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汉时期铜镜上的纹饰解读

葛海洋

2018年08月09日09:41  来源:收藏快报
 
图1
图1
原标题:两汉时期铜镜上的纹饰解读

我国目前发现最早的铜镜,出土于齐家文化时期的墓葬中,距今已有4000多年的历史。青铜镜萌芽于夏商,兴于战国,盛于汉唐,而衰于宋元,止于清末。以其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和清晰的历史发展脉络而著称于历史长河中。

两汉时期是中国封建王朝发展的强盛时期,经济发达、文化繁荣、国力昌盛,社会生产力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在我国铜镜发展史上起着承前启后的作用。汉代铜镜铸造精良、形态美观、图纹华丽、铭文丰富,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它所承载的人文内涵,成为历史留给我们的珍贵文化遗产。笔者特意整理了一组两汉时期青铜镜瑰宝介绍如下,以期通过欣赏这些器物,可以更为直观地展示和欣赏我国古老而悠久的铜镜文化。

西汉七乳四神禽兽镜(图1):直径18.6厘米。圆形,圆钮,外围九乳间以云气及反书“长宜子孙”铭。两道粗弦纹及短斜线之间有铭文为:“尚方作镜真大巧,上有山人不知老”。中区主纹饰为七枚四叶座乳,其间配置常见的四神禽兽纹,此镜线条流畅,为填补空间尽量夸张禽兽的某些部分,无论是龙、虎、朱雀或蛇都甩出细而长的尾延伸到乳钉之间,既生动又使布局协调,锯齿纹及云气纹缘。

西汉日光对称单层草叶镜(图2):直径14.5厘米。圆形,圆钮,四叶纹钮座,内向十六连弧纹带。座外一个细线小方格和一凹面大方格,格内每边繆篆体两字铭,连读为“见日之光,天下大明”。方格四内角为方形图案,四外角伸出双瓣一苞花枝纹,四乳钉及桃形花苞两侧各一对称单层草叶纹。此镜保存完整,局部有锈斑,纹饰精美,做工精细。

西汉四乳龙虎镜(图3):直径18.8厘米。圆形,圆钮,四叶纹座。叶间有小花叶图形,钮座外两周凸带。其间饰有铭文。主纹为四乳相间四组纹饰。两组为羽人戏龙,羽人一首持物前伸,一腿前弓,一腿跪地。双龙一周曲颈回首张嘴向着羽人,一条曲颈昂首面对羽人。龙身饰有圆圈纹及线条纹。龙及羽人间分别填一鸟和蚂蚱。另两组纹饰一为虎追羊,一为两虎相顾,龙虎周围填以云纹,几何纹缘。

东汉变形四叶对凤镜(图4):直径14.5厘米。圆形,圆钮,圆钮座。其外围以弧线四方形连接的宝珠状四叶纹。四方委角内各一字,合为“长宜高官”。四叶间各一组图案化的对凤纹,内向十六连弧纹缘。

东汉昭明连弧铭文镜(图5):直径16.5厘米。圆形,圆钮,圆钮座,座外饰一圈窄素带,素带与钮座之间有短曲线连接,两周短斜线纹间有铭文:“内而清而以而昭而明而光而夫而日而月而不而泄。”字体较方整。高平沿,素宽缘。

熠熠古铜镜,仿佛历史留下的一串串美丽的足印,与服饰、化妆一起演绎着中国人对美丽的追求。四千年来的铜镜不仅留给我们“自知之明”的理性思考,“破镜重圆”的哀怨缠绵,更留下“以正衣冠”的是非鉴别和“照影心境”的感人诗篇。熠熠古迹斑斑的铜镜如今早已退出历史的舞台,成为博物馆和私人收藏家保存的珍贵历史文物和古代艺术品,我们在领会积淀四千年铜镜风韵的同时,更好感受传统的铜镜文化散发的恒久魅力。

图2
图2
图3
图3
图4
图4
图5
图5
(责编:赫英海、鲁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