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文物出行指南

2019年08月22日10:00  来源:中国文化报
 
原标题:“行走”的文物出行指南

   “良渚与古代中国——玉器显示的五千年文明”展出的玉琮

   马王堆汉墓出土的T型帛画(复制件)交流展览前打包装箱

   在上海博物馆展出的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

  ▲ “神秘的古蜀文明——三星堆、金沙遗址出土文物菁华展”观众如潮

  三星堆博物馆馆藏陶高柄豆

  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加强文物保护利用改革的若干意见》提出“大力推进文物合理利用”等16项主要任务,指出地方各级文物部门要加强统筹规划,依法加大本行政区域文物资源配置力度。文物博物馆单位要强化基本公共文化服务功能,盘活用好国有文物资源。

  近年来,文物联合办展、巡展成为文博机构大力推进文物保护利用的务实、有效举措,让文物告别“宅”、“走”出来、“活”起来。文物每次远行并非“说走就走的旅行”,对联合办展、巡展的文物借出方和展出方而言,要经过复杂缜密的策划、审批、安保、运输、清点、布展和撤展等流程。本版特遴选“良渚古城遗址”文物、马王堆汉墓文物和三星堆、金沙遗址文物等,分别选取其有代表性的“策划和预案”“出库和运输”“展出和撤展”环节,一起开启“通关”之旅。

  ∥为什么要进行文物交流∥

  对于博物馆来说,馆藏文物各有特色,也各有局限性。某件文物的个体信息是有限的,就像项链的珠子一样,不把它们串联在一起,就很难在历史的时空中理解它。探索人类发展历史进程,文物是很好的载体,但依靠单个文物行不通,因为其不能支撑所有的历史脉络,这就需要文物的交流和系统展示。

  文物联合办展、巡展等方式可以有力促进馆际交流与合作,整合区域藏品、人才、技术、资金等资源,进一步提高资源利用率,深入挖掘和展示文物背后的文明全貌,探究和解开文明密码。文物交流可以展示各博物馆优秀的策展理念,让更多观众可以在“家门口”与瑰丽珍宝美丽邂逅、亲密接触,使文物和博物馆的公共资源配给更广泛和均衡,服务社会的功能最大化。

  7月16日,“良渚与古代中国——玉器显示的五千年文明”在北京故宫博物院武英殿开展。展览是继“良渚古城遗址”申遗成功后的首次亮相,荟萃全国9个省份17家文博单位的260件(组)馆藏珍品。

  第一关:确定办展主题

  良渚文化玉器以数量之多、品类之丰、雕琢之精,达到中国史前玉器文化的巅峰,因而展览主题被定为“良渚与古代中国——玉器显示的五千年文明”。该展览完整、系统展现良渚文明的早期国家特征和对后世文化的影响,科学、全面诠释良渚文明在构建中华文明标识体系中的重要贡献和独特作用。

  第二关:精选文物“入宫”

  浙江杭州良渚博物院实行“专家甄选—上报审批—集中调拨—统一管理”模式,选出全套玉礼器“入宫”——除了琮、璧、钺“三大件”,还有大量玉头饰、玉佩饰、穿缀饰品等。相关展品还涉及最新良渚文化考古成果,包括入围“2018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终评”的浙江德清中初鸣良渚文化制玉作坊遗址群考古发掘出土的制玉半成品和工具。

  第三关:制定安保条例

  故宫博物院与杭州市余杭区博物馆等参展单位在签订联合办展协议的同时,制定详细的《展览安全保护方案》;故宫博物院制定了《展厅的安全防范》,从消防、人防、技防等方面保证文物在展出期间的安全,还制定了《安全防范监控中心消防应急预案》《安全防范监控中心防盗应急预案》等。

  第四关:展品多维展示

  展览同步出版《良渚与古代中国——玉器显示的五千年文明》图录,并推出一系列良渚文化相关特色文创产品,还通过影片、模型、3D打印等多样化方式呈现良渚古城的格局和营建过程,都需要提前准备。

  2016年9月至10月,湖南省博物馆馆藏94件(套)珍贵的马王堆汉墓出土文物在江苏省常州博物馆展出,吸引超过12万人次观展。文物“出门做客”远没有人们走亲访友那么简单,双方文博工作者做了大量准备工作,用“如履薄冰”来形容毫不为过。

  第五关:出具安全报告

  在文物出库运输前,湖南省博物馆要求对方提供一系列附件,包括展览场馆的设施报告、安防与消防验收报告、安全保卫方案、文物运输方案。如果借展文物中包括国家一级文物,还需要提供对方上级主管文物部门的安全责任承诺书。

