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全国30多家文博机构精选300件珍贵展品在国博展出

薛  帅

2017年10月11日09:02  来源:中国文化报
 
长信宫灯
长信宫灯
原标题:秦汉遗珍辉映国博

  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的秦始皇陵兵马俑,巧夺天工的西汉青铜器长信宫灯、稀世珍宝金缕玉衣、闻名遐迩的海昏侯墓出土的马蹄金……日前,“秦汉文明展”一经亮相中国国家博物馆,便赢得媒体与公众广泛关注。“作为目前国博最重要的中国文物展,其在‘十一’长假期间成为游客最为青睐的展览之一。”国博工作人员透露。

  “从全国30多家文博机构精选的170件(组)300多件重要文物,以学术为基础,基本涵盖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有关秦汉时期的重要考古成果。值得一提的是,300多件展品中,国家一级文物的数量占45%。”国家博物馆党委书记、副馆长黄振春说。

  近半数展品为国家一级文物

  秦汉时期的中国创造了厚重的多元文明,综合国力和文化软实力均居当时世界前列,秦汉王朝所建立的政治、经济与思想体系不但为后世历代王朝所借鉴,也为中华文明的持续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并对世界产生深远影响。这都使秦汉时期成为中国历史上至关重要的开创、变革与奠基时期。

  此次展览围绕秦汉时期“开创”“变革”“奠基”“繁荣”“多元”“开放”“厚重”的时代特点,从内容结构设计到文物展品甄选都不同于一般展览,呈现全新面貌。著名的“皇后之玺”玉印、长信宫灯、兵马俑、金缕玉衣、纸地图、“滇王之印”金印、青铜方斗、“中国大宁”鎏金青铜镜、玉熊、云纹玉高足杯、彩绘多枝陶灯、“西王母”陶座青铜摇钱树等文物悉数亮相,大放异彩。

  “很多文物是当地的‘明星’文物,凑齐展出非常不易。”中国文物交流中心主任王军介绍,此次展览展品的来源主要有三个:一部分是刚从美国举行的“秦汉文明展”撤展的展品,一部分是首都博物馆刚闭幕的“美好中华展”中的展品,还有一部分是从全国各地征调而来。王军举例说:“有不少压箱底宝贝,比如长信宫灯作为镇馆之宝,多年未曾离开过河北博物院。”

  《史记》《汉书》《后汉书》描绘了波澜壮阔的秦汉历史画卷。秦始皇陵陪葬坑、汉景帝阳陵陪葬坑、众多汉代诸侯王陵和贵族墓葬等惊世发现,不断改变着人们对秦汉时期社会生活、物质文化、思想信仰等的认知。“通过对这些考古发掘成果的研究和解读,我们得以真切触摸秦汉王朝的时代脉搏。通过展览,我们想进一步启发公众对那个时代文明的思考。那是一个怎样的时代?为什么说它厚重?它对中国和世界有什么样的意义?相信在展览中观众能找到答案。”策展人单月英说。

  众“星”齐聚

  全景式展示秦汉文明

  整个展览由序厅、文治武功、长乐未央、事死如生、多元文化、丝路交通及尾声七部分、五大主题单元构成。

  展览入口处的序厅首先展出了一组秦始皇兵马俑,象征了秦国横扫六合、统一中国建立秦王朝。展览由此拉开序幕,引导观众进入展览,遨游秦汉时代。其中,展出的重装步兵俑出土于秦兵马俑2号坑弩兵方阵的中心。“跪射武士俑的塑造比起一般的陶俑要更加精细,对表情神态和发髻、甲片、履底等的刻画生动传神,并且文物原本的彩绘保存状况极好,真实表现了秦军作战的情景。”国博工作人员说,立射武士俑反映了秦代远程部队弓弩兵的作战方式,与跪射武士俑相配合再现了远射作战的场景。

  展览中的长乐未央单元展现当时上层社会的生活,全面展示汉代王公贵族灯光摇曳、熏香袅袅、珍馐满案、美酒飘香的奢华生活,可窥见大汉王朝的富强、物质的充裕、市场的活跃和文化的发达。其中,西汉长信宫灯最引人注目,其于1968年在河北中山靖王刘胜妻窦绾墓中出土。宫灯灯体为一通体鎏金、双手执灯跽坐的宫女,神态恬静优雅。长信宫灯设计十分巧妙,宫女一手执灯,另一手袖似在挡风,实为虹管,用以吸收油烟,既防止了空气污染,又有审美价值。该宫灯还有“长信”字样,为窦太后居所长信宫中使用,故名“长信宫灯”。

  “这些文物单体展出时都是国之瑰宝,但只能管窥历史缩影,只有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一同展出才够震撼,反映一个时代的历史风貌与文化全景。”来自陕西的游客陈先生国庆期间观展后感慨。“秦汉文明要作为一个整体来思考,如何解读秦汉持续400多年深厚而灿烂的文明?可以说展览的每一件文物都具代表性。”单月英表示。

  丝路和鸣,声声不息

  在丝路交通单元,展览再现了秦汉时期丝绸之路的开通及与域外的文化交流。

  公元前138年,汉武帝派遣张骞出使西域,东西方之间的文化交流也进入了新纪元,由先前自发的邻近地区之间的自然传布转变为在中原王朝部署下的自觉交流,形成了后人所称道的丝绸之路。这条丝绸之路被称作“绿洲丝绸之路”或“沙漠丝绸之路”,以长安和罗马作为两端。当时与汉朝遣使通好的国家除了周边诸国外,还有遥远的条支(今伊拉克)和大秦(罗马)。海上丝绸之路在秦汉时期即已成形,汉政府积极开展与域外的海路交流,在徐闻、合浦等港口启航远行、通使互贸。

  本单元选取20余件展品,既有域外舶来品,也有融合异域文化因素的中国制品,它们共同见证了秦汉时期中国与域外友好往来和文化交流,也是对“文明因交流而多彩,文明因互鉴而丰富”的有力证明。“丝绸之路的开通与发展将秦汉王朝与域外联系起来,中国的丝绸、漆器、铜镜等源源不断向外输出,域外珍奇物品也陆续输入中国,使异域文化逐渐融入汉文化,有力地促进了秦汉时期中国与周边国家以及西方国家的文化交流,充分显示了大一统的秦汉王朝的开放和包容胸怀。”单月英说。

  展览尾声部分展出了“中国大宁”鎏金青铜镜,其作为文化交流的使者,刚刚从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载誉归国。“湖南长沙出土的汉代‘中国大宁’鎏金青铜镜,在铭文中就出现了‘中国’字样,反映了当时广阔疆域上的人民已视自己的祖国为‘中国’,这也是秦汉时代为后人留下的意义最为深远的文化遗产。”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表示。

跪射俑
跪射俑
(责编:鲁婧、王鹤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