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艺术收藏>>名人库>>现代名家>>郭怡孮

在精神的空间里开拓

邵剑武

2013年01月24日15:43    来源:人民网    手机看新闻

从西方现代艺术的冲击中,郭怡孮找到了借用之力。令人玩味的是郭怡孮没有把自己的注意力过多过久地停留在西方现代艺术语言上,首先没有为平面化与构成多费精力,更没有如多数同龄人一样把冥思苦想的结果放置在一些简单的艺术词语的生造上。他知道他们这一辈人的致命弱点:先天的理论准备不够,后天的机会难得。他首先在理论上谋求突破。他相继提出了“画家学者化”、“寻根意识与全球意识并进”、“创立新程序”、“大花鸟精神”等主张。这些主张来源于理论对实践命题的思考与回答,更来源于实践对理论的呼应,从而既具有理论深度,又具有可操作性。

郭怡孮重走长征路

当然,郭怡孮的思考与实践所以能在他自身得到充分的应证,也是他的创作所以带有原创意味,从而产生波及效果,主要地在于他最终把根牢牢的扎在大自然中。他多次走进热带雨林,在繁复的生命体系中,他寻找规律、节奏、寻找装饰趣味与组合之法,他终于发现,他内心里所要强烈表达的、苦思不得的并不是花鸟鱼虫的外在形象与现代精神生活方式上某一联接点,这只是一幅作品的构思,而是一种关乎个人创作整体和时代艺术风貌的精神与气质,是一种关乎人类与自然生存及相互关系的律动。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花鸟画过多地追求追求自然物象外露的信息,而忽视其生命的内在信息;过多地摹写物象的运动状态及其过程,以区别于西方胡话中的静物画,而淡化了主体本身的表现欲望与表现力量;过多的迎会世俗社会的真假标准,而放弃了艺术本身的审美要求。作为艺术家、作为人类灵魂雕塑者的画家何在?当代花鸟画的发展必须首先在精神的空间里开拓,必须首先在当代人自己开拓的精神空间里飞翔。郭怡孮正是找到了这个发展中国花鸟画的症结所在,而使之关于花鸟画的探索性具有普遍性。

依托于传统,寻找传统的空白,继续前人的未竟之业,使郭怡孮的创作既能少走弯路,又能另辟快捷方式,创造新的程序――新程序的创造与成立与否,是一个时代艺术是否具备创造性的主要标志,着眼于观念的更新,着眼于点铁成金,而不是另起炉灶,才能及时而充分的把握住机会,利用机会――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机会永远难得。着眼于思维方式的变化,而不是着眼思维对象的变化,使他的作品体现的哲理不是依赖于题材选择而产生的哲理趣味,而是得力于题材处理而产生的哲理味道,其间的深度之别是不言而喻的;在自然中寻找属于一个时代的品位,则是一个艺术大家的使命。郭怡孮找到了“大野山花”,这才有他笔下的新奇意境、灵魂画墨、温馨色彩、浑然的整体感与装饰趣味,这才有他别于前人花鸟画的雄强与有别于今人花鸟画的内在。

(责编:任文(实习生)、赫英海)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