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德文与齐白石:一段师生情 终身紧跟随

吴顺华

2018年01月09日08:40  来源:美术报
 
原标题:一段师生情 终身紧跟随

一段师生情 终身紧跟随

张德文与他的虾蟹

张德文 作品

“先生搬回老宅的那天,天上下着小雨,我默默地送先生到胡同口,依依不舍地与他告别。不知不觉中,我的脸湿了,也不知道这是雨水还是眼泪。没想到,这一次与先生的分别,竟成了我与师傅的最后诀别!”张德文深吸一口气,略带惆怅地讲述了他与白石老人的一段师生情缘。

不知道这是张德文75载岁月中第几次回忆与齐白石的这段师生情,作为齐白石的入室弟子,张德文与齐白石在一起生活了一年多,照顾他的起居生活,在他身边学习绘画。这段经历对张德文来说,不仅仅学到了白石老人的真传,也看到了这位大师对艺术的孜孜追求,对他的艺术生涯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虽然那年与白石老人分别成了永别,但齐白石的艺术精神一直伴随着张德文到现在。

大师引荐 入室学艺

张德文出生在水乡绍兴,从小喜欢绘画。母亲是绍兴王星记扇厂的画师,在母亲的熏陶下,五岁就开始临摹徐渭的“虾蟹图”。还常会去离家只有百米远的鉴湖畔,观察虾在水里游动的姿态。

据张德文回忆,1955年暑假,和往常一样到学校,在经过潘天寿画室时,被他叫了过去。走进画室就看见一位慈祥的白胡子老人正坐着喝茶,潘天寿让张德文画几只虾给老人看,他就拿起画笔在宣纸上画了起来。白胡子老人起身看着画,还不时地微笑着点点头。画完后又当场指点,还拿起笔来示范。

这时,潘天寿笑眯眯地对张德文说:“孩子啊,这就是你常问起的那位齐白石老先生啊。”张德文顿时就惊愕住了,原来眼前的这位白胡子老先生,就是大名鼎鼎的齐白石先生!潘天寿走过来拍着他的肩膀说:“德文,你不是常对我说,如果能有齐白石先生教你画虾,此生足矣。今天,他老人家想收你做徒弟了,还不快磕头拜师?”还沉浸在惊愕中的张德文,突然回过神,“扑通”一声跪在了老人面前,连连磕头叫师傅。白石先生连忙用双手扶起他,“哈哈哈”地大笑起来。直到今天讲起这段拜师经历,张德文还沉浸在幸福中,这位年过七旬的老人仿佛还感觉自己是个孩子。

从此,张德文与白石先生之间的这段师徒情缘便开始了。在先生的谆谆教导下,他在国画领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尤其是在画虾方面,秉承先生风格,独树一帜。

朝夕相处 得艺真传

1955年夏天,齐白石回北京后,身体便日渐衰弱,医生建议他要清静养心,有关部门特地给他在地安门外雨儿胡同安排了一套环境清净的新宅。同年初冬,潘天寿到北京出差,带上张德文一起去见齐白石,走时,把张德文留在了齐家。

十三四岁出来学艺的孩子很多,但大都还不懂事,可张德文却很明理。每天都要为老师做点事情,敲腿、为他泡脚,还做白石老人喜欢吃的绍兴霉干菜蒸肉和鉴湖虾干烧大白菜,常使老人胃口大开。

齐白石虽然身体一直不太好,但还是坚持每天画两三张画。要画画时,张德文就给他研墨。据先生的要求,他经常暗暗地数着数一圈一圈地磨,总能磨出先生需要的浓度。开始作画时,张德文就围在画桌边全神贯注地看,一笔一画的每一个细节,都牢牢地记在心里。先生画虾时,会教他如何运笔,用墨。画完后要他根据要求画,指出哪些地方画得还不够,哪些地方画得还可以。“就这样,我和齐白石朝夕生活一年多,师徒之间形同祖孙。这一年多,对于一个少年来说让人羡慕,跟随大师学艺生活,童子功就这样扎实地练就。”

继承衣钵 刻苦前行

之后,张德文的艺术之路豁然开朗,立志从我做起,发扬齐白石的艺术精神,几十年如一日地研习画虾。

齐白石先生逝世后,继而跟随其四子齐良迟学习十余年。在齐家父子的传授下以超人的刻苦用功精神学画。他不喜欢那种死临、死摹的学习方式,而是用“不求似中得似来”的方式显出笔墨神韵。在学画过程中表现出天真和志趣,因而深得恩师的厚爱。他严格遵循先生“画虾则画龙”的谆谆教诲,专心研究齐白石的画虾技法,汲自然之妙趣和对绘画悟性于笔端,在实践中领悟出画虾是“体现中国的龙文化和龙精神”精髓。

在2004年“纪念邓小平诞辰100周年国际名家书画邀请展”上,他用简练灵动的笔法,用墨承传统而师造化,画出了虾生动的形神气韵。得到了在场领导、书画名家、国际友人的高度评价。

值得一提的是,张德文一直有画一张《百虾图》手卷的愿望,向白石先生致敬。多年来,倾心全力勤于创作,他继承白石先生画虾技法,汲生活源泉,把握虾各种动态和体态,采用正反的两种画法。用墨色的浓淡对比、顺游与逆游相互交叉、俯相和仰相的交换对应来呈现虾千姿百态的神韵,达到不似而似的情趣,经过万番尝试,历尽艰辛锤炼,于2009年完成了18米长卷《百虾图》。

在创作过程中,他始终遵循白石先生画虾则画龙的教诲,使《百虾图》充分体现“中国龙的文化和龙的精神”。书画鉴定权威单国强看了《百虾图》后在画上题词“张德文画百虾图甚得齐白石先生遗意”,充分肯定了《百虾图》艺术成就和价值。《百虾图》问世后按白石先生遗愿捐赠给国家,经中国政协领导和专家论证后于2014年正式接受捐赠,载入国家文史档案资料。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潘天寿引荐拜师的那个夏天,与老人分别的那个情景都常常浮现在张德文的眼前。“年纪大了,就容易回忆。更何况这是与白石先生的一段师生情,我一辈子继承白石老人的衣钵,发扬他的艺术精神,我很知足。也希望我的后辈们能脚踏实地的继续下去。”

张德文是一个憨厚朴实的艺术家,在简单朴素的言语中,见执着,见真情。

(责编:王鹤瑾、鲁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