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中国版画人的“精专”与“久长”

2018年06月06日08:40  来源:雅昌艺术网
 
原标题:三代中国版画人的“精专”与“久长”

1

  建构千秋(木版套色) 戚序 肖力 龙红 张兴国 贾国涛

  中国的美术史上有这样一些人,他们一生都以版画的创作为己任,自上世纪30年代始,他们在时代潮流中救亡图存,反抗侵略,从学校走向社会,被称为左翼进步文艺青年。这些版画青年一开始便以创造为追求,取代传统版画复制的目的,一方面“采用外国的良规,加以发挥” ,让自己的作品更加丰满;另一方面“择取中国的遗产,融合新机” ,让自己的创作别开生面,完成了中国版画从复制到创作的历史转型,也为中国现代版画构建了自觉、自省、自强、自信的价值理念,这就是中国美术史上著名的“新兴木刻运动” 。

  鲁迅对由他首倡的新兴木刻是这样评价的:“近五年来骤然兴起的木刻,虽然不能说和古文化无关……它乃是作者和社会大众的内心的一致的要求,所以仅有若干青年们的一副铁笔和几块木板,便能发展得如此蓬蓬勃勃……因此也常常是现代社会的魂魄。 ”今天看来,鲁迅的“魂魄说”实际更寄望于新兴版画社会与大众的政治立场。当国家与民族都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艺术不能也不该置身事外。

  从鲁迅所倡议的新兴木刻至今,中国版画历经三代人的努力形成了版画的三个时代,三代版画人纵贯一脉又各衔使命。第一代版画人在时代潮流中救亡图存,在国势阽危的环境下兵分两路:一路偏师重庆,形成国统区版画;一路聚集延安,兴起边区木刻运动。国统区版画立足社会与现实,深刻反映了面对强敌,抗战前方与后方同仇敌忾,共赴国难的民众心态;边区的版画人因从海派文化的大都市到乡村文化的小山沟,面对陌生的文化生态背景和鲜明的意识形态语境,他们在艺术的价值观和语言的表现性上都面临着适应与再造的现实压力。他们以主观的表现颠覆客观的再现,变复制的宿命为创造的新生,使技术的手段升华为艺术的追求,播种下新兴版画的种子。

  第二代版画人承前启后,披沙简金,不但为中国版画构建了正规的教学体系,更拓宽了版画的表现空间,深化木刻版画的表现个性,更倡导铜版、石版和丝网版等的应用,延展了版画语言的表现维度,将画家的人性与材质的物性之间的矛盾引申至更深刻的思辨场域。第二代版画人中有很多人既是版画教育的开拓者,同时又是艺术创作的实践者和推动版画发展的引领者,所以才可能坚持新兴版画的创造精神,探索版画艺术的客观规律,理顺中国现当代版画发展的逻辑关系,尤其在“文革”后对版画本体意识的觉醒,对版画个性语言的提倡,对艺术发展规律的肯定,都有着不可磨灭的历史功勋。

  如果说第一代版画人让中国版画浴火重生,注入了新的生命,拔地苍松有远声,第二代版画人则为这一生命清露晨流,新桐初引,再造重塑了艺术的品质。版画不仅是匕首投枪的武器,更可以是人性之美的花篮,如果版画敢于挑战黑暗,它更应该善于歌颂光明。挑战与歌颂表面上是立场之别,实际是没落与文明、兽性与人性、物质与精神之分。时代的巨变不但深刻了艺术,更深刻了人性,在如何理解与表现这种深刻上,第二代版画人大胆实践,率先垂范,成果累累,同时尽自己所能为后来者遮风挡雨,承担风险,不但为中国版画,也为中国的当代艺术、中国的文化自强植种苗木、修剪枝条,能有今天版画的“桃花盛开” ,他们厥功甚伟。

