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古老的公共博物馆从怎样的原点走到了今天

2017年05月19日08:30  来源:文汇报
 
原标题:这些世界上最古老的公共博物馆从怎样的原点走到了今天

王室不断充实的珍宝,筑成了卢浮宫博物馆

卢浮宫成为卢浮宫博物馆,蜕变的起点源于王室收藏。

始建于1204年的卢浮宫,起初只是十字军东征时期法国国王为军事防御之需建起的防御城堡。今天人们所见的卢浮宫,雏形则是1546年国王弗朗索瓦一世在原城堡基础上按照文艺复兴风格建造起的一座新王宫。尔后,这座王宫经过近十位君主不断扩建,最终形成宏伟辉煌的宫殿建筑群。这里不仅是法国的君主们的居住地,也是他们所拥有的珍宝的存放地。这些珍宝渐渐成为卢浮宫不断充实、丰富的馆藏。很多君主都通过艺术品定制和购买来彰显其个人艺术趣味以及政治影响力。

对于卢浮宫博物馆贡献颇大的君主,这样三位不得不提。

第一位是弗朗索瓦一世。醉心于意大利文艺复兴和北欧写实主义艺术的他,开启君主进行艺术品定制和购藏的先河,大肆搜集名作,且以重金邀请知名艺术家前往法国为其创作,意大利著名艺术家达·芬奇、安德烈·德尔·萨尔托、本尼努托·切利尼等都在他的邀请清单上。今天卢浮宫的镇馆之宝———

达·芬奇的 《蒙娜丽莎》 就是在这位君主任上被重金购买的。1516年,已逾花甲之年的达·芬奇翻过阿尔卑斯山来到法国,随身携带的画作中就有那幅 《蒙娜丽莎》。对于达·芬奇无比崇敬的弗朗索瓦一世,将一座小城堡———克洛吕斯城堡送给了达·芬奇。这座城堡与弗朗索瓦一世的皇家城堡间有隧道相连,达·芬奇在此度过生命中最后三年,与这位热爱艺术的君主留下一段忘年情。

第二位是亨利四世。这位君主在任期间,花了13年建造卢浮宫最壮观的部分———大画廊。这是一条长达300米的华丽的走廊,当时还栽满花花草草。

第三位是路易十四。这位法国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长达72年的君主,修建了卢浮宫正方形的庭院,并且一生迷恋艺术,以大手笔购藏与定制各类艺术品,几乎把法国国库都买空了。路易十四对于艺术的扶持力度可谓空前,还曾筹建法兰西油画雕塑学院、法兰西科学院、法兰西建筑学院等,培育一大批文艺巨匠。最终,法国取代意大利成为欧洲文艺中心。今天卢浮宫以油画、素描、工艺品和古代文物为主的核心收藏,就是在路易十四任上确立的。当时的卢浮宫,也已经成为艺术展示的场所,呈现出纷呈的艺术流派。

是法国大革命的爆发造就了真正的卢浮宫博物馆,使得它于1793年对公众开放,成为一座公共博物馆。

没有这个传奇的家族,就没有乌菲齐美术馆

拥有世界上最精湛的文艺复兴时期绘画收藏品的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记载着意大利文艺复兴的璀璨,也书写着传奇家族美第奇家族的荣耀。

乌菲齐美术馆早年正是美第奇家族的艺术收藏馆,其所在地乌菲齐宫则为美第奇家族办公的地方———“乌菲齐”即意大利文“办公厅”的意思。没有美第奇家族,何止是没有乌菲齐美术馆,整个佛罗伦萨甚至整个文艺复兴都不是今天人们所见的模样。这个因工商业而起家的家族富可敌国,可谓文艺复兴时期最著名的艺术赞助人。一连串艺术家因此横空出世、声名鹊起,直接改变了人类的艺术轨迹。

银行家乔凡尼是美第奇家族第一位赞助艺术的人。性格放荡不羁的马萨乔,就曾受到他的援助。这是第一位使用透视法的画家,被称为意大利文艺复兴绘画奠基人、现实主义开荒者。

到了乔凡尼的儿子科西莫,多纳泰罗和米开罗佐这两位文艺复兴的先导人物走进美第奇家族———前者为科西莫雕塑了 自古典时代以来第一个独立式的等身铜像,后者则为科西莫建造了美第奇宫。

日后被认为是文艺复兴时期最杰出的那些艺术家们,则大多视科西莫的孙子洛伦佐为伯乐。米开朗基罗、波提切利、达·芬奇都曾受到洛伦佐的邀请,在美第奇宫度过成长的初期。米开朗基罗还是14岁的少年时,就进入美第奇宫与洛伦佐的孩子们生活在一起,学习、观摩大量的艺术品,也与当时最有名望的人文学者、诗人交往。波提切利的名作《三博士朝拜》,画的是美第奇家族和他们的朋友圈:乔凡尼、科西莫、皮耶罗、洛伦佐、裘连诺、米兰多拉、波利齐亚诺……画家本人的自画像被置于画面一角,完美地体现着与美第奇家族非同寻常的关系。洛伦佐也赞助过达·芬奇,还把他推荐给米兰的新统治者洛多威克。

拉斐尔也是从受美第奇家族委托而“出道”的,洛伦佐的二儿子曾聘请他担任圣彼得教堂的建筑师,并委托他为西斯廷教堂画壁画。

两三百年间,美第奇家族以数代人的努力,积累起不可谓不丰厚的艺术收藏。来自各地、各个艺术大师的这些艺术品共同汇聚在了始建于1550年代的乌菲齐宫,1581年对外开放,成为日后乌菲齐美术馆的核心馆藏。

就连1765年乌菲齐美术馆成为一座公共博物馆、向社会公众开放,也与美第奇家族有关。美第奇家族的末代继承人安娜临终留下遗言:“将美第奇家族的所有收藏品都留在佛罗伦萨,向公众开放展出。”她将所有藏品都捐赠给了当地政府。那时起,美第奇家族的财产就作为佛罗伦萨的遗产,被保留至今。(记者 范昕)

上一页
(责编:王鹤瑾、潘佳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