  第六关:“体检”后再出库

  文物出库交流办展前,会收到策展人提供的一份清单,列明了展览涉及的文物名称、级别、编号、尺寸、重量以及来源等。总账人员会对这份清单进行复核,看清单上的信息是否与库存文物信息相吻合,确认无误后,再将清单交由文物保管员,对计划出库文物的基本情况进行严格检查,看其是否完好无损、是否适合运输,并了解借展地的环境条件是否能达到文物的展陈环境要求。

  第七关:配备专用囊匣

  根据文物的材质、外形、大小、重量等,选用上等松木材料为文物量身定制囊匣。囊匣内为软质泡沫和棉布材料,利于器物减震、固定。运输公司须严格按照相关规范和标准制作外包装箱,将文物囊匣放入,并放置减震材料。

  第八关:保管员一同护送

  完成“体检”后,总账、保管员与对方借展单位相关人员共同点交文物,随后文物正式出库。博物馆保管员全程参与并起主导作用,对比较脆弱的文物做特殊保护。文物出库时,首先装入为它量身打造的囊匣,然后再装箱。赴常州展出的94件(套)马王堆汉墓文物,装箱用了整整两天。运输途中也必须合规,通常夜晚停运,并适时停靠在国有博物馆,以策万全。

  ∥文物出行有时会“兴师动众”∥

  文物运输有严格的程序和规范。文物本身并非标准产品,特殊规格、形状往往会给运输带来挑战。文物出展和展出双方博物馆须想尽办法确保文物安全,有时为了办好展览,甚至付出很大代价。如2017年11月至2018年3月,上海博物馆和山西博物院联合推出的“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遴选山西博物院珍藏的北朝和宋金元时期的12组89件有代表性的壁画,这些文物大部分为首次公开展出,其中包括长3.2米、高3.5米的巨幅南北朝时期的古代壁画——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筹备展览前,为了迎接这件巨幅珍宝,上海博物馆拆除了有21年历史的南大门,以便壁画顺利进入展厅。因壁画面积过大,为了避免在运输途中颠簸受损,放弃一般采用的平放运输法,上海博物馆为其定制特殊支架固定倾斜运输。

  ∥文物不宜“外出”时怎么办∥

  为了保证展览水准和办展成效,一般选取与展览主题密切相关且具有一定知名度的文物进行集中展览。文物出展必须按照相关法律法规来进行,按规定禁止出展的文物不适合交流。对于十分著名又不能出展的文物,一般会用复制品代替展出,复制品由博物馆依照藏品原件进行制作。保存状态不佳的文物也不宜出展,而选用其他保存状况良好的展品进行替换。

  “神秘的古蜀文明——三星堆、金沙遗址出土文物菁华展”是由四川省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与湖南省三星堆博物馆共同打造的古蜀文明专题展览,从2009年至今已在国内外展出28场。

  第九关:检查后再布展

  展品出库前由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文保中心对展品进行前期检查,主要检查文物保存状况,如金属器锈蚀、变形状况,玉石器风化、开裂状况等,若有问题,需有特殊布展方案。例如,陶高柄豆在检查时发现有裂纹,因其本身造型比较细长,布展时需要用透明鱼线等进行固定,与鱼线接触的地方,会用硅胶软管包裹,避免损伤文物。

  第十关:对环境严格要求

  借展方对展品的布展环境有非常严格的要求。展览中,借展的青铜器、陶器、金器、玉石器要求环境温度为20℃±2℃,日波动变化不超过2℃;相对湿度为45%±5%,日波动变化不超过5%;大气环境要求清洁、无尘、无氯、无酸性气体;展出时的光照度不超过300lux。

  第十一关:专业人员布展撤展

  展览布展、撤展期间,双方博物馆派遣保管部、文保部、展览部专业人员到展览地进行布展、撤展工作,以防止不专业的行为导致意外发生。如在某次展览的撤展过程中,有人建议直接将文物从展柜中拿到囊匣中,把囊匣直接放置于地面。这很有可能磕碰文物,而且缺少文物点交、检查环节。最后经过沟通,临时制作了撤展台,撤下来的文物在经过撤展人员仔细查看、拍照记录后,由专业人员进行包装,一件件有序放入囊匣,最后将囊匣安全放入文物箱中封存运回。

  (文字整理:胡克非,参与采写:付远书、张玲、骆蔓。受访人:恭王府博物馆藏品研究部主任王东辉,山东大学博物馆副馆长、研究馆员肖贵田,山西博物院程凤霞,上海博物馆展览部金靖之,湖南省博物馆展览与文化交流部副研究馆员张锋、文物保管部主任廖丹,杭州良渚博物院文物保管部主任骆晓红,余杭区博物馆副馆长吕芹、胡海兵,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胡程、刘珂。)

  (制图:黄卓)

(责编:潘佳佳、鲁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