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馆藏宋代瓷器欣赏(一)

2018年05月24日10:23  来源:人民网-书画频道
 

青白釉狗,宋,高2.6cm,长3.1cm

小狗昂首侧卧,双目凝视,两耳下垂,脊背、四肢雕刻清晰。通体施青白釉。宋代青白瓷中的瓷塑作品十分丰富,这件青白釉瓷狗的表现手法以写实为主,详略结合,制作非常精细。

磁州窑白釉绿彩狗,宋,高3.6cm,底径2.1×2cm

小狗昂首,身体直立,四肢立于一方形底座上。通体白釉绿彩装饰。

磁州窑瓷塑的成就突出表现在一些儿童玩具上,包括小兔、小狗、牛篷车、羊、童子等,有的制品仅高几厘米,小巧玲珑。此件瓷塑小狗形象重在夸张,轮廓有些模糊,塑造手法极为简练,甚为可爱。

磁州窑白釉黑彩狗,宋,高3.4cm,长3.3cm

小狗昂首向前,张口吠叫,作奔跑状。通体白釉黑彩装饰。磁州窑生产的儿童玩具风格朴实自然。这件白釉黑彩狗造型小巧活泼,风格自然明快。

  定窑白釉单柄杯,元,高3cm,口径7.8cm,足径3.3cm。故宫博物院藏。

  杯呈漏斗形,敞口,斜直壁,圈足。外壁一侧置横“h”形柄。里外施白釉,口沿、足边无釉。

  定窑白釉剔花莲花纹腰圆枕,金,高15cm,长27cm,宽19cm。故宫博物院藏。

  枕呈腰圆形,枕面前高后低。通体剔划花装饰。枕面为两朵莲花,花朵之间及枕侧均剔划卷枝纹。从制作工艺上看,系先在胎上施化妆土,然后勾勒出花纹轮廓,再在花纹内刻划叶脉,最后剔去花纹以外的地子,形成白地浅褐色花纹。素底无釉。

  定窑酱釉花口盘,北宋,高2.5cm,口径12.6cm,足径8.2cm。故宫博物院藏。

  盘口呈六瓣葵花式,折腰,圈足。酱釉施到足边。

  此盘造型端庄,线条明朗。六瓣花口为此器平添几分美感,属于定窑酱釉中的精品。也是宋代花口盘的基本造型。

  酱釉是一种以铁为着色金属元素的高温釉,釉中氧化铁和氧化亚铁的总量达5%以上。

  钧窑玫瑰紫釉菱花式花盆,北宋,高18.3cm,口径26cm,足径13cm。

花盆通体呈十二瓣菱花式。折沿,深腹壁,盆身外侧凸起十二条直线纹,矮圈足。盆里满施天蓝釉,外施玫瑰紫色釉,底有五个圆形渗水孔,刻数目字“三”。

此种花盆一般与盆托配套使用,是宫中最常用的陈设瓷。此盆为菱花式,以近于直的微曲廓线构成丰润端正的形体,以凹凸变化的曲线勾勒出菱花形的盆沿和足边,腹部的棱线与菱花式口沿、足边相呼应,和谐美观,是造型设计中实用与美观融合一体的典例。钧窑釉色之美,恰似蔚蓝天空中涌现出一片绚丽的红霞,给人以变幻无穷的美感。这美感在于釉色凝炼含蓄,浓厚质朴。钧釉以蛋白石光泽的青釉为基调,兼具宝光内蕴不透明的乳光状态和绚丽多姿的窑变现象。美丽的釉色同具有微弱透光性的乳光状态结合在一起,赋予钧瓷一种莹润幽雅、美丽含蓄的光泽。

钧窑花盆有长方、六方、菱花、葵花、海棠、仰钟式等。尽管形式多样,但都实用美观。菱花式花盆通体披挂的玫瑰紫色釉与盆体边棱部位呈现的茶黄色相互映衬,犹如夕阳与晚霞辉映,给人以美的遐想。

  钧窑天蓝釉三足筒式炉,北宋—金,高20cm,口颈26cm,底径14.5cm。

炉直口,深腹折底,宽圈足。折底处有三处露胎痕,呈长条状,原为三足,后磨去。里、外通体施天蓝色釉,釉面有“蚯蚓走泥纹”现象。口沿、足边处呈酱色。

“蚯蚓走泥纹”系指在釉中呈现一条条逶迤延伸、长短不一的釉痕,如同蚯蚓在泥土中游走留下的痕迹,它是钧瓷的一个重要特征。“蚯蚓走泥纹”产生的原因较复杂,有一种说法是由于钧窑瓷胎在上釉前先经素烧,施釉又特别厚,釉层在干燥时或烧成初期发生干裂,后在高温烧制阶段又被粘度较低的釉流入空隙所造成。

  定窑白釉荷叶式盏托,北宋,高2.6cm,口径13.9cm,足径5.5cm。故宫博物院藏。

盏托呈卷曲的嫩荷叶式。口边五曲凹进,浅腹,边沿宽大,圈足。通体里外施白釉。

瓷盏托在宋代很常见,汝窑、定窑、钧窑、耀州窑、当阳峪窑、景德镇窑等均有烧造,品种有白釉、酱釉、青釉、汝釉、官釉、钧釉、青白釉等。

  钧窑玫瑰紫釉葵花式花盆托,宋,高6cm,口径19cm,足距8cm。清宫旧藏。

花盆托呈六瓣葵花式,敞口,折沿,底坦平,底下凸起葵花形窄圈,圈下承以三个如意头形足。内施天蓝色釉,釉面有蚯蚓走泥纹;外壁施玫瑰紫色釉,外底涂酱色釉汁,并有刻划的数目字“十”。

此种刻划数目字“十”的葵花形式花盆托,应与同式样的刻划相同数目字的花盆配套使用。数目字“十”表明这是同类器物中尺寸最小的。

(责编:潘佳佳、鲁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