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酒看花便过年——《岁朝图》小议

梅墨生

2018年02月26日08:43  来源:美术报
 
原标题:酌酒看花便过年

自有清以来,文人爱画《岁朝图》。一年一岁,除旧迎新,寓迎春之美意于案上清供间。因此,凡岁朝题材,必不免于文人案上文玩雅器,尤不可免者必有寓意富贵之牡丹、象征清骨之梅花、代指神仙之水仙,而若花瓶之放案上寓意平安,以灵芝、松柏枝之祈望健康长寿,以荷花之示清净、以佛之示礼佛、以石榴之示多子、以茶具之示安闲、以玉兰之示高贵、以吉祥草之示吉祥、以兰花之示雅洁、以美酒之示长久……则不一而足,所有在岁尾年头能开的花或不能开的花卉,所有文人书房生活常见与偶见的文玩用具,所有生活的日用品能入画成为雅赏之物者,都可能被画入《岁朝清供图》这一主题应景创作中来。而其中心则不外乎祈祝美好生活的开始,高贵、平安、闲适、健康、甜蜜、和谐、长久的愿望意趣,便活色生香起来,于是,各种各样的岁朝图便呈现出来了。

就近代画家言,赵之谦、任伯年、胡公寿、虚谷,特别是吴昌硕这样的文人画大家,尤爱画此一题材,也尤长于画此一题材。之后的齐白石、陈半丁、王雪涛、潘天寿、朱屺瞻、诸乐三、唐云、来楚生等也是雅擅此一题材的高手。

从清代嘉、道年间后,金石学兴,吉金碑版残石旧器一一出土,朝野风被,于是,文人们大量庋藏、搜寻此类旧物,加之信古好古之风弥盛,书画印家们纷纷创制全形拓,然后再在上面点缀画材,又形成新的一种《岁朝图》。这一种岁朝图,尤显工艺与艺术合作之趣味,几乎为清民之际所风行,别有一种古雅、古逸、古朴、古淡的美。有时,为了体现风雅、文雅又会把金石文字、古玺印、古钟鼎器形、古文玩之拓片巧妙地结合在一起,生面别开,古意盎然,把中国精神和华夏文化意蕴表现得淋漓尽致,几乎是世界艺林中独有的表现题材与表现形式。从这一创制形式中,我们可以阅读出大量的文字信息、文化信息、文物信息、历史信息,益加彰显了中国文化的尚古雅的精神,也从一个小小的角度,体现了中国人对“年”的重视,对一年四季轮回、万物始生发于春的别样生命情怀的流露。

吴昌硕是诗、书、画、印四绝的高手,文化修养高,因此,在《岁朝图》创作上产量多,气象大,内涵广,是代表性人物。由于他的文人艺术家生活,因此,这个题材创作得心应手,常常以他沉雄的书法金石气之笔墨画出古厚秾艳的生活气息,将案上清供这一书斋题材赋予了平民色彩。

齐白石也是四绝型高手,相比于吴昌硕,更多生活观察与生活情趣,因此,岁朝清供又多了些别趣。

潘天寿同样是四绝型画家,但他更重视炼意,在题材上也有新创,比如把蜡烛、鞭炮、灯笼画入岁朝画内,又平添了一种平民的节日生活气息。

总之,《岁朝图》题材画,往往将文人书斋文玩清供的“雅”与平民生活一致的吉祥富贵平安祈望合而为一,体现出各种俗而雅,雅而俗的气息与格调,因而历来为世人所喜闻乐见。

齐白石在《一片冰心》这件岁朝图上题句曰:“山居绝少繁华事,酌酒看花便过年”,此一题句将一介布衣画家的超脱心情随便地泄露出来,耐人寻味。画家对世事的淡定与不随世俗的人格令人顿生美感。相比而言,王雪涛、唐云等人的画境则世俗一些,更有市井生活气。

毫无疑问,没有人不希望平安富贵,不希望健康安闲,而一年之尾,正是劳作的间歇,是筹划来年新年度的开始,所以,画家们在此一题材中所表达的都不外乎此种寓意与祈愿。

由于笔墨风格之差异,有的画家表现此一题材时是艳丽喜庆的,而有的画家则表现此一内容时是雅淡清逸的,亦因此,有不同的美感荡漾而出。不管是什么样的表现,人们都可以从《岁朝图》中欣赏到三冬过后三春将至,万物即将欣欣向荣的美意的美好所在。

(责编:王鹤瑾、鲁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