镶嵌中国-马赛克艺术邀请展 精选作品欣赏

2017年11月14日10:14  来源:人民网-书画频道
 
王肇民《红壶》80cm×110cm 2017年.
王肇民《红壶》80cm×110cm 2017年.

编者:镶嵌中国——马赛克艺术邀请展三天前已经结束,然而关于这次展览的热议和学术讨论并没有终止。此次展览的参与者并不只是壁画家,几乎囊括了所有专业画种的艺术门类并汇聚了众多老中青三代艺术家,创作者的专心投入,理论家、艺术家、学者的学术探讨、参观者的热情……似乎某种程度上都超出了人们的想象,也许因为是首展,也许是因为名家汇聚……让我们姑且放下这些就只是欣赏作品吧!

学术研讨会与会专家观点:

中国是具有悠久壁画历史的国家,中国古代壁画曾经创造了世界文化的高峰。上世纪70年代末,中国壁画复兴运动的创新精神曾经影响到整个中国的画坛。壁画作为一门公共艺术,与架上绘画不同,它需要在建筑与绘画之间寻求共生,而壁画材料与制作工艺的专题研究,恰恰是有效的连接桥梁。马赛克镶嵌工艺在壁画中的应用,具有很好的材料性能与艺术表现力。中国的镶嵌艺术运用于壁画创作起步较晚,此次马赛克镶嵌艺术展览在我国尚属首次,具有开拓性意义。

此次受邀的艺术家,既有机场壁画的亲身参与者,也有当下壁画创作的中坚力量,同时涵盖了最新涌现的新锐,涵盖老中青几代壁画家,除此之外,还邀请了其他画种的优秀代表。艺术家提交的作品通过马赛克镶嵌工艺的材料转换,产生了一批高质量的镶嵌艺术作品。

广州美术学院位于祖国的南大门,是中国最重要的美术院校之一,学院中的装饰艺术学科历史悠久,积累深厚,工艺美术专业去年被评为广东省“攀峰重点学科”。此次主动承接《镶嵌中国——马赛克艺术邀请展》,广州美术学院的师生积极参与策划与各项工作,必将进一步促进广州美院在装饰艺术与工艺美术学科领域的研究、创作与教学工作,为广州美院的学科建设增添新的亮点。

——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文联主席、广东画院院长许钦松

 

我国的镶嵌艺术运用于建筑装饰与壁画创作起步较晚,从上世纪60年代以来,开始运用到壁画创作中,至上世纪80年代,也出现了多幅有一定艺术质量的马赛克镶嵌壁画。

举办马赛克镶嵌艺术展览在我国尚属首次。旨在展示马赛克镶嵌工艺运用在艺术创作中的各种可能性。通过许多优秀艺术家的参与,提升我国马赛克镶嵌艺术的水平。并进一步推进马赛克镶嵌在中国当代壁画中的应用。

此次受邀参展的艺术家创作的画稿,题材广泛,风格多样,通过伟褀公司的技师和工匠精湛的技艺,并在广州美术学院师生的协助下,进行艺术的提炼、取舍和材料的转换,进行艺术的再创造,产生了一批别开生面的马赛克镶嵌的艺术作品。我认为,这些作品使我国的马赛克镶嵌艺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广东省作为中国马赛克最重要的产区,发展镶嵌艺术具有得天独厚的物质条件。地处南方的广州美术学院是中国最重要的美术学府之一,此次与中国美协壁画艺术委员会共同主办的此次展览,定将有力地促进我国马赛克镶嵌艺术的发展,将我国的马赛克镶嵌艺术推向一个更新的高度!

