是绕不过去的。他们作为学科的奠基人,是开拓者,是影响力,也是浙派的标高。浙派五老从青年到晚年,几十年间,亲创并见证了学科从草创到成型再到积高成峰的全过程,也内观地从教学临习到室野写生,再到文学化创作的体系化完备这全过程,款款真实可查。一部系史,大家都在做,都有贡献,学生们也不例外,但五老被一再高调并提,确是因其居功至伟。

方增先老师是“五老”中的一位,他的个人价值是非常突出的,他是领航人,是旗帜,标出了一个高度。他这个人,让人觉得特别可爱可亲,印象最深的是他对于问题的那种深究和把握,他有时候又有点像孩子、像学者。他对学术、创作问题,会孜孜以求,抓住不放。

我在读大学三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方老师来我们班看我们的作业,看完以后他就悄悄给我讲,说你晚上到我家来一趟。我晚上去了以后,他跟我谈了很多关于笔墨层次的问题,方老师强调笔墨层次是有节奏的,中间要有间隔,要表达出丰富的层次,他说要用最简洁的方法,来表达丰富性。然后还跟我稍微示范了一下,后来我看他那个桌子上还放了一张三个人的老头,他勾了一个老头不满意,又勾了一个老头,然后还不满意,再勾了一个老头,这三个人是重叠的,稍微错开一下,看过去像三个人。中间是穿插的。我就觉得形式感太强了,他用线很漂亮,就像他写的小行书。他勾勒的线条很松,又很精准。这一对矛盾他解决得很好。我当时年轻不懂事,就问方老师要了。我看这是个稿子。他说,这张是个手稿,必须要写字。他怕被人误解为是完整作品。他就在上面那个右上角就提了四个字:增先手稿,送给我了。这是我们长辈的恩惠,我一直不忘。

方老师对年轻人的鼓励,对艺术的探索,不但只是对我们学生的。在全国,在很多人的心目中都如此。方老师是一个非常爱思索的,特别是一些具有引领性的问题。方老师是一个开拓性人物,他在创作上试验过多种方法,他这一辈子就从来没有松懈过,从没有停止对新样式的思考和探索。

方老师逝世是中国美术界非常大的损失。我们一方面缅怀这个老人、老前辈,重新思考梳理我们后面该走的路。方老师的过世,标志一个时代的最后终结,在缅怀之余,更应该不吃老本在清零基础上重审我们脚下的路。     

(责编:刘颖颖、鲁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