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知道的一级馆)

南阳市汉画馆:深沉雄大扬汉风

本报记者  任胜利

2018年08月28日08:48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羿射十日

  投壶

  许阿瞿墓志铭

  嫦娥奔月

  鸿门宴

  南阳市位于河南省西南部,有着3000年的建城史,秦昭王时在此设置南阳郡。西汉时,南阳已是全国的商业和冶铁中心。东汉时,因是光武帝刘秀的家乡,且经济繁荣、地理位置重要,被定为陪都。正因如此,南阳留下了大量汉代达官贵人的墓葬,作为墓葬构件的汉代画像石也出土甚多,数量为全国最大。

  南阳市汉画馆创建于1935年10月,经过了“三迁”“四建”,现收藏汉画像达2500多块,是我国建馆最早、藏品最多、规模最大的一座汉画像石刻艺术博物馆。

  气势恢宏的仿汉建筑,新颖独特的陈列形式,精美绝伦而又内涵丰富的汉画像石——在这座飞扬着大汉风华的石刻艺术殿堂里,有敬畏,有赞叹,有沉思。

  图像式的汉代史

  走进南阳市汉画馆,大汉风韵扑面而来。汉画馆大厅中央的仿青铜壁画,系选取南阳汉画中最具代表性的图案绘制而成。壁画中央是中华民族的始祖神伏羲、女娲,四周环绕着汉代比较流行的“四灵神”朱雀、玄武、青龙、白虎,壁画左侧为雷公出行,右侧为河伯巡游,壁画下侧是官宦之家浩浩荡荡的车马出行。壁画正前方两边对称安放着汉代雕刻工艺成熟期的代表作——石雕天禄、辟邪(传说中的神兽)。整个大厅处处体现着汉代先民祈求子孙繁昌、期盼风调雨顺、追求家国永固的美好愿望,给人以沉雄大气的感觉。

  “游戏人生,宾主二人投壶正欢;对酒当歌,彪形大汉酩酊大醉。”投壶画像石所刻画像为汉代十分流行的一种宴席间饮酒游戏——投壶。在酒宴上,席中放置一壶,宾主二人分坐左右,怀中各抱数矢(箭)向壶中投掷,投入壶者为赢,不入者为输,输者罚酒一杯。此画中刻一壶,壶内已投入两矢,旁置一酒樽,壶左右二人各抱三矢,另一手各持一矢,欲投向壶中。画右一名站立者为司射(即裁判)。画左边一名彪形大汉被一侍者搀扶,从其头重脚轻、两眼呆滞、吃力耸肩的形象,我们一看便知他是投壶场上的败将,不胜酒力而狼狈下场。

  “南阳市汉画馆的画像石内容丰富、题材广泛,几乎涵盖了汉代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以最直观的视觉艺术形象彰显着汉代‘南都’‘帝乡’的盛世辉煌,堪称一部图像式的汉代史。”南阳市汉画馆研究馆员、文研部主任牛天伟说。

  南阳市汉画馆从半个多世纪以来南阳发掘出土的2000余块汉画像石中,精选出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较高的珍品200余块,根据画像石所反映的不同主题,按画面内容分厅分类进行展出。依次为生产劳动、建筑艺术、历史故事、社会生活、天文与神话、角抵、舞乐百戏及祥瑞升仙八大部分,从不同侧面反映了汉代社会生活。

  生产劳动画像石主要表现当时“耕耘”“捕鱼”的场景。建筑类画像石上刻有双阙、厅堂、楼阁等,是汉代建筑成就的生动体现。历史故事类石刻主要题材是二桃杀三士、鸿门宴、西门豹除巫治邺、赵氏孤儿等历史故事,渲染儒家忠孝仁义的道德观念。社会生活类画像内容庞杂,有达官显贵投壶宴饮、车骑田猎、斗鸡走狗、往来拜谒等生活场景,也有拥彗、端灯、捧奁、执戟持盾等诸多奴婢侍吏的形象。天文与神话类有日月同辉、日月合璧、北斗星、彗星、苍龙星座等,还有一些是与天文相关的神话故事,诸如日神月神、嫦娥奔月、羿射十日、雷公、风伯、雨师、河伯以及伏羲、女娲等。角抵类画像有击技、斗兕(sì)、刺虎、斗牛等,这些画像中的人和动物均形象夸张,富有感染力,展示了崇武尚力的时代精神。在舞乐百戏类画像中,有各种舞蹈、杂技和乐器演奏形象,建鼓舞、七盘舞各展风姿,飞剑跳丸、冲狭倒立英气逼人,再现了汉代歌舞升平的繁华盛景。祥瑞升仙类画像有龙、凤、鹿、龟等诸多祥禽瑞兽,更有羽人戏龙、乘龙骑虎的升仙场景。这些画像正是汉代盛行的天人感应、灵魂不灭思想的图像化反映。

  文化名人心驰神往

  作为汉文化的重要载体之一,南阳汉画像具有极高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令许多文化名人心驰神往,留下了一段段有意思的故事。