能在广州完成此次展览并召开研讨会,看似偶然,实则必然。中国当下社会的文化发展到了这个时期,公共艺术发展到了这个程度,壁画的外延必然不断扩大,对马赛克艺术的关注是社会的需求,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感谢广州美术学院,刚离任的黎明院长首先支持双方共同主办展览,新任院长李敬堃对展览工作继续支持,特别是林蓝副院长亲自参加展览策划与筹备工作。我提议:在广州美院成立专业的马赛克研究机构。产区优势与学院优势兼具,在广州美术学院发展马赛克镶嵌艺术有得天独厚的条件。

——中国美术家协会壁画艺委会主任 唐小禾

 

“镶嵌中国——马赛克艺术邀请展”是一次学术性很强的展览,在当下,肯用两年半时间沉潜下来做一个专题性的展览,显得尤其可贵。此次展览给我们提出了两个思考。首先,本次展览从策划到整个实施过程都呈现出对学术与研究课题的尊重,对我们做展览、做学术有很好的启发。另外,在当今环境下,随着现代西方设计的逐步强大,中国原有的工艺学科不断受到挤压,千百年所沉淀而成的工艺美术已经萎缩,这值得引发我们的思考——在整个国家持续高速发展的背景下,如何守好最根本的、属于东方的工艺设计理念,才能让东方工艺在世界上传播。工艺美术专业作为广州美术学院历史悠久的专业,如何进一步发展成一个影响全国的专业,如何进行当下的教学与研究,同样值得思考。

本次展览呈现出很强的工匠精神,如何用工匠精神、工匠理念对待学术,也是此次展览带给我们的启发。众多优秀艺术家的作品通过马赛克镶嵌工艺呈现出来,向我们展现了马赛克镶嵌在艺术创作中的可能性。此次展览一方面带来了可供欣赏的精美作品,同时也为广州美术学院的教学,特别是为工艺美术教学提出了很多可以深入挖掘的课题,这是一个具有示范性作用的展览。

——广州美术学院院长、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席 李劲堃

 

马赛克镶嵌艺术别具异彩,现场视觉感极强。这次大展名家荟萃,来自各大美术院校的壁画家,以及其它画种的杰出代表,他们都拥有鲜明的艺术个性和面貌。大展以马赛克镶嵌作为经线和纬线,将这一颗颗明珠串联起来,“织”就了首次镶嵌艺术的美丽链条。同一件作品在使用不同的艺术材料和不同的工具工艺下呈现出不同的惊喜,具有特别的味道。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唐小禾的作品——《共和!共和!》,我认为这是具像写实风格的代表性作品。大量的马赛克更多是用于装饰,没有想到像这样强烈的、主题性的、写实性的作品也能用这种材料和工艺展现,而且效果如此之好。玻璃马赛克色阶丰富细腻,分解画面很严谨,遵循人体解剖的结构,体块的大小,材料肌理的高低,材质的闪烁,与欧洲一些传统的镶嵌工艺有一种承接的感觉,让我看到了一种新意象。如果艺术家具有一种自身内在的特有的思想,对现实有机地做出响应,就可能在众多的表达方式里面,自主选择,也可以依托壁画宽广的载体表达自我,并贯穿、闪烁丰富统一的个性光彩。

我见证整个创作过程中创作者、制作者和组织者的认真和执着,唐小禾先生体量庞大的写实作品,经过两次的推翻重来,最后一稿才得以完美实现。为了作品和展览的质量,反复修改以追求完美。主办方之一——壁画艺委会的唐小禾、齐喆等各位老师一再南下,调整作品,勘察现场,很久没有见到如此投入的状态,特别是广州筹备组,整个广州的工作由策展人齐喆一力承担,事无巨细,力求完美。

广东省是中国马赛克最重要的产区,广州美术学院是南方唯一单科美术学府,学院的一级学科美术学和设计学是广东省重点攀峰学科,工艺美术专业也紧随其后,作为二级学科成为了广东省重点攀峰学科。这次“镶嵌中国——马赛克艺术邀请展”意义深远,一定会极大地促进广州美院产学研的合作,乃至装饰与工艺学科的建设和发展,为广东文化产业在新时代发展做出独特贡献,更将推动我国的镶嵌艺术向新的高度迈进。感谢中国美协壁画艺委会将如此有学术质量的大展的首展放在了广东,放在了广州美院,也希望在座的各位老师们能给这次的工作提出更多的指导和指正。

