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版画之父——鲁迅的版画情结

王锡荣

2018年05月18日08:16  来源:新民晚报
 
原标题:新兴版画之父 ——鲁迅的版画情结

 

  编者的话

  在上海,红色文化无疑是这座城市最具标识度的文化品牌之一。继江南文化系列,从本周起,本刊将陆续推出红色文化系列。本期特邀原鲁迅纪念馆馆长王锡荣撰写鲁迅与新兴木刻,后期还将推出上海工人文化宫美术创作溯源,上海美术出版社年画及宣传画的前世今生,改革开放以来主题性创作等对上海红色文化的梳理报导。期待能得到读者朋友的反馈。

  鲁迅这位中国20世纪最有代表性的大作家,以如椽之笔,写下了大量脍炙人口的不朽文章。但是,他也是一位艺术家、艺术收藏家和艺术评论家。特别是,鲁迅对于版画,可说有一种痴迷,一种情结,他晚年致力于倡导新兴创作版画,被称为中国新兴版画之父。

  醉心收藏

  说到鲁迅的版画收藏,称之为收藏大家,一点也不过分。1931年开始的中国新兴版画运动,创作者大都是当时的进步艺术青年,这些人投身新兴版画运动,创作的作品,大都寄给鲁迅。后来这些艺术青年大都投身革命,生活漂泊无定,自己大部分都没有收藏了,而鲁迅却都替他们收藏着。现在可以从鲁迅自己的收藏中看到,新兴版画原作有2000多件,而全国任何其他收藏机构,都只有一些零散的收藏,没有一家可以跟鲁迅相颉颃。十分珍贵的是,鲁迅收藏的这些版画作品,往往上面还留有寄赠者的题款,写着某某人寄请鲁迅先生指教等等字样,弥足珍贵。同样,鲁迅收藏的外国版画也是一样丰富,2014年湖南美术出版社出版的《鲁迅藏外国版画全集》就收藏了1677件作品,这还不包括大量版画出版物。例如鲁迅收藏的德文藏书400多种,其中大部分是美术书,而这些美术书里,又大部分与版画有关。包括一些在欧洲都已经不容易找到的书。十几年前,德国珂勒惠支博物馆的专家来上海,看到上海鲁迅纪念馆收藏的珂勒惠支版画原作,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因为有些作品他们也没有收藏。

  鲁迅收藏版画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他的童年。比如《阿长与山海经》里面记载的“三哼经”,就是木刻版画。鲁迅自己说,从那以后,他就开始收集版画,有《尔雅音图》《毛诗品物图考》《点石斋画报》和《诗画舫》等等。这也就种下了鲁迅的美术情结。在日本留学时,他翻译的书的封面,就使用了一幅版画。可能也就是这个最早的编辑出版的经验,使他获得了图书与其插图的知识:当时的插图大多是木刻版画。现在知道,鲁迅从那时开始,已经有意识地收藏外国版画了。比如从日本托书店去德国买的书,里面就有美术书。后来到了教育部工作,经济状况改善了,他就开始搜求美术书了。1912年5月到北京,到年底共买各类书刊83种,其中书画47种,超过了一半。1920年代中期开始,鲁迅经常需要编辑书刊了,例如编《莽原》,他就更加有意识地收集版画作为插图了。到上海后,经济能力提高,自己编辑书刊越来越多,他买书就不像早年那样缩手缩脚了。经常是大部头的画册往家里扛。而且早年他都是收集画册,这时则开始收藏原作了。1929年10月,鲁迅弟子柔石把他用中国笺纸向英国版画家吉宾斯换来的木刻原作三枚送给鲁迅。1930年4月30日,另一位弟子徐诗荃从德国给鲁迅搜集来德国原版木刻画11幅,同年5月22日,鲁迅会见苏联塔斯社记者乐芬,还曾托他在苏联搜集版画。

  鲁迅搜集版画似乎是不问价格的。1930年7月15日,他收到从德国购买的珂勒惠支版画集五种,包括《织工暴动》《母与子》等,还有著名漫画家乔治·格罗斯版画一种,两者共约34元;1931年5月24日托美国记者史沫特莱购买珂勒惠支的版画原作12枚,共120元。因为鲁迅特意要珂勒惠支亲笔签名的,所以就比较贵了。这可不是小数目:相当于当时一个技术工人10个月的工资呢!

