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糖人、翻糖蛋糕 让你不忍下嘴的艺术品美食

俞越

2018年02月14日10:30  来源:美术报
 
原标题:选择美食,选择美好生活

  吹糖人

  看这糖人儿,这是一场与温度、时间的赛跑。温度要多高才能将糖人吹起来、吹得大,如何才能仅用一只勺子、一勺糖画出一个漂亮的图像,没个三五年,可没办法熟练掌握,看到这一个个泛着晶莹光泽的小牛、小羊、小猪、小鸡,你还忍心下嘴吗?

  对于吃,我们的情感是复杂的:既要吃饱,还要吃好,在满足生理的需求外,还要得到精神上的享受。这不,当这些好吃、并且是很好吃的食物成为一件件艺术品,你还舍得张口吃下吗?

  雪白的面团、滚烫的糖浆,在老一辈的手艺人手中,瞬间就变成了一件件艺术品。

  看花馍:勤劳的山西老奶奶,把面粉和成团,搓成条,揪成小团,用刀剪、用手捏,不一会儿功夫,面团就变成一朵朵形态各异的花、一只只生动活泼的小动物,点上颜色,讨喜又可爱,将它们组合在一起,不就是吉祥如意、阖家美满的生动展现?

  再看这糖人儿,这是一场与温度、时间的赛跑。温度要多高才能将糖人吹起来、吹得大,如何才能仅用一只勺子、一勺糖画出一个漂亮的图像,没个三五年,可没办法熟练掌握。看到这一个个泛着晶莹光泽的小牛、小羊、小猪、小鸡,你还忍心下嘴吗?

  真心舍不得。

  “匠心”一词,用在吃上,似乎再合适不过了。日本的“寿司之神”小野二郎毕生追求创造完美寿司的历程,他那只有10个位置的寿司小店需要提前一个月预定,且基本一开始就抢光了。日本的和果子在追求味道之余,将手艺发挥得淋漓尽致,每一个都精巧得令人大呼:卡哇伊(好可爱)!

  上过《舌尖上的中国》的苏州船点,也是视觉与味觉的结合。面在白案师傅的手中,仿佛有了生命:天鹅、白兔等小动物,桃子、南瓜、琵琶等蔬果,跃然于掌间。考究的选料、精美的制作,称之为苏州点心中的阳春白雪也不为过。

  周毅 翻糖蛋糕

  但对于点心的娇小,近几年忽然流行的翻糖蛋糕,则更像是一门大型艺术。小到一朵花,大到三四层的艺术蛋糕,凭着创意和技能,那些想象中的场景都能变为现实。宝岛台湾女艺人蔡依林还凭自创的“梦露翻糖蛋糕”,在英国的国际蛋糕比赛中夺得金奖。一个翻糖艺术蛋糕价格基本都在几百元到上千元,远远高于普通的蛋糕,如此美丽又如此高价,你还舍得吃吗?

  看了不能吃的艺术品美食,看了舍不得吃的美食艺术品,当一件艺术品需要由你来吃才能完成,惊不惊喜?!

  泰国艺术家里克力·提拉瓦尼(Rirkrit Tiravanija)在美国现代艺术博物馆生起火炉炒着菜(是第一个在MOMA生火做菜的艺术家),助手们将菜肴分发给路人,这便完成了一次行为艺术。意不意外?

  艺术家将人们饮食的行为视作一个集体的行为表演,取名为“social practice”,即社交实践行为,他通过食物在人与人之间传递,品尝,从而创作出了一个短暂的社会活动,引起社会关注,成为舆论话题,这个活动围绕吃、围绕人的品味,并从此引申出关于人口、种族、文化、地区、政治等等诸多的社会话题。

  毕竟在吃货的世界,没有什么是吃一顿解决不了的,无论是火锅还是麻辣烫,还是自助餐、还是点心……

  荷兰艺术家Vogelzang是一位不折不扣的食物艺术家,她探索和思考食物的社会性价值。作品Sharing Dinner(共享晚餐),用白布规避了用餐人的身份,让餐桌上的客人忘却其他,只专注于美食与对方的脸,以及因美食而带给彼此间的笑容。

  这就是食物作为艺术的魅力!

  2003年起,宋冬即开始创作“吃城市”系列作品。这些“城市”无一不是用饼干、糖果构建,因为在宋冬看来,甜食对人类的诱惑,与城市异曲同工,在城市建造完成之后,大家可以把这些饼干和糖果吃掉。 “搭建‘饼干城市’,可以让生活在被建造城市中的人们,亲自参与到筑城过程。”宋冬笑言,“现实生活中是城市吃掉我们,现在我们可以吃掉城市!”

  “我所有的觉悟都体现在贪吃上,”年轻的小达利曾经这么说,“而我所有的贪吃也都变成了觉悟。”

  美食与美术,都是无上的享受,愿大家共享美的生活。

(责编:潘佳佳、王鹤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