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八怪”画人画鬼画花鸟 嬉笑怒骂

2018年02月05日08:52  来源:雅昌艺术网
 
原标题:【雅昌专稿】扬州八怪齐聚德基 画人画鬼嬉笑怒骂

  画人画鬼画花鸟 一次对正统的集体悖反

  在汪鋆看来,八怪就像战国时的纵横家苏秦、张仪一样不行孔子之道,他们的画远离了五代花鸟画家徐熙、黄筌的遗法,不务工细,唯求粗率,他们的诗歌也像民间打油诗一样俚俗,总之是不守古法。

  另一种意见认为,八怪的艺术是“不以规矩非其病,不受束缚乃其性,米颠无此豪,倪迂无此劲。取法疑偏实则正,目之为怪大不敬”。称赞的正是扬州八怪背离正统派艺术束缚,大胆地超越古人,而发挥创造个性。

  由此可见,扬州八怪在江南正统的“四王吴恽”之外,形成了另一种格局,确立了另一种自身价值。他们打破陈陈相因之靡风,画世俗化的人,画想象中的鬼,画心中的花鸟,充斥着画家的性情和不同禀赋,嬉笑怒骂皆成文章,进而为清中期的画坛注入了活力,

  黄慎 玩砚图 立轴 设色纸本 196x105.2cm

  黄慎(1687—1770),在“八怪”中,职业画家的身份最为显著。他也是全能型的画家,人物、山水、花鸟均所擅长精熟,又善于作草书并能诗。他的最让人注意的是他的大写意人物画,以草法入画,线条狂放,墨汁四溅,大幅巨制,顷刻挥就,满纸氤氲,形模难辨,但“及离丈余视之,则精神骨力出也”。十分震撼,符合了市民阶层的好尚。

  萧平老师指出,黄慎画山水,山行多方,皴笔方折而多所波动,其貌其神,约与闽中山水相似,那正是他家乡的山。他的画中,最不为人注意的花鸟小品,却是最雅的,减省传神,以少胜多且风神独具。

  闵贞 刘海戏金蟾图 镜片设色 纸本 92x193cm

  闵贞(1730—1788),十二岁时父母相继去世,为思念双亲,追画父母遗像,人称“闵孝子”。擅画人物,兼能花卉和山水,以卖画为生。他笔下的童戏最为有趣:人物集中,以水墨与白描分彼此,线条有波折却较为温润,善作俯仰变化,脸型圆满、温和。

  (请横向观看▼)

  罗聘《鬼趣图》 41.5×1246cm绢本设色

  罗聘(1733—1799),祖籍歙县,生于扬州。他是“八怪”中年龄最小的一人,比之他的老师金农小四十六岁,是“八怪”中唯一的晩辈。也是“八怪”中与华嵒、黄慎一样,人物、山水、花卉兼擅的画家。

  罗聘出身文人家庭,但幼年丧父,很早便靠卖画谋生。不仅在绘画上全能,亦在诗文上用功,曾拜金农为诗文老师。罗聘最擅画鬼,他的《鬼趣图》形态各异,干奇百怪,反映了他极为丰富的想象力和创作。

  此手卷为罗聘1765年4月创作于扬州高旻寺塔湾行宫,时年33岁,已拜金农为师。罗聘《鬼趣图》描绘鬼的各异形态,通过以鬼喻人,描述了社会百态,讽刺社会黑暗、表达百姓疾苦,是一幅带有高度讽刺性的画作。

  这是亦是本次展出作品中的长度之最,长达12.46米。价值方面,罗聘所创作的《鬼趣图》存世数量十分稀少,本件疑为罗聘第一次上京城所携带的那一卷,引起了当时京城文化圈的巨大轰动,当时众多文人都在《鬼趣图》上进行了题跋。

(责编:王鹤瑾、鲁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