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右任:以笔为枪,丹心铸魂

焦俞萍

2018年05月24日09:16  来源:中国艺术报
 
原标题:栏目:落墨

  致贾景德函节选(行书) 于右任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故乡不可见兮,永不能忘。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可见兮,只有痛哭。天苍苍,野茫茫,山之上,国有殇! ”一位辛亥革命的老人,曾在病重时满怀对祖国大陆的眷恋与深情写下这样一首牵动人心的诗歌,抒其思乡之苦,表达祖国统一之愿。他就是于右任。

  日前,由中国美术馆主办的“为万世开太平——于右任书法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举办。展览从中国侨联副主席、银帝集团董事局主席朱奕龙私人珍藏的400余幅于右任墨宝中遴选出百余件代表作品,并有部分碑志拓片,多方位展示于右任多年来的书法创作成果,呈现其对书法艺术的探索和追求。展览分为生平事迹和展品陈列两部分——生平事迹部分通过大量的图片文字、实物以及出版书籍介绍了于右任艺术生涯及相关活动;展品陈列部分分为“铭心金石”“千秋浩歌”“杖行天下”三个主题,主要展出于右任在金石书法上的成就以及明志、赠答等内容的作品,体现其艺术、政治与文人情怀,力图展现一位伟大的民主革命先驱、激情满怀的诗人、书法大师的传奇一生。

  戎马文心,赤胆忠心注笔端

  自古以来,文人志士就有“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志向和传统。于右任即是有此高蹈理想与责任担当的践行者。

  1879年,于右任出生于陕西省三原县,时逢政治动荡、吏治腐败、民族危机愈演愈烈。1906年,于右任在日本识得孙中山,身涉世事之艰,目击离乱之苦,经过与孙中山的彻夜畅谈,于右任追随其加入同盟会,积极投身到民主革命活动中。他在上海先后创办《神州日报》 《民呼报》《民吁报》 《民立报》 ,同时以笔为枪,在其所办报纸上发表大量诗文,抨击清政府的黑暗统治、媚外卖国,揭露列强的侵略,号召国民团结一致,挽救祖国。他满怀激情地赞颂黄花岗之役:“南风四月,长日难消。得此惊天动地之杀声,亦足为河山壮气! ”为建设真正议会政治而被刺杀的宋教仁,于右任为其著长文,称宋教仁“是好男子,是大英雄” ,“所僵卧者,裹创之躯体;而不泯者,概世之英风” 。为了推翻封建帝制,声讨袁世凯,他呼号奔走,竭忠尽智,支持孙中山,立下汗马功劳。

  他把昂扬的革命激情、深沉的爱国爱民情愫寓于笔端,或大胆彻底的揭露,或慷慨激昂的呼号,或鞭辟入里的分析,抒高怀、述离情、志缅怀。他写下“横扫千军不见大敌,抗怀往古与为同俦”“风云龙虎新时代,民物乾坤旧座铭”等诗词、对联以抒其心志,情感充沛而意蕴久长。朱奕龙说:“这些藏品中,我最喜欢、印象也最为深刻的一幅作品就是‘古柏不能朽,神龙时一吟’ ,一语双关,寄意深远。其中包含的民族气节与坚韧不拔的品质是其精神坐标与不断前行的动力。 ”

  碑意入草,首创“标准草书”

  于右任是一位赤胆忠心的革命家,更是有着“旷世草圣”之誉的一代书法大师。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表示,于右任是20世纪书坛一员卓荦不群的骁将,以其雄肆洒脱、抗怀希古、傲然自守的独特艺术风貌巍然屹立,尤其是其以碑入草的艺术风格,为后代所宗仰。

  民国初年,于右任因创办图书公司接触到一些碑帖典籍,北朝碑帖的古拙粗犷,点画大起大落、字体遒劲峻拔、庄重大气,深深地吸引了于右任。此后,他开始不遗余力、废寝忘食地研习北朝碑帖。他曾自述学书:“朝临《石门铭》 ,暮写《二十品》 。辛苦集为联,夜夜泪湿枕。 ”可见其在艺术追求的道路上所用心力之多。他学魏碑,将其吸收消化,知古法而又不墨守古法,博采众长,为己所用。他的行楷作品大开大合、刚柔相济、清新雄健而又气势雄浑。

