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秋拍热门艺术家蒋兆和:8年时间一个新纪录

王林娇

2017年12月28日10:07  来源:雅昌艺术网
 
原标题:【2017年秋拍热门艺术家之一】蒋兆和:八年时间一个新纪录

  蒋兆和 《鱼戏》 63.25万元成交 中国嘉德2017年秋拍

  《鱼戏》表现的是蒋兆和的生活情趣,是以63.25万元成交。这幅作品在蒋兆和画完之后,其妻子颇为喜欢,也是唯独这一幅托裱了,没有宋人,一直留着自己欣赏。

  蒋兆和 《双鸽》 43.7万元成交 中国嘉德2017年秋拍

  《双鸽》是蒋兆和为纪念民族英雄郑成功所画,是以43.7万元成交。鸽子贯穿于蒋兆和的一生,被蒋兆和赋予了多种意味。

  这一次拍卖中可以说是涵盖了蒋兆和画作的多种面貌,既有表现劳苦大众悲惨命运的《还乡》,又有新中国美术时期的作品,同时也有历史人物题材的创作,这基本上也是蒋兆和作品历年来拍卖场上的所有作品面貌。

  从1994年中国嘉德拍卖首次春拍开始,到2017年中国嘉德秋拍,一共有1801件蒋兆和作品上拍,其中包括重复上拍,但是其中也充斥着很多伪作。

  笔者也统计了历年蒋兆和作品上拍数量变化图,大约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在1994-2007年,一年两季的拍卖中,这其中1994-2000年间其作品数量保持在每年10张作品,多数是出自于中国嘉德、北京翰海拍卖,作品价格也保持在10万元以内;

  第一阶段中的2000-2007年,随着艺术品市场的发展,出现在拍卖市场中蒋兆和的作品数量开始增加,但每年也未突破100件作品,但也正是在这一时期的拍卖中,蒋兆和的单件作品最高价突破了百万元,其创作于1977年的《人民总理》在中贸圣佳2007年春拍中,是以739.2万元成交,除此之外,其他作品的平均价格也未超过50万元,而这一时期的现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开始突破千万元大关。

  第二阶段是在2009-2011年间,这一时期拍卖市场的蒋兆和作品数量突增,尤其是在2011年度达到了历年来的最高峰,这一年一共有315件作品出现在市场中,从南到北,甚至于海外拍卖行都有蒋兆和的作品出现,但是也是伪作最多的时期;这一阶段的拍卖中,得益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蒋兆和创作于1949年的《从此中国人们站立起来了》在中国嘉德是以1904万元成交,并且保持了多年的成交纪录。

  2011年在北京匡时秋拍和中贸圣佳秋拍中,蒋兆和作品《春播》和《西双版纳小姑娘》分别以805万和782万成交,也是这一时期中进入蒋兆和个人成交TOP10中的作品。

  同时,这一阶段开始,拍卖市场中出现了大量名为蒋兆和的表现历史人物的作品,其中尤以杜甫像这一系列为甚,以及模仿蒋兆和早期传统中国画创作的作品。

  第三个阶段是在2012年至今,蒋兆和作品数量开始慢慢下降,每一年的平均数量保持在108张左右,这一时期在学术上对于蒋兆和的梳理和重新发现也是最多的,例如北京画院在2012年就曾经举办了“尽写苍生——蒋兆和绘画艺术发现展”;2014年在中国国家博物馆还举办了““不尽丹心”蒋兆和诞辰110周年纪念特展”,武汉美术馆举办的“我法”蒋兆和绘画艺术研究展,直至2017年在北京势象空间举办的人道之光——蒋兆和文献展,得益于这些学术性大展的举办,蒋兆和开始慢慢的被重新发现。

