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克礼:根植乡土 放歌时代

侯耀忠

2019年11月15日08:08  来源:中国文化报
 
原标题:杜克礼:根植乡土 放歌时代

盛世高歌(国画) 168×68厘米 2009年 杜克礼

年画在我国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对于老百姓来说,过年贴年画是件非常重要、喜庆的事情,无论是城市,还是庄户人家,再穷再难,过年也不能让家里的大门空着。20世纪六七十年代,杜克礼创作的第一幅年画《鼓革命干劲,夺粮棉丰收》,在全国反响强烈,连续重印6次,发行600多万套。

当时,在祖国广袤的大地上,农民的头等大事,就是鼓干劲、夺丰收。他们对党忠心耿耿,对生活充满希望,对改变自己的命运充满期待。在他们身上,杜克礼看到了一个民族崇高的品质和博大的情怀,看到了一个民族蓬勃的生命活力。杜克礼抓住自己最熟悉、最拿手的农村题材,从农民鼓劲夺丰收,拓展到学文化、学科技、学英模人物,反映农民在特定历史环境里思想和精神层面的追求,如《向科技进军》《课堂上》《青年突击队》等作品。后来,杜克礼的创作又延伸到知青生活、校园生活、军营生活等,题材越来越广泛,种类越来越多,作品发行量也越来越髙。

杜克礼的年画作品,承载着一个时代的文化含量,体现着一个时代的精神风貌,记录着一个时代的生活轨迹,是一个时代难以抹去的文化记忆。

杜克礼亦擅长花鸟画创作。如杜克礼画鸡,立意、构图、造型都非常讲究,画面布局虚实相生。鸡的体态丰满、造型雄健,挺立高处,引颈高歌。画面虽是农家常见之景,但又显得如此生动可爱、富有气势。从写意画的角度看,这些画面相当精致,用笔运墨灵巧、生动,韵味深长。画家善于在状物抒情中、在盎然的生活情趣中,展示农民丰富的情感世界。

20世纪70年代后期,杜克礼绘画的笔墨与技法已渐趋成熟,对主题思想的表现,也由肤浅走向深刻,由宽泛走向专注。一个明显的变化,是他从思维定势中走了出来,从熟悉的笔墨形式中走了出来,迈向了更广阔的生活。这一时期,杜克礼明白了一个道理:艺术是属于人民的,应该还艺术于人民。他的作品散发着泥土的清香,浸染着百姓的汗味,升腾着农户的炊烟,如《女拖拉机手》《打麦场上》《乡村邮递员》《热闹的集市》等。杜克礼深感生活给了他不竭的创作动力,人民给了他无穷的生命激情,时代给了他铺天盖地的新信息。他从平民百姓身上发现素材,从生活点滴中发掘诗意,从田间地头发现主题。他欣赏萝卜白菜的恬淡从容,他喜欢粗茶淡饭的节俭朴素,他羡慕互相关爱的淳朴民风。杜克礼把深藏于意识深处的人生哲理、价值观念,用写意的、象征的艺术方式呈现出来,创作了一系列看似平淡却意蕴深厚的作品。

20世纪90年代,社会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面对纷繁多变的现实,杜克礼胸中激荡着强烈的创作激情。他对农村题材重新梳理,对熟悉的生活重新认识,对拟定的主题重新构思,站在时代潮头放声高歌,创作出了一幅幅反映农村巨大变化的作品,如《花棚里的春色》《村里来了大学生》《打工者》《小镇新貌》等,让人们从中感受到了时代、生活和人的变化。这种变化,如春临大地,万象更新,如满天朝霞,一片灿烂。

进入新世纪以来,杜克礼的心境更为沉静,艺术的格局愈加开阔。他脑子里思索的、心底流淌的、笔下呈现的,是一种近乎炉火纯青的纯粹。这种境界不仅是精神的,而且是哲学的,是大彻大悟后“禅”的境界。近年来,他的创作,笔墨趋于简约,画面趋于单纯,色调趋于淡雅,线条趋于率性,不求浓墨重彩,只求明朗、清晰、纯粹,让人从简洁中品味充盈,从平淡中品味厚重,从单纯中品味淳朴。

(责编:杜佳妮、丁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