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悦浦:敢说真话的邵剑武

2018年06月20日08:43  来源:人民网-书画频道
 

李辉前记:

邵剑武兄与我一样出生于一九五六年,属猴。他五月一日出生,大我五个多月,我们都是复旦大学中文系。遗憾的是,我是七七级,他是七八级,相差半年,他只能叫我师兄。

早在大学我们就熟悉,后来我们先后分配到北京,我在《北京晚报》,他在新华社。我们八十年代期间,曾在北京日报大楼常常在一起。

九十代末,他从新华社调至人民日报文艺部,担任美术版主编,我们真的成了同事。一次,文艺部要献血,我说没有献血。剑武却记得清楚。大学二年级,我献血后去玩双杠。他问我怎么没有与同学一起下去。我说,献血可以有好吃的,还能休息几天。我配的复旦这张双杠照片,或许就是他遇到我的那一次。

两年前,我们两人都退休了,可以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学习中文的剑武,三十几年时间里,他是报道美术的记者、编辑,还写了大量美术评论。

剑武不仅仅写美术报道和评论,书与画也颇佳。没有想到是,他还成了美术品鉴定家。去年大象出版社的“副刊文丛”第一辑,出版了剑武的《从第一槌开始——我与中国艺术品拍卖二十年》,居然还加印。今年“副刊文丛”,又将出版他关于收藏的书:《收藏是一种记忆》,希望更多读者喜欢。

邵剑武《从第一槌开始》题跋相赠 (1)。

邵剑武《从第一槌开始》题跋相赠 (2)。

人民美术出版社最近新出邵剑武的美术评论集新作,书名为《所谓虎去狼来》。杨悦浦先生为此书所写序言,称邵剑武是敢说真话的人。的确,读这本书,我们可以看到邵剑武的美术视野之开阔,笔力之深厚,同时他对美术界的各种造假等行为也深恶痛绝,予以抨击。一位敢说真话的人,其实正是当今评论界所需要的。

邵剑武《所谓虎去狼来》书影。

端午节聚会,邵剑武赠送著名雕塑家刘焕章、沈朝慧夫妇《所谓虎去狼来》,李辉 摄。

 

六月十八日,端午节于北京看云斋


敢说真话的邵剑武

文|杨悦浦 

邵剑武。

剑武是新时期成长起来的颇有影响的美术评论家。

在我看来,剑武走进评论领域的经历有些奇特。他先后在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社工作,于行使记者编辑传媒职责过程中参与了新时期重要的美术活动,渐行渐近,为繁荣和发展美术事业做着积极而有成效的奉献。

我以为,传媒工作本身就具有一定的评论之质,且剑武才华闪烁,具备评论家之敏感、睿智和素养,常年采获,蓄极自通,成为美术评论家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剑武美术评论视野开阔,尤其在以下三个方面的研究成果卓著:

其一,关注美术发展脉络,研览创作现象和各种问题。

黄宾虹。

上个世纪80年代剑武任新华社记者,与美术界同仁共同经历了当代美术发展最为活跃的时期,一方面与中国美术家协会等一些重要的美术单位保持着密切联系,凡是重要的活动都应邀参与,一方面也在机敏地观察美术创作发展轨迹,把最具社会影响力、最有代表性、最能够反映新时期发展理念和落实文艺方针政策的现象、事件等,研机综微,形成精当简洁的文字,及时反映到国家有关部门和绍介于社会。

后来,他调进人民日报社任美术版负责人。建国以来,该报在美术活动报道、荐介美术作品、推展美术评论诸方面,对新中国美术的发展繁荣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此岗位很为美术界所熟稔。剑武则从容担当,在常年的撰写报道、组织稿件、遴选作品、案头编辑、组织活动等工作中,不断地丰富和扩大视阈,在观察和研究美术现状中有了雄厚的基础和独特取径。

剑武在《穿过丛林 立于莽原》一文中说:“中国当代艺术自有其推动中国社会思想展开的力量与功绩。学院派艺术、新古典主义、写实主义等身负绘画民族化重任,依旧沉稳地向前探索。