  “唯汉人石刻,气魄深沉雄大”,这是鲁迅对汉画像的评价,他对汉画像情有独钟。1935年至1936年间,身居上海的鲁迅得知南阳有汉画像石后,拿出自己的稿费,请好友王冶秋(曾任国家文物局局长)托南阳友人雇请拓工为其拓印南阳汉画,先后搜集到汉画像拓片231张。鲁迅收集南阳汉画像目的很明确,就是为新文化运动服务,他曾说:“倘参酌汉代石刻画像,和欧洲的新法融合起来,也许能创造一种更好的版画。”鲁迅收集的南阳汉画拓片,1949年后由夫人许广平无偿捐献给了国家,现藏于北京鲁迅博物馆。可以告慰鲁迅的是,70多块他所收集拓片的原画像石,现均完好地收藏于南阳市汉画馆。

  郭沫若很早就对汉画像石有研究,在他主编的《中国史稿》里,有大量关于汉代石刻的内容。1959年,南阳市汉画馆重建时,他欣然为汉画馆题写馆名。镇馆之宝许阿瞿画像石,还与郭沫若有一段不解之缘。当时南阳的文物工作者发掘了一座古代墓葬,从墓葬型制和随葬器物判断应是魏晋时代的墓葬,但墓内有铭刻“建宁三年”隶书文字的画像石一块,建宁是汉灵帝的年号,建宁三年即公元170年。根据纪年铭文可以确证为东汉之物,但铭文艰涩难懂,很难判读。无奈之下,考古人员给郭沫若写信求助。郭沫若对铭文进行逐字释读,并写信回答了相关的学术问题。

  我国国歌的词作者田汉,对南阳汉画像石的保护也作出过贡献。1957年1月,田汉来到南阳,看遍了汉画馆的每块画像石后,觉得还不过瘾,听说南阳东关魏公桥上有不少用于建桥的画像石,随即赶到现场。当看到一块块精美的画像石作了建筑材料,田汉深感惋惜。回到郑州后,他特别面见河南省政府主要领导,陈述了抢救性保护南阳汉画像石的必要性和迫切性,建议省政府拨出专款,尽快把南阳做建桥材料的汉画石拆下并保护起来,重建汉画馆。河南省政府很快采纳了这一建议,于是又一大批汉画像石得到保护,第二次建成的南阳市汉画馆也于1959年10月1日正式开放。

  大画家吴冠中评价南阳汉画像“气势磅礴,风格独特,令人一见倾心”,是“高级的艺术、伟大的艺术”。曾任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的罗公柳,第一次步入南阳市汉画馆看到汉画像时,竟然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流下热泪。接下来几天,他在汉画馆就没停下手中的画笔,像小学生一样一笔一画地临摹原石图像,还不时询问有关内容,一一记录下来。

  “南阳汉画像石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画像布局疏朗、构图简洁、主题突出、线条流畅,极富弹性和韵律感。”牛天伟说,画像大胆运用夸张变形的艺术创作手法,浪漫洒脱,生动传神,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和气势。

  走出国门享誉世界

  许阿瞿墓志铭画像石是南阳市汉画馆的镇馆之宝。它的旁侧附有136字的铭文,是全国现存较早的墓志铭之一。墓志铭内容是,建宁三年三月十八日,年仅五岁的许阿瞿不幸夭折,父母非常伤心,刻下铭文,希望上天的神灵和已逝的先祖在另一个世界能照顾好他们的孩子。画面描述的是许阿瞿过四岁生日时的场景,下半部分表现的是舞乐百戏的场面。郭沫若在释读铭文之后曾经感慨,许阿瞿非大地主之子莫属,如此年幼就能享此大福。

  从铭文的书写形式看,此时正处于汉隶到魏碑的过渡阶段,既有隶书的纵横端庄,又可看出魏碑的端倪,极具代表性。这块画像石因为有明确的纪年,所以对汉画像石的下限断代和书法、民俗、绘画的断代分期起着重要的作用。这也是它被称为南阳市汉画馆镇馆之宝的原因。

  南阳汉画因其独特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而享誉海内外。许阿瞿墓志铭画像石等馆藏精品曾赴日本展览,产生了极大影响。在庆祝中意建交40周年之际开展的“意大利中国文化年”活动中,南阳市汉画馆的“投壶”“巡游出行”两块画像石,远赴意大利罗马、米兰等城市,参加“秦汉—罗马文明展”,担当“文化使者”的角色。

  2008年北京奥运会举办前夕,中国与希腊联合创造了《奥运会从雅典到北京》纪念邮票,全套两枚邮票的图案分别为“雅典帕提农神庙”和“北京天坛祈年殿”。其中“北京天坛祈年殿”邮票背景衬图及小版张边饰采用了南阳汉画石中三位武士的形象。这三位武士,威猛凶悍,姿态各异,栩栩如生,生动再现了汉代崇力尚武的精神。南阳汉画再次以国家名片的形式展现在世界面前,让世人领略到英武威严的大汉雄风。

(责编:鲁婧、王鹤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