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陵瑰宝:亚洲艺术博物馆重启汉代贵族宫廷生活

2017年02月23日08:57  来源:雅昌艺术网
 
原标题:【雅昌专稿】王陵瑰宝:亚洲艺术博物馆重启汉代贵族宫廷生活

  “长生无极”:玉石崇拜和追求永生

  这部分充分表现了汉代文化中对玉石的无限崇拜和敬仰。汉人相信凝聚天地之精华的美玉具有神奇功能,可以保证尸体不腐化。此次展出的镶玉漆棺与金缕玉衣不仅罕见,而且是汉代考古发现的最精美与完整的典型范例。

  展出的狮子山楚王墓出土的镶玉漆棺也相当罕见,被称作是“中国第一棺”。玉棺侧板上镶嵌了大量菱形玉片,复原后实际使用玉片总数达2095片,大多是来自新疆玛纳斯河流域的碧玉。中间填充有粘有银片的玉璧,玉片之间还有条状的金箔、银箔贴边,极为夺目,可惜玉片上的小孔中镶嵌的金泡钉已经被盗墓者洗劫。玉棺内部放的则是“金缕玉衣”,下面这一件并非与玉棺是一套,而是其夫人的金缕玉衣。

 

金缕玉衣 盱眙大云山2号墓出土 西汉早期

 

  由于墓主人身份等级不同,玉衣有金缕玉衣、银缕玉衣、铜缕玉衣之分,即用许多四角穿有小孔的玉片,由金丝、银丝或铜丝编缀起来。玉衣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东周时期,到三国时曹丕下诏禁用玉衣,共流行了400余年。其中,金缕玉衣是汉代规格最高的丧葬殓服, 只有皇帝、诸侯王及极少数近臣使用。这件由千百馀片经过细致加工的“鱼鳞”状玉片和金丝编织缀而成的殓服。世界上现在仅存的完整金缕玉衣屈指可数。古人们认为玉石可使尸骨不朽,金玉葬衣也代表着死者的高贵身分。

 

西汉·龙形玉佩  1997年刘集镇联营4号汉墓出土

 

  佩为青玉琢制作,泛黄,局部有黑色沁斑。双面对称琢雕成口衔尾的龙纹,龙身蜷曲呈环形。龙双目圆睁,吻部突出,角向后。通体阴刻细密鳞纹和网格纹,镂雕三个弯趾呈“人”字形的龙爪。首尾衔咬处和尾足处各有镂孔。玉质温润,设计巧妙,雕琢精湛,龙纹生动,是汉代玉雕珍品。

 

龙形玉佩

 

 

玉蝉

 

 

徐州天齐山汉墓出土西汉早期金带扣(徐州博物馆藏)

 

 

展出的玉器

 

 

西汉彩绘羽人四神纹漆

 

  西汉彩绘羽人四神纹漆是1994年在陈集杨庄詹庄西汉墓出土的。造型有些特别,呈半椭圆形,长木柄已朽。双面彩绘,正面朱漆为地,以黑漆勾线,黄漆绘纹饰,外圈绘一周锯齿纹,内区上部绘两个相对的羽人,左侧羽人单膝跪地,手持锥形法器;右侧羽人躬身相对。两羽人下方各绘一只相向嘶鸣的凤鸟,左侧鸟首前伸,双翼张开;右侧凤鸟昂首挺胸,身后绘有一只展翅的仙鹤。中上部绘有两只异兽,皆张口,面目狰狞。左侧作匍匐状,由虎头、羊角、豹身和龙爪构成;右侧异兽为作力士状的虎,双爪并举,憨态可掬,虎尾下绘有一展翅仙鹤。中下部左侧绘有羽人驭龙,右侧为羽人驭虎,龙虎皆侧身相向立于扇面,羽人用长绳拴龙、虎之口以驾驭之,脚踏云气。虎下方另绘有仙鹤和羽人各一。底部左侧绘有一龟一蛇;右侧绘有一带翼飞龙。通体间饰云气纹。背面髹黑漆地,外圈以朱、褐漆绘一周三角形几何纹,内区以朱、褐漆满绘云气纹,云气纹顶部及相邻区间绘有羽人、飞鸟、龙、兔、鹿、牛等图案。中下部用黑漆勾线,褐漆绘一龟。整个画面细密繁缛,表现手法既写实又夸张,充满神秘感。翣 [shà],亦称障扇,是一种用于遮障棺柩的装饰品,标志贵族身份的礼仪性丧葬器物。其原型其实就是棺主人生前使用的遮风遮雨的扇子,由侍女手持,立于身后。因为古人视死如生,死者生前的生活用品基本上都会被冥器化、缩微化,从而顺利带入地下世界,继续享用。

 

仪征联营10号墓出土西汉时期漆占卜盘(仪征博物馆藏)

 

  西汉漆占卜盘是2006年在仪征刘集联营10号汉墓出土的,整件器物为木胎,正方形,通体髹黑漆,盘面以朱漆绘正方形,中心绘十字,内框四角绘小正方形,其间绘对称短线条。盘上朱书文字五层,从内到外排列五行、天干、地支、十二月、二十八星宿,其中天干、十二月呈顺时针排列,地支呈逆时针排列。

 

在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展示的彩绘背箭箙陶俑

 

 

西汉彩绘骑兵俑

 

  西汉彩绘骑兵俑在2007年出土于仪征新城烟袋山4号车马坑,骑俑头戴冠,交领,衣右衽,上身直立,坐姿稳健,双手举于两侧呈持缰状,双腿分开呈骑姿。腰间有裙摆。先用刀在面部刻出五官,再彩绘。身绘红彩,眉眼绘黑彩,但大部分彩绘都已剥落。马为雄性,由头、颈、躯干、四腿和尾八个部分组成,用木榫连接,以生漆粘合。马四蹄伫立,低头颔首,马尾扎束成结,身姿矫健,张口作嘶鸣状。马身原有灰白漆,脱落斑驳,眼眶用红彩勾线。骑俑驭马而行,姿态生动,气势雄伟,栩栩如生。

上一页下一页
(责编:王鹤瑾、潘佳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