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设计意识谈潘天寿学派的开放性

蒋跃

2018年11月07日08:46  
 
潘公凯 春风 纸本 136×136cm 2006年
潘公凯 春风 纸本 136×136cm 2006年
原标题:从设计意识谈

  潘天寿当年提出“两峰说”,认为东西方绘画艺术不是融合的关系,而是互相对望的关系。很多人误认为潘天寿在艺术上是一个民族主义者,忽视了他对西方文化吸取接受的部分。事实上,潘天寿19岁就读于浙江一师,他的老师李叔同曾留学日本,回国带回了一个新的艺术概念,那就是“图案”。“图案”这个词原出自英文的“design”,有三种含义:1.图案;2.设计;3.构图。日本人翻译才叫“图案”,其实就是我们现在说的“设计”思想。潘天寿在战略上坚守民族性,在战术上他也吸收西方文化优秀的部分。潘天寿身上有中西文化交融的影子,我们可以从他的学生身上看出来。无论是朱德群、吴冠中、赵无极,还是方增先、周昌谷,他们的作品都有明显东西融合的特点。所以,我是很赞成对“潘天寿学派”这一说法进行研究。

  潘先生的主张中就有很多设计的思想贯穿其中。他除了有自己坚定不移的学派立场之外,赢在其绘画艺术中鲜明的设计意识——既有传统的章法观念,也有近代西方美术教育中的构图概念,更融合进了现代的构成意识,三者相得益彰。他将对生活的体验、分析、选择和提炼,用造型、明暗、色彩、线条……等形式语言依据一定的设计法则组织画面,使主题思想更富感染力,设计意识起了很大作用。潘天寿是一位文化自觉的画家与学者,通读他的文集,我们知道他对西画有过深入研究,在许多篇幅中对中西绘画的不同点作过系统分析,西方美术的观念法度在他的艺术理念形成过程中并未缺席。同时他面对传统时亦采取了与他人完全不同的视角。战略上表现出很强的民族翰骨,保持本民族特色,但在具体战术上,他看到了西方的存在,学到了人家的东西,既与西方拉开了距离,也为传统增高增阔,战术运用帮助他实现了战略目标。

(责编:赫英海、黄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