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修复师供不应求缺口巨大

方秀芬

2018年02月02日08:46  来源:杭州日报
 
原标题:文物修复师供不应求缺口巨大

  原标题:要修的国宝太多,能修的匠人太少

  缺!很缺!文物修复师供不应求缺口巨大

  浙江一高校文物修复专业毕业生每年不到40人

 

浙江艺术职业学院文物鉴定与修复专业的学生修复的民间藏物。通讯员 王玲瑛 摄

  浙江艺术职业学院文物鉴定与修复专业的学生修复的民间藏物。通讯员 王玲瑛 摄

  《我在故宫修文物》曾风靡一时,无数人被文物修复师精湛的技艺和持之以恒的坚守而打动。

  若说冷门职业,文物修复师肯定名列其中。就在前几天,浙江第一所开设文物鉴定与修复专业的高校举办了一场毕业展,其中有30多件古陶瓷修复作品展出。古瓷器庄严的形态,在毕业生“妙手回春”之下,补上了时间缺口。

  最美的时光,多半是最初的美好。面对旧物,我们同样会喜欢它们最初的样子。这需要借助文物修复师的“回春之手”。

  21岁男生想当文物修复师 修复一个瓷杯花了3个多月

  在明净的玻璃橱窗内,陈列着一个杯子,口径9厘米,名叫“龙泉官窑仿金银器把杯”,是南宋时期的器皿。

  “原来,杯子缺失了手柄,大概有35%部位破损。”浙江艺术职业学院文物鉴定与修复专业毕业生章吉锋说,这件作品是从一位民间收藏家手里借来的。选耳杯作为自己的毕业作品,是因为觉得它的器型精美。

  章吉锋采取的修复方案,是用瓷化石膏补缺,上涂黑漆,再推光。“工艺蛮复杂的,每次上完大漆需要长时间等待干燥,所以一件器物的修复周期很长。”章吉锋说,这件作品的修复花了3个多月。

  19岁那年,浙江温州的章吉锋进入浙艺,他带着自己的职业梦想而来。大一时,章吉锋就接触了文物修复,修复的第一件物品是吉州窑盏。后来,经过他双手修复的,还有很多器皿,像双鱼洗、碗、盏、凤耳瓶、杯、斗笠盏等。

  “文化需要传承,匠心需要延续,修复器物的意义是保留历史信息的同时,用艺术的手段赋予它第二次生命。”指导老师朱伟洁说。

  文保单位招人困难 专业的修复人才极缺

  和章吉锋一样,想当文物修复师的人不少,但行业的特殊性和局限性,对文物修复师的要求也很高,无疑拉高了就业门槛。

  有业内人士称,一直以来专业的文物修复师极缺。博物馆、考古所等事业单位,受限于编制、学历等因素,很难招到合适的人选。

  “这类人才一直存在缺口,虽然国家文物局为此投入了巨大的努力,但修复行业人才困境依然存在。”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教育培训学院副主任张晓彤证实了这点。

  据介绍,在教育部备案的开设文物修复与保护专业的26所高职院校,每年毕业生1000多人,但能进入文博系统从事文物修复的不足半数。

  “要修的太多,能修的人太少。”业内人士说,除了陶瓷、纸质、金属、纺织、竹木漆器等大量的馆藏文物需要专业的文物修复师,那些不可移动的壁画、彩塑、石窟寺、古建筑等文物同样需要大量的文物修复师。此外民间艺术品修复也需要大量人才,市场很庞大。

  “现在无法统计到底缺多少人,但一直供不应求。”张晓彤说,不仅仅文物修复师极缺,培养这类人才的师资力量更缺。

  据介绍,全国馆藏文物4000万件(套),半数以上需要修复。目前,全国文化遗产行业从业人员约为15万人。即便全员上岗,显然也是来不及修复各种文物的。

  比较遗憾的是,行业内存在一些不尽如人意的现象,比如学历层次整体偏低、专业技术力量不足、专业知识更新缓慢等,这也是造成人才极缺的原因。

  科班的文物修复师 培养至少5年以上

  代代相承的精巧技艺得以传承,在不改变器物原形态的基础下,创造出另一种沧桑之美。

  文物修复师不仅手艺技能高,还要懂得多。他们需要掌握众多历史文献、科学技术、艺术评定等专业知识。所以,培养一名文物修复师,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目前,国内在相关教育培养领域,这个学科的传承,主要由两条线完成。一是职业技术、专科培养和本科培养,其在培养理念、课程体系、培养水平参差不齐;二是各文博机构以“师承制”传习。

  张晓彤认为,文物修复是一个需要多学科综合交叉支撑的专业,目前对于民间市场而言只能选择师傅带徒弟,但对于行业及高等教育而言,是要遵循严格的培养标准。

  国外修复师培养做法值得借鉴,在意大利注册文物修复师约六七万人。他们的培养体系相对比较成熟和健全,科班的培养时间至少需要5年,理论学习和多种材质修复技术的学习、实践操作同等重要。

  浙江开设文物鉴定与修复专业的院校凤毛麟角,浙江艺术职业学院就是其中一所。他们每年毕业生近40人,学生就业去向比较广,比如在博物馆修复部门、考古所、拍卖行、文创类公司,还有人创业开工作室。

  “文物修复不是一般意义上依靠手艺将遭到劣化的文物修得天衣无缝,而是在科学的理念和原则的指导下,既保留文物珍贵的历史、艺术、科技等价值的同时,还能将文物修复得富有美感,这才是很难的技能,需要多学科的合作。”张晓彤介绍,目前北京、上海等院校开设了文物修复本科专业,并为该专业专升本争取途径。

  “文物修复有趣而成就感强,但凡真心喜欢的年轻人是非常执着而坚持的。”张晓彤说,这个行业的人才,既要有手艺、有头脑,还需要有情怀。

(责编:潘佳佳、王鹤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