张大千。

中国成为了世界艺术领域架上绘画、传统雕塑、传统三版(木版、石版、铜版)的重镇。由‘五四’新文化运动发轫的中国画现代化,以千舟竞发的态势,综合了传统、中融西、西融中各派,色泽斑斓,姿态摇曳,可谓盛世华章。”

这种俯视性的概括为剑武所独有,百余字纵论固然不能代表他的全面认识,但却是其评论的一个重要精神主旨。美术大潮起伏变幻,追之莫逮,随之不穷,有此类精神独悟,他就能够密切识察发展轨迹之颠顿,论述自会潇洒。

如此,剑武能够指出中国美术发展的根基,指出当代美术潮流变异的基因,指出国内外美术交流对当代美术发展的借鉴与促进,指出时代的历史使命以及诘疑在“创新”名义下之怪诞,指出一些全国性大展的意义和弊病,指出美术评论的重要以及评论中“胆儿忒大”胡吹乱捧之虞,指出美展如潮质量不高把关不严评论失当的“任性而为”,指出中国现代艺术刻意追新“啼笑皆非”的迷失,指出“批评家们的艺术与艺术家们的批评给当代‘历史’添了太多的乱”之尴尬,对民族美术发展的期待,对当代美术发展60年的梳理,等等,明心识鉴,琢研功深,所论皆不拘于一概也。

剑武乃勤于思考之人,其理性思辨在评论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亦令其文章厚重,反映着他的历史责任感及对艺术之赤诚。

其二,观察研究画家和作品。

艺术发展史是由作品和画家创造思维演化而构成的,观察作品和画家的创作思想是评论的一个重要基础。剑武始终密切关注着艺术家们的创造劳动,其中不乏对共和国美术有所建树的老一代艺术家之评介,如论张仃,分题系辞,论述清透;如谈沈柔坚,行文清峭,妙有真契。

在艺术家个案研究中,剑武之于张仃研究是倾尽心力之为,搜罗标扬,无容作伪,集撰了翔实入微的大量资料,评写深入显出,展示出个案研究的雄厚实力。剑武对这些曾经在中国美术发展舞台上风云一时的画家的评价,摈除自我爱憎,做到客观准确,显现着一个评论家的良知与修养。

剑武对青年画家的推介,则着重分析其艺术创造,或画风、或技艺、或志趣、或人格,均审端致力,慨然兴言,评价允协,辞达理见。他为一些当时尚不为人知的画家撰写文章,评说准当,如今所论及的许多画家业已成为画坛中坚。

要指出的是,剑武在这方面的评论敢于“说真话”,直率,富有情感,在原则面前,守其志性,既不会顾及情面,也不做无谓的吹捧。那些抨击劣迹之文句,读来甚觉畅快。评论当代艺术家,实在是必须要做又非常棘手的事,必要的批评常常适得其反,剑武“说真话”的挚守,敢于在评论中强化批评色彩,难能可贵。

其三,关注艺术市场的发展和变化。

改革开放之后中国现代艺术市场迅疾发育,20世纪90年代初各种市场形态逐渐完善并活跃起来,引来美术评论家纷纷进行观察分析,关注焦点首先是市场与创作的关系。

但市场发展的速度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期,市场与创作之间的“矛盾”很快廓清,同时又引发出许多美术评论不能解决的新问题,于是这种纷扬的群体性关注只持续了几年,评论家们均偃旗息鼓回归各自研究领域了。

李可染《万山红遍》。

而艺术市场又极需艺评家介入,深入地研究艺术市场自身的发展规律,完全靠纯市场操作者的利益运作,不能使艺术市场真正地规范起来。就在艺评家都退出的情况下,惟剑武反而与市场践履力行,投身市场大潮。

