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贵清与奇:冯今松的花鸟图谱

洪镁

2018年06月05日09:07  来源:雅昌艺术网
 
原标题:【雅昌专稿】最贵清与奇:冯今松的花鸟图谱

  具有转折意义的《高秋图》

  在1984年的第六届全国美术作品展上,周思聪的《人民与总理》获金奖,冯今松的《高秋图》获优秀奖(后被中国美术馆收藏)。在周思聪的艺术里程中,《人民与总理》有着重大的意义,《高秋图》于冯今松也有着同样继往开来的意义。

  《红辣椒》

  新中国初期,出于反映现实生活的需要,人物画成为主流。受时代影响,冯今松也创作过人物画,但从70年代末开始,就逐渐向花鸟画转向。创作于1983年的《高秋图》,已经是冯今松进入花鸟画阶段的作品。

  《芭蕉叶下诗》

  冯今松则用“三破”理论解释了自己在视觉形式上的探索,“一破‘折枝为上’的花鸟画创作观念,把花鸟世界置于整个大千世界之中,而不是把一枝一叶孤立于大千世界之外;二是破‘水墨为上’的传统技法观念,把源于现实生活的五光十色集中提炼后,置于花鸟画中,使之‘墨中有色,色中有墨,交相辉映’;三是破‘自然结构为上’的造型观念,吸取彩陶文化、青铜文化中的打散构成的手法,创造新的笔墨形态、水墨新天地。”

  《仙妹献寿图》

  而冯今松在《高秋图》中就已经显露出来的花鸟画的现代主义形式,在其曾经的学生、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陈池瑜看来,这也和他早期学习音乐的经历有着重要关联:“学习音乐对他形式美的创作、对他作品的形式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音乐讲究节奏,讲对比,讲统一,音乐是抽象的。冯先生的作品在形式方面有很大的创新,其中除了绘画上的功底以外,我认为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他把音乐形式美的理解运用到传统画里”。

  《小栖》

  第六届全国美展的优秀奖,无疑是给了冯今松巨大的鼓舞:“一是坚定地走花鸟画创作道路,二是坚持走花鸟画艺术的探索之路。《高秋图》被肯定,就是因为它的探索性。这是一幅大笔一挥的作品,极为简洁概括:虽然来自于现实生活之中,却被高度夸张和简略,不再有直观的生活真实感;截取入画的枝干用浓重的笔墨画出,但画中的笔墨毫无吴昌硕以来被奉为神话的金石趣味;无论是大面积的浓墨感觉,还是枯干的飞白,或是清淡墨的点缀,更多的呈现为一种视觉的形式意味,而不是传统的趣味”。

  《张开的绿幕》

(责编:王鹤瑾、鲁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