  第三代版画人与前辈有着完全不同的成长背景。自上世纪末,中国的历史舞台背景变复,节奏提速,当第三代版画人陆续站在社会的聚光灯下时,自身既有动乱年代学识匮乏的先天不足,又兼主义混乱、主张驳杂的后天失调,他们面对的版画,因内因外,矛盾重重且变数多多。封闭的文化系统,混乱的价值取向,庸常的学术品质,模糊的本体意识,滞后的审美理念,陈旧的表述方式,保守的技术心结,惨淡的市场现状,散松的群体行为等问题横亘在他们版画前进道路的必经之路上,但这一代版画人并没有因此沉沦逃避,面对所有问题,他们恰好也面对着大有可为的历史机遇期。宋源文、广军等第二代版画前辈更是通过版画协会、版画艺委会等为中国当代版画引领方向,团结力量,推举作品,提携新人。第三代版画人在前辈的呵护指导下,“对症亦知须药换,出新何术得陈推” ,他们不再纠缠于表现的手段,而更在意审美的名实;不再纠缠于画种的局限,而更追求表现的个性;不在乎社会地位的高低和功名利禄的盛衰,而只在乎自己的创作是否坚持了艺术的纯粹,只在乎创作的个性品质是否独行特立。第三代版画人明白,只有坚持新兴版画对创造的追求,只有坚持对版画自身规律的尊重,只有坚持艺术更宏观的立场,以更客观的视角面对波谲云诡的纷繁变数,关注时代而不盲从迷信,贴近时代而拒绝江湖,深入时代而独立清醒,表现时代而客观冷静。时代无所谓好坏,而只有人性的坚持,人性的统摄与人性的弘扬才是艺术长久的生命,才是版画永恒的价值,版画才可能达到对历史与现实的跨越和发展,才可能通过版画的行为方式触摸和表现更深刻更鲜明的自我,真正具有精神的制高点,让前辈的籽种,前辈的苗木开放出璀璨夺目的今日“桃花” 。

  中国三代版画人经历了中国现代文明进程中迥然不同的历史阶段,也受益匪浅,从中深刻和丰富了中国版画艺术与版画人。中国版画旰昃以求,不弃本望,追求的始终是版画的价值观和版画人自己的人生观。今天的版画人和今天的版画以鲜明的个性叩问艺术的共性,坚持开放、多元、自由、独立的立场和方向,造之必遂,遂之必成,成之必久,让版画更真挚、更单纯、更艺术。

  三代版画人的作品所能比较的,不仅是技法与尺幅、语言或题材,更重要的是版画本体的意识如何新兴、如何传承;版画自身的价值观如何形成、如何完善;版画的艺术理念如何与时俱进、如何与人俱在。在“桃花盛开”的展示中,通过版画,人们不但看到它无法替代的美,还将通过版画的文化看到版画的精神,通过这种精神看到大写的版画人。版画人通过版画的行为,表现出迥然不同的艺术个性,通过版画的思维,昭示了艺术恒久不衰的价值理念,通过精专与久长的努力,成熟着“现代社会的魂魄”。

  新闻链接

  “桃花盛开·2018首届中国版画作品展”南京开展

  日前,由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指导,江苏省文化投资管理集团、江苏艺术中心主办,江苏大剧院美术馆、江苏大剧院艺术基金会承办的“桃花盛开·2018首届中国版画作品展”在江苏大剧院举办。

  此次展览汇集了86位中国现当代版画艺术家近五年创作的经典代表作110件,版种齐全,风格各异,集中体现了现当代中国版画的水准。应邀参展版画家大多是全国美展、全国版画展和国际展中的获奖者,其中26位是全国美展、全国版画展的金奖得主。本次展览不但有7件入选“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和“贵州双百”美术工程巨幅版画继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收藏后首次异地展出,更有著名老一辈中国版画家陈天然、吴俊发、晁楣、赵宗藻、宋源文、程勉、广军、董其中、董克俊、徐匡、江碧波、史一的12件各个时期的经典力作特邀展出。

  据悉,本次展览在江苏大剧院美术馆展出后,将陆续在全国重点美术馆巡展,并选送部分作品赴美国纽约中国艺术馆展出,为中国版画的繁荣发展搭建更为广阔的平台。

(责编:王鹤瑾、鲁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