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美育教育融进高等财经教育

——在中国财经教育论坛首届峰会上的发言

唐双宁

2018年08月31日09:15  
 
让美育教育融进高等财经教育

 刊登于2018年5月11日《金融时报》

丘吉尔讲过一句话,大意是让他做一天的演讲,不用准备立即就可以讲;做一个小时的演讲,需准备一天;做十分钟的演讲,需准备一星期。我没有丘吉尔的水平,讲十分钟的话,思考了一个月。思考出一个题目:让美育教育融进高等财经教育。针对此命题,讲三个观点:

其一,美育教育的现实紧迫性。我们过去扫过文盲、扫过科盲、扫过法盲,取得不同程度成效。现在应提出扫美盲的任务,并且要首先从高等院校抓起。

十九大报告的一个亮点,就是对国家愿景的提法增加了两个字"美丽", 将"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调整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这个"美丽",我认为不仅指物质之美,也应包括心灵之美。但现实情况是,我们扫美盲的任务十分艰巨,换句话说,现在社会美丑不分现象十分严重,应当提出扫美盲的任务。

高等院校扫美盲的方式包括通过美育教育,但不局限于美育教育。从更高层次上说,美在世界观上体现为真,真实的才美;在道德观上体现为善。德国哲学家康德说,美是道德的象征,向善才美。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则在其重要对话录《理想国》中提出,真善美是一体的。实际上,美育教育,就是真善美的教育。在高等院校,加强美育教育十分紧迫。

其二,美育教育的历史深远性。中国古代士大夫历来视"立德、立功、立言"为三不朽,我认为,还应加上一个"立艺",是为"四不朽"。 艺术,解释起来洋洋万言也说不清,但用一个字解释就是"美"。儒家的"六艺之教"就是源于"生活"而带有"美质"的全面教育。蔡元培先生曾极有洞见地认为,"吾国古代教育,用礼、乐、射、御、书、数之六艺。乐为纯粹美育;书以记实,亦尚美观,射御在技术之熟练,而亦态度之娴雅;礼之本义在守规则,而其作用又在远鄙俗;盖自数之外,无不含有美育成分者"。

如果人人都能做到四不朽,或者哪怕一部分人,甚至一小部分人做到,我们的教育就是成功的;做不到,就是不成功的。因此,加强美育教育历史意义深远。

其三,让美育教育融入高等财经教育的特殊重要性。这是相对于其他学科而言的。文科,文史哲,自然渗透着人文之美;理科,数学之美,几何图形之美,物理化学对称之美,只要智商足够,自然能感悟到其中之美。而财经教育,无论在校学习还是日后工作,都常伴孔方兄,不离阿堵物,很容易染上一身铜臭。所以,从财经教育的特殊性讲,迫切需要将美育教育真正融入高等财经教育之中,而不是天天就事论事,就财经教育论财经教育。否则学生走进社会以后,心中无美,就很难经受得住诱惑,就容易出问题。

另外,财经院校学生毕业后,将掌握国家的财经大权,承担推动社会进步的历史使命。社会进步靠综合力量推动,但文化起着根本作用。文化自信是最根本的自信。当年的文艺复兴推动了产业革命,而美第奇家族助推了文艺复兴。换句话说,如果没有美第奇家族的助推,文艺复兴和产业革命就会受到影响。今天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一方面,需要文化的跟进,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经济同文化的关系是血肉和灵魂的关系,经济是一个国家的血肉,文化是一个国家的灵魂。我们不能没有血肉,那样将魂不附体;我们也不能没有灵魂,那样将是行尸走肉);另一方面,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文化已成为一个重要产业,成为朝阳产业。这个产业需要财政政策、货币政策支持。但如果在大学期间美育教育跟不上,思想认识就上不去;思想认识上不去,就难以承担好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任,就难以承担好把我们国家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重任。所以,我想了一个月,想到这样一个命题:让美育教育融进高等财经教育,并将其作为这次参加中国财经教育论坛首届峰会的发言题目。

在中国财经教育论坛首届峰会上的发言
在中国财经教育论坛首届峰会上的发言
"中国财经教育论坛"揭牌仪式
"中国财经教育论坛"揭牌仪式
(责编:鲁婧、王鹤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