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磁州窑在生产生活中获得强大生命力

——访全国人大代表、磁州窑烧制技艺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安际衡

杨阳

2018年03月23日08:00  来源:中国艺术报
 
原标题:让磁州窑在生产生活中获得强大生命力

  “传承非一人之力可以完成,需要一个群体;传承没有终点站,需要代代相传,需要源源不断地培养后续力量。”

  安际衡作品

  磁州窑是中国著名的民间陶瓷窑系,位于今河北省邯郸市彭城镇一带,是北方陶瓷的代表,自古便有“南有景德,北有彭城”之说。磁州窑的匠师们吸收了传统的水墨画和书法艺术的技法,创造了具有水墨画风的白地黑绘装饰艺术,开启了中国瓷器彩绘装饰的先河。

  全国人大代表、磁州窑烧制技艺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安际衡出生在彭城镇,自幼在陶瓷厂大院里长大,“我父母都是做陶瓷的,小时候工厂里生产的瓷器还是人工作画,我母亲是画工,经常晚上在家里画瓷器。兰花、牡丹等图案都是经常出现的花样,一花一叶都各有其态。 ”安际衡回忆,后来瓷器厂开始了机械化生产——流水线拉坯、贴纸印花。磁州窑逐步走向机械化,生产数量是提高了,但是没有了手工制作的底蕴。从小在磁州窑陶瓷浸润下生长起来的安际衡对磁州窑有着浓浓的喜爱,看到磁州窑的发展状况他非常焦急,所以从中央美院毕业后,他毅然放弃北京的繁华生活,回到了家乡彭城,投身到磁州窑的发展中。

  安际衡作品

  1993年毕业回到家乡,安际衡用了两年时间去收集老的磁州窑作品,为什么要去收藏这些瓷器?安际衡说:“有着千年传承的磁州窑,积累了大量的绘画、器型等工艺,我先用两年的时间全身心研究磁州窑的传统文化。 ”1995年,安际衡自己买了一座窑,创办了安氏磁州窑坊。从当地聘请了几位烧磁州窑的老师傅,加上安际衡和他爱人,几个人组成了一个小工坊,在这里拉坯、画图,一边研究,一边制作,每天超负荷工作,逐步从一个窑发展到了现在的十几个窑。

  如今,工坊虽然已经发展壮大,经济形势也已经发生改变,生产规模也越来越大,但是对于传统工艺,安际衡的工坊还是没有放下,至今仍有仿古部——对传统的瓷器不断进行研究、模仿,深入吸收古代的技法与韵味,而且仍旧遵循师傅带徒弟的模式,将传统技艺以“手把手”的方式传给下一代。传承与创新,是当今时代各行各业发展都绕不开的核心问题,安际衡亦深知其重要性,磁州窑要想长久发展,只有传承是不够的,所以他还聘请设计专业的大学生,在传统工艺的基础上,结合当今瓷器功能、审美的新理念,进行当代设计,为磁州窑的陶瓷能立足当代而努力。

  虽然磁州窑的发展相较前些年已经有所改观,但是目前整体发展状况还尚且不太明朗,这也是安际衡近年一直努力的方向。“国家公布了一批非遗保护项目,并及时出台了相关政策,也有配套的专项资金,这些都是非常利好的开端,让人们看到了民族文化遗产得到珍视进而发扬壮大的希望。 ”安际衡说。

  民族文化遗产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贵资源,也是我们坚实文化自信的底气和依据。而“传承非一人之力可以完成,需要一个群体;传承没有终点站,需要代代相传,需要源源不断地培养后续力量” 。安际衡建议,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和保护方面有更多切实有效的支持措施,制定培养非遗传承人的实施方案,有计划地把文化的火种传下去。“要特别重视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的开发和利用,因为优秀的传统文化需要在生产生活的实践中保鲜,从而获得强大的生命力。 ”他说。

  安际衡作品

  安际衡设想,生产性保护基地的第一要务是传承和保护,是培养新一代杰出的工匠,这是一种责任担当。他认为,国家和地方可以在政策上给予更具体的扶持,使生产性保护基地更好地发挥它的引领作用,最终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双收。

  安际衡十分注重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他看来,科技日新月异,推进了物质文明的进步,但同时也带来了很多弊病甚至危害,要医治这种病害,确保全面、均衡、可持续的发展,必须发挥优秀传统文化的强大优势。但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十分庞大、繁复,如何才能系统地学习中国传统文化?因此,安际衡建议国家尽快编写出版《中华传统文化读本》 ,读本可分为初级版、中级版、高级版,供学校、企业、社会乃至普通爱好者选用。“这需要组织国内外最优秀的学者,取精用弘,化繁为简,以最严谨的科学态度,编选大众喜闻乐见的、深入浅出的读本。这样,流传于社会上的文化糟粕也将越来越没有市场和生存空间。 ”

  从一口窑到十几口窑,从“匠人”到人大代表,安际衡以脚踏实地的努力一步步向前,为“匠人”发声,为非遗代言,为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而努力,更为中国文化能走向世界而奋进。“磁州窑虽然目前发展欠佳,但是它作为中国传承千年的艺术文化,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会再次焕发光彩,更会走向全中国,走向世界。 ”他说。(来源:中国艺术报)

(责编:赫英海、王鹤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