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问西东 从庞贝壁画开始讲述丝绸之路的故事

刘倩

2018年07月10日08:49  来源:雅昌艺术网
 
原标题:无问西东 从庞贝壁画开始讲述丝绸之路的故事

  200多年前,一支考古队,在庞贝古城的一所别墅的卧室壁画上,发现了一位身着丝绸的女子,绿底白衣,衣袂飘飘,虽有些许斑驳,依然尽显曼妙妩媚。

  这就是著名的庞贝壁画《花神芙罗拉》,后来收藏于意大利那不勒斯国家考古博物馆。最近,她来到中国,作为中国国家博物馆“无问东西”展览的开篇之作。

  《花神芙罗拉》 公元1世纪 庞贝出土 47x41x6cm 意大利那不勒斯国家考古博物馆

  有人说,传统的东方与西方,有一种深入骨髓的隔绝。东方与西方,它们如同白天与黑夜一般相互交替:当东方如日中天时,西方尚在黑暗之中;当西方灿烂辉煌时,东方已沉沉睡去。这样的说法,在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李军看来并不是准确,他认为,中国和罗马帝国,早在两千年前,就相互把对方视作日出与日落之地。

  13世纪,马可·波罗一行从威尼斯出发,来到了遥远的中国。彼时的中国,处于元朝忽必烈的大一统之下,马可·波罗见证了中国社会经济与文化的繁盛。17年后,他们回到故乡,此时的威尼斯开始酝酿一场伟大的文艺复兴。意大利半岛是葡萄种植区,自古便以葡萄酒生产蜚声海外;中国是桑树的原产地,是世界上第一个制造出丝绸的国家,所到之地,无不广受追捧,穿在最尊贵的人物,或曼妙的女神身上。而中国与欧洲之间的商路,后来也被命名为“丝绸之路”。

  而庞贝壁画中花神身上的丝绸和尾篇几位相似的“窈窕淑女”,正是展览最核心的线索,讲述东西方之间古老的丝绸之路的故事。

  悠悠千载,绵绵万里,无问西东,穿越丝绸之路,走进文艺复兴。

 

 

  这正是“无问西东——从丝绸之路到文艺复兴”展览要讲述的故事。2018年6月9日至8月19日,来自意大利的21家博物馆、国内17家博物馆的200余件文物,共同展出于中国国家博物馆。

  “丝绸之路”的概念源自于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Ferdinand von Richthofen)1877年提出,描述历史上西方与中国之间的地理交通,尤指汉代中国和罗马帝国之间,有关丝绸贸易的一条穿越欧亚大陆的通道。这条道路犹如沙海上的行舟,把东西方连接在一起。

  中国与罗马帝国,两个代表当时文明最高成就的伟大古国,从对彼此的茫茫然一无所知,到偶然、零星地跨越千山万水相遇,在青铜、玻璃、丝绸等遗存上,留下了彼此交流的痕迹。

  这就是展览第一单元:大漠之舟,以青铜艺术作为开端。

  别样的青铜

  中国的三星堆青铜人像与古罗马青铜人体,中国东汉的三羊钮铜酒樽与古罗马的青铜容器,两组风格截然不同的青铜艺术,将两种不同的古老文明更加直接地呈现于观众眼前。

  中国青铜器流行于新石器时代晚期至秦汉时代,以商周器物最为精美。古罗马、古希腊人传承伊特鲁里亚造物文化,在青铜等金属铸造方面技术精湛。

三星堆铜人头像  商代(约公元前16世纪-公元前11世纪) 高39.3cm  1986年四川广汉三星堆出土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三星堆铜人头像 商代(约公元前16世纪-公元前11世纪) 高39.3cm 1986年四川广汉三星堆出土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这是一件典型的三星堆人像,青铜人神情诡秘,面部上宽下窄,倒梯型,宽眉,阔口,杏核眼,两耳饰卷云纹,耳垂有穿,脑后梳长辫,发丝根根可见。

男青年青铜雕像 公元前5世纪   125.5x45.5x37cm 意大利那不勒斯国家考古博物馆藏

  男青年青铜雕像 公元前5世纪 125.5x45.5x37cm 意大利那不勒斯国家考古博物馆藏

男青年青铜雕像局部

  男青年青铜雕像局部

  这一青铜男雕像与三星堆青铜风格差异明显。古希腊认为神人同体,完美的人体是神性的体现,就像这一件雕像,古典雕塑在形式表达上追求具象写实、逼真再现。

古罗马青铜容器  公元前1世纪-公元1世纪  高60.5cm  意大利那不勒斯国家考古博物馆藏

  古罗马青铜容器 公元前1世纪-公元1世纪 高60.5cm 意大利那不勒斯国家考古博物馆藏

  在中国古代,青铜很大比例是用于制造礼器的,而这件古罗马的青铜器猜测可能是用来盛葡萄酒的,器型采用古希腊罗马经典的双耳敞口罐器型,整体风格典雅质朴。

三羊钮铜酒樽  东汉  高21cm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三羊钮铜酒樽 东汉 高21cm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这一青铜容器,是汉代最主要的—种盛酒器。樽分为盆形和桶形两类,馆藏这件三羊铜樽即是一件桶形樽。在汉代饮宴时,要先将酒从瓮或壶中倒在樽里,再用勺酌入耳杯饮用。

  此樽为隆盖,盖顶中间有—环钮,外有3个卧羊形钮。桶形樽的三蹄足极矮,其下难以燃火,不能用于加温,盛的应是冷的酝酒。

(责编:王鹤瑾、鲁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