  这一时期的蒋兆和作品在拍卖市场中也不断有高价的作品诞生,在蒋兆和作品成交前十中,有7件作品出自于这一时期。

  但是整体来看,蒋兆和的作品价格依然不及同时期的画家作品,笔者也梳理了蒋兆和历年来的作品成交价格,其中超过千万元成交的作品仅有2件,分别是《还乡》以及《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等这些代表作;

  500-1000万元的作品也只有10件,除了本次中国嘉德拍卖的2件之外,其他8件超过100万元成交的作品均是在2009-2011年间所成交的;除此之外,200-500万元的作品共有44件,100-200万元的作品有65件,100万元以内成交的作品有433件,其他超过1000件的作品均为流拍。

  当然,正如笔者所言,目前在拍卖市场中出现的蒋兆和伪作数量很大,但是从笔者所梳理的指标拍卖公司数据而言,蒋兆和的作品平均价格依然是在百万元之内,甚至多数是在50万元以内。

  也正如在蒋兆和作品《还乡》拍卖结束之后,李大钧所言“蒋兆和先生之伟大,不能以画价论之”。

  蒋兆和在艺术创作上的“价格”远高于此,那蒋兆和究竟是个什么样的艺术家?有很多人给出的答案是,蒋兆和的作品过于苦情,不是当下收藏喜闻乐见的题材。而提及蒋兆和,怕多数人只能想到《流民图》。

  由此蒋兆和真的是“憋屈”。

  作为一名水墨人物画的宗师级人物,蒋兆和的处女作并不是中国画而是油画。蒋兆和自学素描、油画,在上海讨生活期间,在百货公司做橱窗、广告牌、商标、时装等设计,间或创作一些油画作品。除了油画,蒋兆和还自学了雕塑,他还分别为黄震之、齐白石等人创作了雕像。蒋兆和可以说是自学成才,直到今天,其自学成才的动力或者说其天才依然是学术界讨论的重点。

  亦或有人说,蒋兆和在1949年之前走完了自己的创作盛期,连蒋兆和自己也说“解放后我一张好画也没有”,事实上真的是这样吗?

  蒋兆和女儿蒋代平在解析父亲《小孩与双鸽》这件作品时,提及了一个细节,“四人帮”倒台后,“秩序一步步恢复,改革一步步开放,人们的思想一步步解放。母亲经常对父亲说’要放,还要放。’母亲指的是笔墨。笔墨怎么表现才算出新,才算开放,才算从压抑中解放出来,他们始终没有讨论出答案。母亲不满意,父亲就把画稿从画板上撕下来,母亲把画稿团成团,扔进垃圾桶里。父亲一遍遍画,母亲一次次仍。一日复一日,成功留下来的画作少之又少。”从这些往事中我们可以想象到蒋兆和对笔墨的深入研究与试验,蒋兆和建国之后的创作并非处于停顿状态。

  从现存的作品中我们发现,建国后,蒋兆和最常表现的题材有小孩、鸽子、历史人物像等。《学写字》、《小孩与双鸽》等作品中,蒋兆和以外孙和儿子为模特,表现了孩子们在和平年代无忧无虑的童年。蒋兆和曾回忆说:“多少年来我对自己的家世和童年闭口不谈,因为那太少欢乐的童年给我留下的只是痛苦的回忆。”正是因为这样,他希望子女能有一个快乐的童年,而子女的快乐也是蒋兆和创作的动力来源。

  相对于此,中国画界更多的讨论还是在“徐蒋体系”的建立中,蒋兆和的价值在于哪儿?究竟是从未教授过中国画的徐悲鸿提出了关于中国画改良的大方向,还是蒋兆和在具体教学实施中更加功不可没最终形成有别于徐悲鸿的教学方法?

  对此,学术界的讨论尚在继续中,而对于无缘得见蒋兆和的我们,且没有在“徐蒋体系”教学中得以学习的我们,显然没有发言权,所以在不断“重新发现蒋兆和”的过程中,慢慢的梳理出蒋兆和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艺术家。

(责编:王鹤瑾、鲁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