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坛隐士——李建

杨立新

2019年02月01日10:07  来源:人民网-书画频道
 

李建先生在创作中

他诸体兼擅,书画俱佳。几十年来,远离喧嚣、潜心创作——

一日,同事通过微信发来几幅书法作品让我鉴赏,但见真草隶篆行,无不用笔精到,让我眼前一亮,顿生钦慕之心!看落款,书者为李建。

于是,前不久一个星期天上午,我们来到了位于北京海淀区首体南路的创景大厦,走进了李建先生的工作室。

碑帖相融 诸体兼擅

穿一袭普通的灰色外套,温文和善地微笑着,这就是李建先生。谈起书法,他如数家珍,收不住话头。

年过花甲的李建先生已有50年的学书历程。小学三年级的大字课,培养了他对书法的浓厚兴味,从此便一发而不可收。他从老师处借来《神策军碑》和智永《千字文》,又找到《玄秘塔碑》《九成宫醴泉铭》,如饥似渴地临习;野外坟地的碑刻,也让他驻足流连,摩挲不已。参军后,一册《曹全碑》成了他朝夕临摹钩抚的至宝。几十年来,他广采博收,转益多师,几乎临遍了历代名碑法帖,凡过眼的碑帖,都心摹手追,精研体势。尤为难能可贵的是,他能将碑帖冶于一炉,食古而化,其书法既有碑的苍劲高古,又有帖的秀逸潇洒。

观看李建先生的书法册页,举凡甲骨文、大篆、小篆、隶书、章草、小草、行书、魏碑、颜楷,诸体兼擅。其中,我尤其喜欢他的章草。其章草由隶书自然进入,给人以水到渠成灿然成章之美,没有当下章草创作中矫揉造作、鼓努夸张的习气。他还擅长大字榜书,谈兴正浓之际,他即兴濡墨挥毫,只见下笔千钧,落墨有神,满纸正大气象,颇有汉魏晋唐风骨。

李建先生的印章,几乎全都是自己刻制的。因写字需要钤印,找熟人刻印嫌其水平有限,找专业人士治印又价昂十倍,于是便自己学着刻,一不用求人,二也长本领。他说,齐白石老人自号“三百石印富翁”,自己可算是“三百印章穷叟”。方寸艺术令人着迷,他从骨子里喜欢。

隶书《皮日休诗》

魏碑《汉乐府·长歌行》

书画同攻 技道两进

李建先生是一位艺术多面手。在工作室里,还挂有他创作的几幅油画、水彩画作品。其艺术水准之高,着实令我惊讶。原来他是美术科班出身。

李建先生在部队时,常给连队办板报、画刊头。领导发现其艺术特长,便多次抽调他到营部、团部、师部,参与一些大型主题宣传画绘制。

1979年,李建先生复员后到了中国核工业第二三建设公司机关。工作之余,他除了坚持习练书法外,还临摹了《文物》杂志刊登的许多中国古代画卷,打下了中国画的基础。

1985年,李建先生考取了首都师范大学美术系油画专业,开始了系统的美术学习,色彩造型能力得到迅速提高。他发现,各个艺术门类之间可以触类旁通,油画色调中的黑白灰关系和物象造型,对中国画创作有借鉴价值。同时,国画和书法也有很强的互通性,两者相互附益,以书入画可以得笔法,以画入书可以得墨法和章法。

大隐隐市 潜心艺术

几十年来,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他逐步认识到那些被虚荣和名利驱使的东西,都是过眼云烟般的虚妄。面对社会的喧嚣和浮躁,“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从而获得闲适、充实的个人时空。

李建先生时刻铭记一位老同事的赠语:“有事干事,没事学习,专业不能丢。” 将所有的业余时间都投入到书画艺术中。他说,真心热爱书画艺术的人,就应该以“关山飞渡”、“山高岂碍白云飞”的执著,埋头耕耘,生命不息,奋斗不止!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艺术乃寂寞之道。在书法的黑白世界里,李建先生寂寞而快乐着……

(本文作者系人民日报高级编辑,书法学、新闻学双博士,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责编:鲁婧、赫英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