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悲鸿“平生第一快事”里的尽欢和遗憾

2018年06月13日08:32  来源:雅昌艺术网
 
原标题:徐悲鸿“平生第一快事”里的尽欢和遗憾

  中西合璧大冒险

  徐悲鸿《喜马拉雅山全景》

  由众多局部汇集成包罗万象的全景,徐悲鸿的第一选择是油画,这种颜料无疑更有利于展现喜马拉雅山脉丰富的色彩、光影及体积变化。但在尺幅方面,徐玩了一个小花招,突破了油画惯常的尺寸规则,转而选择中国传统绘画中更利于展现全景面貌的小长卷。这种小长卷画幅,在西方绘画上没有先例,不过在两宋山水中却是司空见惯,于是徐悲鸿索性用上北宋山水经典的“近、中、远”三段式构图,却又不取山水画标志性的散点透视,而用油画中的平面性焦点透视进行创作。

  徐悲鸿别具一格的调和方法,遇上山水画从未涉足之喜马拉雅山脉,两种前所未有的碰撞,其结果可足够出人意料。

  北宋 李成《茂林远岫图卷》 辽宁省博物馆

  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红梅认为,除了北宋山水构图的三段式,《喜马拉雅山全景》的长卷中,徐悲鸿还融合了西方的黄金分割线,并且在画面的一左一右,并用两条。在这两条黄金分割之间,又利用透视关系,处理了一个前景中的主题和一个远景中的主题。尤其是画面左侧位于黄金分割在线的远景中的主题,即是朝霞或夕阳中的乔戈里峰。

  徐悲鸿应该非常满意他在这件油画作品中进行的构图上的大胆冒险,在随后的巨幅国画和油画作品《愚公移山》这两个版本的创作中,徐悲鸿在国画版构图中再次采用了国画长卷形式构图,而在油画版中,徐悲鸿将胖肚子中年开山者放置于画面左侧黄金分割在线。

  近处的山峰出的刮擦笔法

  除了构图放肆尝试,徐悲鸿的调和与试验还表现在笔触和色彩的选择中。徐悲鸿用笔特点“宁方勿圆”、“宁脏勿净”,这虽是他的弟子总结而来,却的确概括了徐氏的用笔特点。徐氏非常强调笔触的塑造作用,强调一笔下去就是一个造型,要求见笔触,尤其是亮部的塑造。徐悲鸿还偶尔会使用干擦薄涂的方法。

  《喜马拉雅山全景》中,徐悲鸿在近处的山峰通过刮擦中间色调和暗部从而构成过渡与融合;远处的雪山与天空作为画面的亮部,则是大胆用“摆笔”的方式去刻画隐约却又深刻的山体。两种技巧结合起来,用董希文的话说,是“远看惊心动魄,近看妙趣无穷。”

  远处的雪山与天空处的摆笔

  而在对“全景”气氛的处理上,徐悲鸿还利用印象派的颜色观念去捕捉传统山水中皴法与晕染的视觉效果,将皴法与晕染的笔法相互交替运用,以此呈现自然风光中的难以捕捉的时间感。从这一个生动鲜活的侧面,说明徐悲鸿并非人们所误解的那样只知一味强调写实主义和古典主义,顽固反对印象派和现代主义,相反,其艺术视野和风格来源远较一般艺术家广泛和深刻。

  红梅表示:“这件作品无论是从构图、用笔、用色、意境营造,还是从创作状态看,都臻于完善,整幅画面呈现出从容不迫、游刃有余、轻描淡写但却气势恢宏之感。其实,徐悲鸿多数作品都是比较用力的,而且喜欢用十分的力,但这件作品除外,虽然是一幅写实性的油画,却流露出中国大写意山水画的意蕴。”

(责编:王鹤瑾、鲁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