——广州美术学院副院长 林蓝

 

中国的马赛克镶嵌艺术应由中国美术家协会壁画艺委会牵头规划成为一个独立画种。要高度重视镶嵌艺术进入高校教育与推广的问题。镶嵌的过程是一个再创造的过程,建议在马赛克镶嵌艺术中建立署名制度:标明原作者以及再创作作者。

——中国美术家协会漆画艺委会名誉主任冯建亲

 

本次展览整体水平很高,不只展现镶嵌技巧,艺术的格调与品位同样很高。镶嵌过程是一次二度创作,马赛克艺术并不等于简单用马赛克把原作重复一遍,画面的拼缝是创作中很重要的部分,具有极高的审美价值,裂纹的表现依赖制作匠人的艺术水平和技术水平。此次有些马赛克镶嵌艺术的再创作在原作的基础上有所突破。

——中国美术家协会壁画艺委会副主任刘秉江

 

马赛克丰富的材料特性,不仅难以替代,还是支撑马赛克艺术能够持续拓展的坚实宝藏。因此,高水平的马赛克艺术,既为作品内涵外延的深情匹配,更是艺术家通过不断探索物质存在,展示出精神世界的无尽魅力,成为人类艺术创作成就的重要成果。谷泉期待广州美院在建设工艺美术学科时,能够建立一个马赛克艺术研究所,这样才能全面深入地开展镶嵌材料本体的研究与拓展。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谷泉副研究员

 

马赛克材料独具特色的审美特征应该成为艺术家关注的对象。马赛克除作为壁画的物质承载体外,自身的美感理应受到重视,强调马赛克材料在壁画创作中的作用同时也是一条重要的创作思路,它要求创作者认知马赛克材料,具有马赛克材料意识,做到从材料角度构思,要善于发现材质美、利用材质美、体现材质美,融艺术想象与材料表现为一体。