  当然,也有不少苏联版画,不是买的,而是用物品交换来的。1931年春,鲁迅因为编辑曹靖华翻译的苏联小说《铁流》,他要求当时在苏联工作的曹靖华找到原书的插图,印到中文本上。曹靖华通过原著作者绥拉菲摩维支找到画家,最后寄来插画原作《铁流图》。曹靖华告诉鲁迅,原作价格很昂贵,但是鲁迅不用付款,他可以拿中国的宣纸去换。于是鲁迅寄去了一些中国纸和日本纸,换回了苏联版画原作。此后曹靖华成为鲁迅搜集苏联版画的得力助手。这开辟了鲁迅收藏苏联版画的一条大道。当然,购买大批中国、日本纸张,邮寄,都是要用钱的。但鲁迅在所不计。

  热心倡导

  一般认为,新兴版画运动从1931年开始,但其实鲁迅倡导新兴版画,是从1929年开始的。

  1928年秋,鲁迅在上海邀集了三个文学青年(包括柔石)组织了一个社团:朝花社。股本金600元,鲁迅和许广平出300元,三个青年各100元。朝花社的使命,是介绍东欧和北欧“刚健质朴的文艺”,从1929年开始,编辑出版《艺苑朝华》,出版《朝花》周刊和旬刊。《艺苑朝华》一共出了五种,分别是《近代木刻选集》(1)(2),《新俄画选》《比亚兹莱画选》和《蕗谷虹儿画选》,虽然市场效应并不怎样,但是在木刻青年们中产生了联动效应。但是,鲁迅并不满足于此。从1930年开始,鲁迅陆续举办了多次外国版画展览给青年们借鉴。1930年7月,左翼美术家联盟举办木刻展览,由鲁迅提供部分作品和资金;10月,鲁迅与内山完造一起举办了《世界作家版画展览会》,1932年6月,鲁迅和德国汉堡嘉夫人合作举办了德国版画展览会;1933年,鲁迅又和内山完造合作,举办现代作家木刻展览会;同年12月,鲁迅又举办俄法书籍插画展览会。同年底,鲁迅又和法国《Vu》杂志记者绮达·谭丽德合作,搜集中国版画家作品50多幅,送到法国去展览。后来在巴黎皮埃尔画廊展出,题为《革命的中国之新艺术》,据说之后还去苏联展出,产生了国际影响。

  鲁迅倡导新兴版画,最有代表性的事,还是举办木刻讲习会。1931年8月,鲁迅就举办了著名的木刻讲习会。当时鲁迅的好友、内山书店主人内山完造的胞弟内山嘉吉来上海度假并结婚。鲁迅跟他一聊,知道他是日本成城学园的美术教师,会教版画创作,于是鲁迅就举办了一个木刻讲习会,请内山嘉吉为讲师,讲一个星期课。学员一共13个人,这次讲习会的参加者,后来成为中国新兴版画第一批开拓者。

  为了给新兴版画界提供参考,鲁迅做得更多的是编画册。《艺苑朝华》之外,足有十几本,还有一本《拈花集》,已经编好了但没有来得及印出,鲁迅就去世了。

  鲁迅倡导版画运动,感到光是个人不行,一定要组织社团,形成合力。除了朝花社,鲁迅还指导过一八艺社、野风画会、MK木刻研究会、广州现代版画研究会、平津木刻研究会以及十数个规模小一些的版画社团,使版画社团活力大增,从而形成了中国新兴版画运动的大潮。

  悉心指导

  在新兴版画运动开展的过程中,鲁迅对于版画家们来说,真不啻一位导师。从创作技法到人生道路,从艺术修养到人格熏陶,鲁迅都给予了他们丰富的教益。现存指导青年版画创作的书信就有126封。在信中,鲁迅不厌其烦,详细讨论作品,从构图、技法到创作思想,指出不足和努力方向。除了通信,还常跟他们谈话、演讲。他去世前11天,还到他鼎力支持的全国流动展览会现场,跟青年艺术家们座谈了很久。

  当版画家们创作出了作品,鲁迅给他们编画册,《木刻纪程》就是鲁迅为检阅新兴版画运动阶段性成果做的一个纪念品。还给他们的版画集作序,还给他们的作品推荐发表。包括在自己编辑的刊物上,推荐到相关的刊物上去刊登。比如在他主编的《译文》月刊上,刊登了不少版画作品。《文学》《太白》《现代》《海燕》《中流》《作家》等等,都刊登过鲁迅推荐的新兴版画作品,甚至还向国外推荐,一方面配合了左翼文艺运动,一方面推广了版画。

  在鲁迅倡导新兴版画的过程中,也遭到了黑暗势力的严厉打压和一些人的冷嘲热讽,说新兴版画就等于反革命的也有,说连环图画产生不出托尔斯泰、福楼拜的也有。这时候,又是鲁迅站了出来,他多次写文章,为新兴版画,为连环图画辩护。鲁迅的坚定支持,使整个新兴版画运动开展的如火如荼,到1936年10月鲁迅逝世前夕,已经形成了全国规模,在后来的抗日战争中,更是形成了抗战版画的大潮。因此,鲁迅被版画界公认为“新兴版画之父”。

(责编:王鹤瑾、鲁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