  于右任在草书上尤用心力。20世纪20年代末,他开始研究草书,并以碑意入草,熔铸百家,从而写出气势磅礴、极富个性的个人书法艺术风格。1932年,于右任发起创立“标准草书社” ,致力于历代草书系统的整理和总结。他为《标准草书》作序:“今者世界之大,人事之繁,国家建设之艰巨,生存竞争之剧烈,时之足珍,千百倍于往昔。广草书于天下,利制作而新国运,此其时矣!此其时矣! ”他提出以“易识、易写、准确、美丽”四个原则来改革草书,为草书文字的书写树立规范,惠泽后世。正如著名书画家刘延涛所说:“ 《标准草书》发千余年不传之秘,为过去草书作一总结账,为将来文字开一新道路,其影响当尤为广大悠久! ”

  对于于右任的书法作品,朱奕龙表示,于右任是中国近现代书法艺术成就最高的一代宗师,擅长魏碑与行书、章草结合的行草书,是“中国书法史三个里程碑之一” 。他的草书如行云流水,笔笔中锋,精气内蓄,墨酣力足。他所创的“标准草书” ,根基于北魏,宗法于章草,融会四体之妙,深受海内外学人欢迎。

  熟谙文史, “为往圣继绝学”

  古人曾以“立德、立功、立言”为三不朽之标准。于右任少时饱读四书五经,熟谙文史,深受中国传统文化洗礼,为人行事常以圣人之不朽规范自己。孔子、孟子、张载、辛弃疾、顾炎武等古代先贤的思想深深烙印在其心中。“是以君子处世,树德建言” ,诗文造诣深厚的于右任,也留下了大量脍炙人口的爱国诗歌。西泠印社副社长李刚田说:“于右任的书法里还体现着文人的风骨,体现着时气。他不单单是一个书法家,他还是一个诗人、文人。 ”

  于右任早年有诗: “柳下爱祖国,仲连耻帝秦。子房报国难,椎秦气无伦。报仇侠儿志,报国烈士身。寰宇独立史,读之泪盈巾。逝者如斯夫,哀此亡国民! ”慷慨激昂,字字铿锵,写出了他对国家兴亡、民族盛衰的感慨,忧国忧民的情怀溢于言表。在被羁留台湾后,他写有著名的《鸡鸣曲》 : “福州鸡鸣,基隆可听;伊人隔岸,如何不应;沧海月明风雨过,子欲歌之我当和。遮莫千重与万重,一叶渔艇冲烟破。 ”单一“破”字,就道出其思乡之情切。

  于右任在书法与诗文方面的成就得到了他同时代一些文化大师和书法家的推崇。林语堂曾说:“当代书法家中,当推于右任的人品、书品为最好模范,于获有今日的地位,也半赖于其书法的成名。 ”高二适也曾悼怀于右任,其诗《自创草书谱将成,悼于髯》曰:“三原誉我书当家,而我诗书总世哗。髯翁能草我奚疑,我书屈铁非世资。阶下本无狂李白,邦瘁人殄泪断续。古今才略与谁同,今看羊薄老江东。于思于思难再逢。 ”可见于右任之学术地位与影响力。

  于右任一生努力践行“为万世开太平”的文人理想。台湾于右任书法收藏研究院院长陆炳文说:“右老最喜欢写、写得最多的就是‘为万世开太平’ ,可见其对祖国、对生民的拳拳志士之心。 ”朱奕龙说:“为万世开太平,以书传道,以字含情,承载民族气节,抒写家国情怀。这句话警醒我,鞭策我,推动我,成就我。 ”据了解,朱奕龙从其收藏的于右任墨宝中精选了10件珍品分两次捐赠给中国美术馆,他希望于右任的爱国思想、民族意识及其坦荡磊落、举重若轻的生命哲学,胸怀丘壑、气象万千的文韵情怀能进驻后人的精神与灵魂深处。(来源:中国艺术报)

(责编:赫英海、王鹤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