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建潮:《俄罗斯之约》

吴建潮

2018年04月08日13:48  
 
吴建潮:《俄罗斯之约》

2018年3月中旬的北京,已是春色初动,我随李可染画院,会同中国留学人才发展基金会一带一路战略研究院组织的,由李庚院长、林宏秘书长带队的“丝路画语”赴俄罗斯艺术交流团,从北京国际机场起飞,前赴俄罗斯首都莫斯科与文化之城圣彼得堡。

俄罗斯的绘画、音乐,在我风华少年的时候,就已印在脑海。那首“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之歌曲,是诗、亦是画!而那个时代流行的连环画“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便是我醉心于艺术世界的画魂,与遥远国度的畅想......

跨过人生几十年岁月的心路,初次到俄罗斯,恰如北极寻梦,与华夏相比,换了人间。昨日的京城之外,开阔的风景已是春风徐徐,绽开了芳香的花朵;而脚下的异国,满眼冰天雪地,在广袤无垠中或雪花飞舞、或蓝天玉洁,把我沧桑的中年生命之赞歌,情不自禁地倾诉在这童话般的世界!诚然,这也是我少年时期家喻户晓的苏联英雄“保尔”的灵魂归处!

夕阳西下;晓色初上,美丽而神圣的教堂与参天的树木,顶端之处镀上一层金色辉光,像完成的油画,把你镶嵌得成了画中人。由此,我似乎理解了为什么在绘画艺术上,这是一个油画的国度,理解了任何民族文化都是上天所 赐!

这就是俄罗斯的风景。

领略了俄罗斯的寒雪暖阳,步入称之为欧洲最美城市“圣彼得堡”的著名博物馆——“冬宫”与“夏宫”,“她”用俄罗斯独特的民族建筑风格,把许多绘画大师的油画作品藏于其中:安格尔、梵高、列宾、希施金......馆内欧洲装饰风格的作品布置,在柔和的灯光下,每一幅原作像梦中的情人,其魅力直击你的心灵!之前在画册上见到的名作,今天近在眼前。满目的油画世界里,古典风格的沉稳,似乎感受着上天的圣灵与历史的演说,从细腻而厚重的光影中,让你的心灵面对超级的艺术对人间的歌唱,去肃然起敬;印象派的笔触,在舞蹈般的跳跃中让你获得一份清净,犹如交响乐后久久地回味与沉思,把升华了的美好世界印在心中。如果古典油画是纪实文学,那么印象派绘画便是抒情的自由诗篇。世界上文字不一样,语言不一样,风光不一样,画种不一样,唯有追求美、热爱美是一样的。爱美是人类的天性,而文化艺术是与其他动物生命中最根本的区别。从远古人类简单的衣服图腾饰纹来说,造型之美是人类最根本的灵魂,也是现代文明最高级的精神追求。或许出色的艺术诞生于贫穷之中,但是它的精神价值在民族历史上,远远超越了金钱的意义,因为金钱只是一种货币,艺术则是一种灵魂!

除了俄罗斯的博物馆、画廊,让你享受超级文化大餐之外,列宾美术学院,以及穆需纳工艺美术学院,其教育体制和环境氛围,让我深深感受到名家名作的脉络中那一页传奇的故事,和那一湾纯净的艺术源泉。在当今的世界,绘画艺术随着科技信息互相渗透的形式下,作为世界上著名的列宾美术学院,依然恪守坚持着传统主义的绘画原则,是民族文化的自信,也是对人类文明的呵护。与院长的座谈中,能够深刻感受到他心中的希望与肩负的责任。

中国的油画,从建国初期主要是从“苏联”学习而来。面对今天中国的油画艺术,已经是百花齐放,面容已不仅仅是列宾和希施金的风韵,以吴冠中为代表的中西结合,已经将油画民族化;他用远亲结婚的思想孕育出了健康美丽的艺术婴儿。这是时代的需要,也是民族的需要。如果中国的油画艺术春色融融、风华无极,那么其根系里所渗透的俄罗斯艺术之营养,是无法扬弃的。两国人民的友好,此刻,白雪皑皑的北极国度,与春色满园的华夏神州,是艺术的牵手,更是春寒料峭中对雪域的回首遥望,和对红梅怒放的欣喜歌唱。初春之旅,俄罗斯依然万里雪飘,不过,春天是从严寒中走来,冰雪消融便是对春天的呼唤!所以,此次文化交流,除了俄罗斯彼得罗夫艺术科学院授予我的院士学位,我还带来了中国画艺术作品展出,与同行的艺术家,一起书写春天的故事!

如今,油画已经在中国生根、发芽、结果;中国画在俄罗斯却是那么陌生。自从“五四运动”以后,打开国门,西方文化急涌而入,油画、水彩这一外来画种,不仅仅在中国成为主要画种之一,而且还站在民族化的角度得到了空前发展。而古老的中国画艺术却在西方文化里显得那么陌生。作为一个走出国门的艺术家,心中的感受是忐忑不安,是因为我们不优秀,还是因为我们太优秀,让他们读不懂?我想民族文化的交流与分享,需要国际的影响,更需要文明的传播者,需要政策上的指导。这是文化自信,也是造福人类精神文明的责任与必须。在画展上,俄罗斯彼得罗夫艺术科学院院长,以及圣彼得堡美术家协会主席,对我的水墨山水画和青色故乡风情画,感到无比好奇和喜爱,问了我许多技巧和构思的内容,他不一定太懂,但是非常喜欢,觉得很美。其实,在我看来,我们国画只因为在西方人眼里不普及,最主要的是在美学上需要有个媒介。语言需要翻译,审美也需要翻译,但是高深的文化需要学习研究,通俗的文化审美我想还是要“嫁接”到他们民族审美之中。原汁原味只是一种传承,是本土文化的骄傲,也离不开本土营养的滋润;而一个民族对另外一个民族文化的接受,必定是拿来为我所用,只是对外的学习,而不是对我的取代!

异国风情,相约寻梦,入画魂。在俄罗斯一些博物馆,也有少数东方艺术品,观之,倍感亲切!佛教题材的墙体绘画,顿觉心归故里,情不自禁地留影拍照。和欣赏异国的油画、雕塑相比,心头涌上一股亲切与自豪!地球虽圆,国旗却方。而今的文明,可以让普通百姓跨出国界,从云海里飞落到世界的每个国度。民族的也是世界的。

疆土有形,艺无国界。美,是人类的天性所爱,只是高度不同。艺术相对经济而言,是物质文明的所需,更是人类灵魂的折射;艺术是情操的陶冶,更是心灵深处的倾诉与歌唱!愿我们艺术家与天下百姓共鸣,歌唱生活与世界的美好!

2018年4月3日

(责编:鲁婧、王鹤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