——本次展览策展人、广州美术学院齐喆教授

齐喆   《还不是烟花样的人生》 200cm×162cm 2016年
齐喆   《还不是烟花样的人生》 200cm×162cm 2016年
孙浩 《青年毛泽东 》238cm×100cm 2017年.
孙浩 《青年毛泽东 》238cm×100cm 2017年.
白晓刚《遗迹·雄风》150cm×300cm 2017年.
白晓刚《遗迹·雄风》150cm×300cm 2017年.
曹力《运动时尚》 130cm×108.5cm 2017年.
曹力《运动时尚》 130cm×108.5cm 2017年.
唐小禾《共和!共和!》300cm×136.5cm 2017年.
唐小禾《共和!共和!》300cm×136.5cm 2017年.
刘秉江《黄金雨》 146cm×140cm  2017年
刘秉江《黄金雨》 146cm×140cm  2017年
孙景波《撒尼母亲》120cm×85cm 2017年
孙景波《撒尼母亲》120cm×85cm 2017年
袁运生 《万户飞天》119cm×300cm 2017年
袁运生 《万户飞天》119cm×300cm 2017年
王颖生  《万国来朝》局部 280cm×200cm 2017年
王颖生  《万国来朝》局部 280cm×200cm 2017年
苏新平《肖像1号》280cm×202.5cm 2017年
苏新平《肖像1号》280cm×202.5cm 2017年
侯黎明 《日月同辉》140cm×213cm  2017年
侯黎明 《日月同辉》140cm×213cm  2017年
杨清泉 《红果子》100cm×100cm 2017年
杨清泉 《红果子》100cm×100cm 2017年
叶南《彼岸》召唤组画之一、《召唤》召唤组画之二、《迷途》召唤组画之三 175cm×80cm×3 2016年
叶南《彼岸》召唤组画之一、《召唤》召唤组画之二、《迷途》召唤组画之三 175cm×80cm×3 2016年
崔彦伟 《夏日》200cm×200cm 2017年
崔彦伟 《夏日》200cm×200cm 2017年
张静 《画室》122cm×122cm 2017年
张静 《画室》122cm×122cm 2017年
程犁 《凤兮凰兮》 150cm×800cm 2017年
程犁 《凤兮凰兮》 150cm×800cm 2017年
高扬《天方夜谭之二——斗鱼》100cmx150cm 2016年
高扬《天方夜谭之二——斗鱼》100cmx150cm 2016年
林学明 《触山109号》169cm×145cm 2017年.
林学明 《触山109号》169cm×145cm 2017年.
贺亮《生长》 120cm×74.5cm 2017年
贺亮《生长》 120cm×74.5cm 2017年
黄奇士 《自在观音》150cm×106cm 2017年
黄奇士 《自在观音》150cm×106cm 2017年
李端妮《折》101.5cm×136cm 2017年
李端妮《折》101.5cm×136cm 2017年
唐鸣岳《听瀑》300cm×100cm 2017年
唐鸣岳《听瀑》300cm×100cm 2017年
李向伟《卡兰舞姿》107cm×125cm 2017年
李向伟《卡兰舞姿》107cm×125cm 2017年
林蓝《温泉记物——松枫》 50cm×50cm×4 2017年
林蓝《温泉记物——松枫》 50cm×50cm×4 2017年
刘凯《绿駬》134cm×100cm 2017年
刘凯《绿駬》134cm×100cm 2017年
毛晓剑《金色高原》200cm×200cm 2017年
毛晓剑《金色高原》200cm×200cm 2017年
孙韬 、叶南《浪漫水城》 130cm×130cm 2016年
孙韬 、叶南《浪漫水城》 130cm×130cm 2016年
刘烨《西藏土楼》100cm×94cm 2017年
刘烨《西藏土楼》100cm×94cm 2017年
唐晖《奈良鹿 NO.9》局部 280cm×166cm 2017年
唐晖《奈良鹿 NO.9》局部 280cm×166cm 2017年
王长兴《老子》 160cm×100cm 2017年
王长兴《老子》 160cm×100cm 2017年
郗海飞《山影》 160cm×228.5cm 2017年
郗海飞《山影》 160cm×228.5cm 2017年
肖伟《少年的夏天》150cm×153.5cm 2017年
肖伟《少年的夏天》150cm×153.5cm 2017年
陈绿寿 《大风》146.5cm×200cm  2017年
陈绿寿 《大风》146.5cm×200cm  2017年
黄迎《揭谛(心经)》190cm×140cm 2017年
黄迎《揭谛(心经)》190cm×140cm 2017年
李辰 《须弥Sumeru NO.4》120cm×100cm 2017年
李辰 《须弥Sumeru NO.4》120cm×100cm 2017年
李化吉《牧羊女》 129cm×124cm 2017年
李化吉《牧羊女》 129cm×124cm 2017年
李林琢 《湖》局部 110cm×240cm 2017年
李林琢 《湖》局部 110cm×240cm 2017年
张敏杰 《境》135cm×135cm 2017年
张敏杰 《境》135cm×135cm 2017年
杜飞《康熙》148cm×100cm 2017年
杜飞《康熙》148cm×100cm 2017年
于美成 《秋林》82cm×120cm 2017年
于美成 《秋林》82cm×120cm 2017年
周海歌《欢乐颂》100cm×138cm 2016年
周海歌《欢乐颂》100cm×138cm 2016年
朱明健 《芦海》150cm×150cm 2017年
朱明健 《芦海》150cm×150cm 2017年
郑爽 《一瓶干花》100cm×128.5cm 2017年
郑爽 《一瓶干花》100cm×128.5cm 2017年
(责编:赫英海、鲁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