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天寿的个性气质和独造精神

张立辰

2017年05月15日08:42  来源:美术报
 
原标题:潘天寿 的个性气质 和独造精神

潘天寿 晚风荷香图轴 150×42.7cm 1954年

潘天寿先生是现代中国画发展新阶段的旗帜,他说原来东方绘画之基础在哲理,西方绘画之基础在科学。根本处,相反之方向可有其极。因此,中西绘画各有自己的体系和发展规律。

在世界文化艺术发展格局中,如何看待中国画发展的形态,我认为首先必须以高度的民族自省、自觉、自信树立自己的现代观念,不要一提起现代就面向西方。

中国画有自己的现代,它的基本观念:第一是理想观,写意、意象造型和写意的精神之中,给予中国画的创作以非常自由和浪漫的画风,给予中国画发展极其自由和宽阔的道路。第二是“天人合一”的思想和诗、书、画、印“三绝”“四全”的艺术审美和精神旨趣。在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发展当中,为中国画的现代发展之路奠定了坚实的思想基础。

源自传统主义的徐青藤、八大的文人画兴起,到吴昌硕等人的书法金石入画,成为了诗书画印合流的文人画艺术表现系统的重大变革,这个变革实际是中国画的特质与审美的重大变革,是一种质的变化。中国画以强烈的现代意识走进了中国画自主发展的新时期,也就是成为了中国画现代性的标志。

从青藤、八大,到吴昌硕的金石入画,尤其是吴昌硕“画气不画形”的理念,形成了中国画的新风,极大地影响着后人,尤其是陈师曾、齐白石、潘天寿。20世纪传统派大师的代表人物潘天寿先生,以其特有的个性气质和奇绝的独造精神,集前贤于大成,继借古开今的吴昌硕之后,铸就了“气结殷周雪,天成铁石身”的雷婆头峰寿者的艺术气象和民族骨魂。

潘先生完美实践了中国画画体新格局的建造。在其画作中,大开大合、雄伟壮阔、纵横捭阖,如老将用兵,不黑不白、不实不虚,好象是围棋布子。画中气脉相通、起承转合、纲举目张,就像渔翁打鱼,提拉网纲之后,画面就可以一网打尽,点滴不剩。

他所营造的画体结构,完全是一个崭新的具有时代精神的新架构。在潘先生的画体内置方面,画中有书、书中有画,形成了画无书不文、书无画不逸。

他一生深入研究指画与笔画的关系,将笔画、指画互融互通、互参互证,知其法,工于化。加强了文人写意性,提升了指头画的品格。因为潘先生的指画,实现了纸笔画的品质的超越,超越于纸画与笔画之外,是提升了笔画的写意性和审美高度,使中国画迈向了崭新的审美领域。

从吴昌硕到潘天寿,对于中国画笔墨及其结构审美品质的超越,是现代中国画向更高、更新阶段发展的里程碑。

几乎在同时,西方的现代和后现代,艺术特质和审美越来越分离,模糊了艺术与非艺术的界限,导致西方艺术的终结。特别是潘先生在现代中国画创作和理论建树、艺术思想以及教学体系,在理论上提出了“中西绘画拉开距离”。同时,在中国画的理法上又提出了误笔、误墨,把历来画家都比较害怕的无墨提升到理法的高度,这是对中国画的画理、画论的新的贡献。潘先生从理论到实践,树起了民族文化艺术复兴的伟大旗帜。

潘先生在中国画的画体经营上,和前人有了极大的不同。他说大小空白不能相等。款题和留下空白的位置比较重要。就像围棋做眼,有了眼就活了,没有眼就死了。尤其在传统的布局方式、笔墨及整体结构关系的密切程度,包括在审美上的价值,潘先生是推进了一大步。

(作者张立辰 为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本文根据《纪念潘天寿诞辰120周年学术研讨会》录音整理,标题为编者所加)

(责编:王鹤瑾、鲁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