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贵资料还原陕西考古“第一铲”

庞乐

2018年06月28日08:34  来源:西安日报
 
原标题:珍贵资料还原陕西考古“第一铲”

  陕西的现代考古活动从什么时候开始?陕西考古“第一铲”发生在哪里?6月22日,上海大学中国艺术产业研究院执行院长罗宏才教授,带着他20余年调查研究的心血之作《陕西考古会史》《徐旭生陕西考古日记》回到家乡,在陕西历史博物馆文博论坛与现场听众分享研究心得,首次公布未曾面世的珍贵照片,为听众梳理陕西考古80年的发展史,并讲述了80年前的陕西考古发现。

  作为文物大省,陕西考古的历程,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中国考古学发展的缩影。自1934年北平研究院与陕西省政府联合组建,陕西考古会持续运作了10年,是陕西文物考古史上最早运用现代科学手段实施文物调查、文物保护以及田野发掘的机构,在陕西考古史甚至中国考古史上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

  “说起陕西考古会,徐旭生是应被铭记的名字,他推动了陕西考古会的筹建和陕西现代田野考古的起步。”罗宏才说,无论在中国新文化史范畴,还是在中国考古史视野,徐旭生先生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

  徐旭生(1888—1976),名炳昶,字以行,曾留学法国巴黎大学学习哲学。先后担任北京大学教务长、北平研究院史学研究所所长。据罗宏才考证,1933年至1937年间,徐旭生在陕西主持宝鸡斗鸡台三次考古发掘和渭河流域的考古调查。其中,以斗鸡台考古发掘中,沟东区的发掘成果最为显著,共发现墓地104座,并出土了大量珍贵文物。此次考古堪称陕西考古“第一铲”,徐旭生和学生苏秉琦在陕西的考古活动,至今仍被认为是“陕西现代田野考古的奠基和起步”,是陕西考古史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要事件。

  同时,徐旭生积极推进陕西古代碑石、建筑的保护;竭力推动陕西考古会的筹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徐旭生先后任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致力于夏代文化调查研究工作。1959年,72岁高龄的徐旭生亲自奔赴豫西地区,对“夏墟”进行实地调查,踏察了告成、石羊关、阎砦、谷水河、二里头等重要遗址,可谓夏文化探索的开拓者。

  为纪念这位考古先驱,还原一段陕西考古历史,罗宏才用20余年整理了徐旭生的相关资料,并发现了徐旭生考古日记手稿。目前,日记手稿已经由徐旭生的家人无偿捐赠给陕西省考古研究院正在筹建的“陕西考古博物馆”。日记的整理注释本《徐旭生陕西考古日记》由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出版,值得注意的是,书中首次刊布了徐旭生和当时考古工作相关的照片,这些珍贵的资料将为读者进一步还原陕西考古发展史。

(责编:王鹤瑾、鲁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