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悲鸿“平生第一快事”里的尽欢和遗憾

2018年06月13日08:32  来源:雅昌艺术网
 
原标题:徐悲鸿“平生第一快事”里的尽欢和遗憾

  未完成的心愿

  1940年12月,徐悲鸿从印度返回新加坡。在这一年时间里,他创作不少可以归入其艺术高峰期的经典之作,如脍炙人口的《愚公移山》、《泰戈尔像》、《甘地像》以及包括《喜马拉雅山全景》多幅喜马拉雅山风景。

  虽然徐悲鸿星马时期(1939-1942)的最大的创作实绩是以《愚公移山》为主题的巨幅彩墨与油画。但其实抵印之初,除去这一创作计划外,徐悲鸿心目中还有一个也许同等重要的宏大心愿——为喜马拉雅山绘制一巨幅油画。

  徐悲鸿 《愚公移山》 纸本设色 144x421cm 1940 徐悲鸿纪念馆藏

  在1940年4月2日写给好友也是知名出版人舒新城的一封书信中,徐悲鸿表述了这一愿望:“一月以来将积蕴二十年之《愚公移山》草成,可当得起一伟大之图。日内即去喜马拉雅山,拟以两月之力,写成一丈二大幅中国画,再(归)写成一幅两丈长之(横)大油画,如能如弟理想完成,敝愿过半矣。尊处当为弟此作印一专册也。”

  这正好可以解释为何《喜马拉雅山全景》在构图、技法上有如此多的出挑之处。

  徐悲鸿 《愚公移山》 布面油画 213x462cm 1940 徐悲鸿纪念馆藏

  从徐悲鸿的创作习惯而言,举凡分量较重的题目,均要通过多幅写生素描、草图乃至油画稿才能最终确定,《愚公移山》即是一例。如果时间与环境允许,《喜马拉雅山全景》必然也会被放大为那一幅计划中的“两丈长之(横)大油画”。可惜时局动荡,安定从容的条件不可复得,徐悲鸿没能实现自己的想法,只留下这幅作品引发后人的种种遐想。而《喜马拉雅山全景》,也极有可能成为徐悲鸿现存唯一以喜马拉山全景为题材的油画作品。

(责编:王鹤瑾、鲁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