行为知之本,经多年积累,剑武在艺术市场评论上有了质的转化,如,对艺术创作与市场之间的关系的研究并未停止,而且是随着市场的实际变化做出自己的理性判断,他在见到一位画家的作品售价逆市而上时说:“重要的并非市场的,而是艺术的,也就是:艺术必须创新,创新当有高度。这高度的标准是三维的,即艺术的、人性的、思想的。”

此外,对市场的各个层面的研究涉及更为广泛,如关于艺术市场本体涵义及其经济、社会意义;如关于市场的运作机制规范,利益与价格的规制,市场盘整,流通环节的导通;如关于进入市场的艺术品真伪鉴选,国家文物销售的问题和约制;如关于市场所需各方面文献信息的研究与交流;如关于艺术品境内外投资的戒偏;如关于艺术品收藏者“平常心”的规告,等等。

这些很有价值的研究,都是剑武在市场活动中随时思考进行的,评析之文不断见著报刊。文章诚苦事,剑武的坚持,无疑对促进市场的正常发展起到不可或缺的作用,这在美术评论界是值得庆幸的事情。其相关述作多数已另收纳专著,诸君若找来一读,当谓我言之不谬。

另外,剑武学成于名牌大学文学专业,读其评论文章,深感功力沉厚。剑武本聪敏,又学识闳通,性灵洞见,自能拣沙得金剖璞见璧,文章主旨鲜明。其行文又有宏拔清厉之气势,贯珠而下,沛然而出,文意晓然。

在美术评论领域中出身文史专业的人不少,其优势是能够从社会学等角度对美术现象进行审视思辨,缺憾是单纯的理论阐释与画家切实需要的技术分析有一定距离。在剑武,由于对美术了解深微,逐渐克服了这种缺憾,其研究受到画家尊重。

剑武作文绝少长篇大论,述论概要,厘辨详明,体正源清,妙得旨归,小文必有一片天地。剑武为人豪爽开明,有兴致逸发之文人质,其文风便亢爽,便清雄峭拔。

故,阅读中便有惬适快意。由此想到,尝见当前那种“评论游戏”,或自树奇特“立论”武断,或词语芜陋,或以己意改窜正义游谈并起,云山雾罩得让人摸不着头脑。有的则收费应景,套话叠出,水分滴流,难免让画家们揶揄。本不该做此类比,但读过剑武之文,感触尤深,难免罗嗦起来。

本书收录之文,少量的我在以往报刊中读过,多数则在此书稿中披览。毕竟年逾七旬,目昏手倦,不能一一深味,难言精准,心甚惶恐。

此外,虽与剑武年龄相殊,彼此却为好友,真诚交往,保持着心灵沟通,醇净亦纯静,我看重他那声名自清的学人素养,他看好我年长之自重,“交情”便有了博洽根基。我不想说“忘年交”之类,因为看到过说这种话的人后来竟彼此唾骂实在滑稽。有鉴于此,我不会做无谓的赞美。

当然,情谊之心,必有偏暱,言语难免主观,此人之常情,孰能免欤。

剑武出书,理当奉作,然时会递迁,我离评论渐远,所述定难切中肯綮。不揣孤陋,爰志数语,略表心之敬执。

作者简介:

杨悦浦,1938年11月生于北京,原籍山东招远。擅长绘画、书法、美术评论。1962年毕业于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油画专业。获中国美协“卓有成就的美术史论家”称号并被表彰。

书画作品入选第七、八届全国美展、全国著名画家书法展等众多全国性书画展览。并多次举办个人书法展。

出版著作有:参与编写《门外絮语》、《与历史同行》、《画道不可离》、《我做了五年艺术总监》、《绘事文心》、《画韵随谈》等;散文集《速写记事》、《疏雨相过》、《4560部队》、《东瀛记事》等。画集《杨悦浦白描》、《杨悦浦白描小品》、《杨悦浦丁酉书画作品等》。书法集《千字文》、《素书》、《三字经》、《登望儿山》、《杨悦浦习篆作品》等。历任中国美术家协会艺术委员会秘书处处长,《美术家通讯》主编、编审。 

(责编:鲁婧、王鹤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