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节|古代没有WIFI 女性如何打发时间?

2018年03月08日09:47  来源:雅昌艺术网
 
原标题:【雅昌专稿】没有WIFI 不能逛街:古代女性怎么打发时间?

琴棋书画:聚会不K歌,比“才”艺

清 冷枚 《春闺倦读图》(局部)

虽然“女子无才便是德”这一陋习盛行,但从汉代起,上层社会便有不少自幼读书的知识妇女,唐宋时期的女性才女辈出,在清代更达到了妇女文学的高峰。不少流传下来的书画中,均能看见女性在闲暇之余琴棋书画的场景。

清 华喦 《桃柳仕女图》(局部)

唐《弈棋仕女图》绢本设色 62.3厘米横54.2厘米

仇英《千秋绝艳图》局部:中国古代美女隋代女诗人张碧兰

仇英《千秋绝艳图》局部:中国古代美女之宋代才女罗惜惜

仇英《千秋绝艳图》局部:中国古代美女之唐代女诗人和名妓薛姬

仇英《千秋绝艳图》局部:中国古代美女之东汉才女班昭

唐 佚名 《宫乐图》(局部)

宋 陈清波 《瑶台步月图》(局部)

仇英在《千秋绝艳图》中描绘了各朝代才女的生活场景。而仇英的《斗草图》中呈现了古代女性一起雅集结社、诗文唱和的聚会。这一闺中游戏里,女性可以在园中习字作画,弹琴下棋,此外《闱中雅会图》中的画面也说明了聚会的真实存在。

仇英《斗草图》

佚名《闱中雅会图》

东晋顾恺之《女史箴图》局部

东晋顾恺之《女史箴图》第九段中的三个女子,独自站立的女子是女史官,右手执笔,左手托着一本书(大概是记载着王后殡妃礼仪的典籍),正在批注着什么内容。

仇英《千秋绝艳图》局部:中国古代美女只南齐钱塘第一名伎苏小小

如果说名门贵族是为了“知书达理”,那当时妓家也许更多是为了迎合,所以她们笔下的风格与当时的文人画家具有师承性,例如秦淮名妓马守真、顾眉,江南名妓薛素素、苏小小...等等。

清 范雪仪《吮笔敲诗图》 天津市艺术博物馆藏:侍女在花笺上写信

古代远距离交流都是书信为主,而越来越多女性在学习之余,也开始寻找闺房文化,例如,在唐代流行起的闺房“花笺文化”,以纸喻意。

花笺实际是一种染色纸,是用于写诗、书信的专用纸。唐代才女自制花笺的风气一直传至明清,明清文人笔记、才子佳人小说里的女主角,多喜欢自制笺纸,用之来表情达义。不同色彩和纹饰的花笺被赋予了不同的含义:金凤、蝴蝶、鱼、雁等纹饰的笺纸一般用来给情郎、爱人写信;带竹纹的笺纸则多用于给远方的夫君、友人问好和报平安。

     

  

 

仇英的《四季仕女图》绢木,水墨,纵:29.6厘米,横:300.9厘米。

除此之外,古代女性也与家人、朋友在春季与孩童嬉戏、夏天采荷、秋天与闺蜜聚会、冬季蹴鞠等等...日本大和文华馆藏的仇英《四季仕女图》中,就分别画了三十一个人物,在春、夏、秋、冬四个场景中的生活场景。

总结来说,古代女性虽然被“困于”闺房,但并不限制于她们的“想象”,从而发展出了更多闺房文化,来充实自己。

(责编:王鹤瑾、鲁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