婺州窑堆塑艺术鉴赏(二)

雷国强

2017年05月15日09:46  来源:美术报
 
原标题:婺州窑堆塑艺术鉴赏(二)

青瓷辟邪烛台

堆塑艺术呈多样化发展态势

婺州窑制瓷历史悠久,窑工们在长期生产实践中,积累了极为丰富的堆塑艺术经验。从堆塑艺术的发展历史过程来看,这种堆塑艺术是渐进成熟和多样发展的。如东汉时期五联罐上堆塑的飞禽走兽,信手而捏,较为粗犷;三国西晋时期谷仓罐之上的堆塑艺术比前期细致,并应用模印粘贴工艺,除继续堆塑人物、动物外还模印骑士俑、佛像、铺首衔环以及各类人物等,技巧比前期精细,特别是各类人物神态生动,造型丰富,形象逼真。唐宋时期堆塑则更为广泛,造型新颖别致,既细腻又洒脱,典雅大方,惟妙惟肖,达到疏不嫌其稀,多不嫌其满的艺术境界。

婺州窑堆塑的艺术特点

婺州窑堆塑的艺术特点,可以从其堆塑创作与制作的艺术情感和堆塑作品的造型概括性以及作品整体面貌风格特征等角度分析讨论入手进行归类,可分为写实的艺术追求、简练与意象并举的造型艺术表现特征、古拙朴素的艺术面貌、阳刚雄健与阴柔飘逸共济的艺术风格。

写实的艺术追求

婺州窑堆塑写实的艺术风格追求,并不表现在具体物象如动物、人体、实物的形体逼真上的模仿,而是其题材内容上的写实。通俗而言,婺州窑的堆塑艺术作品,就是当时婺州窑窑工用手中的粘土与窑中的烈火忠实地记录了他们所处的时代环境与人物活动及动植物的形态。

如:1990年9月义乌市青口乡江干村出土,现珍藏于浙江省金华市义乌博物馆的西晋青瓷堆塑罐。这只堆塑罐口部堆塑有两层楼阁,其造型为重檐庑殿顶阁,周遭堆塑有熊俑、犬俑、飞鸟。其建筑形制特别写实,重檐庑殿之门阙,上下两段均开有小门。这只西晋青瓷堆塑罐忠实记录了当时建筑的风貌。再如:1980年出土于浙江省金华永康市北宋纪年墓,现珍藏于永康市博物馆的国家一级文物,北宋婺州窑堆塑人兽纹盖瓶,堆塑人物形神兼备,布局错落有致,真实反映了北宋时期婺州地区的丧葬习俗。

此外,婺州窑堆塑作品中堆塑了大量的动物及日常生活用具模型。动物类有熊、牛、兔、马、猴、龟、蛙、虎、鳖、蟾蜍、鼠、蛇、鱼、爬虫、狮等。生活用具有缸、炉、火盆、水井、磨、垄、水田、鸡笼、狗圈、猪栏、羊舍等。反映当时人们信仰观念的瑞禽神兽之形象有龙、凤、玄武、白虎、朱雀、青龙、辟邪、麒麟等。人物类的有带冠执笏的天官、手捧书卷的佛道人物、站立的男女人俑、杂耍百戏人俑、持刀握枪的武士等。

这些婺州窑的堆塑作品,具有生动鲜明的个性形象,而且具有明显的现实生活的纪实模写风格,所以它们不仅让我们欣赏到古代匠师高超的堆塑技艺,而且还为我们研究当时这一区域先民生活的社会经济、民间风俗、民间信仰等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和场景。

三国青瓷谷仓罐

高度概括的造型艺术表现特征

婺州窑堆塑艺术作品的创造者都是婺州窑青瓷制作的民间匠人,所以其作品有一股天然的质朴、简约、洗练、淳厚、单纯的原始艺术的神韵。在具体堆塑作品的物像造型上,婺州窑的堆塑艺术匠师不追求形似或物像的具体细节特征,还追求其堆塑对象的活动特征和神态之神韵。故尔,简练的造型、意象的神态就构成了婺州窑堆塑作品造型艺术的一个主要特征。

三国时期的堆塑作品如中国硅酸盐学会编《中国陶瓷》一书收录的一件婺州窑就十分典型地代表了婺州窑堆塑艺术造型风格上的简练与意象并举的特征。这件作品出土于浙江省武义县桐琴果园三国纪年墓葬。它是一件五联罐,上部的五个小罐堆塑成凹脸高鼻、圆眼正视的男性头像,中间的人物稳身端坐,左肩上驮一幼儿作托面贴耳的嬉耍状;周围四个人物稍低一头,均左手托腮,右手取左肩之搭巾以示恭候,手法传神,洗练简约,意象逼真,呼之欲出。

再如,浙江义乌市博物馆珍藏的一件西晋青瓷猪圈。其造型为圆筒形,平底微内凹。前方开一长方形送食口,器身上下各划弦纹两道,以长条形镂孔间隔表示栅栏,圈内塑猪一只,竖耳、睁目,面对送食口作觅食状。猪的形象简练,但其觅食动作逼真,静心观看鉴赏这件作品,仿佛能听到小猪觅食待喂之时的尖叫声。

正是婺州窑古代制瓷匠人的这种高超洗练、简约、意象逼真的堆塑造型能力,生动地再现了堆塑作品之中的人物或动物的神韵。造型的洗练与概括,神韵与体态的意象逼真,使婺州窑这类堆塑作品达到了写实与抽象,浪漫与现实的完美结合,具有极强的艺术感染力,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古拙朴素的艺术面貌

对称与平衡是婺州窑堆塑艺术作品的一个重要的特征。这种艺术处理手法,使作品产生了一种庄重与大方美观的气象。

讲究对称与平衡的装饰风格特点,在1981年6月义乌市尚经乡罗店村东晋义熙十年墓出土的一只青瓷辟邪烛台上表现得很明确。整体造型为一只蹲伏状的狮子,作昂首睁目、龇牙咧嘴状,两耳竖立,颈部饰卷曲鬃毛,背负一只圆筒,供插烛之用。器身对称刻划飞翼一对。四肢刻划有力,肌肉丰满,张力毕现,有极强的视觉冲击力。

婺州窑堆塑作品结构繁缛复杂,但讲究布局与整体的构思。如东阳博物馆珍藏的一只西晋时期青瓷堆塑罐。罐身分上部与器盖两大部分,共按6个层次的不同内容堆塑。最高层为罐盖顶堆塑为一幢重檐庑殿、围墙环绕、顶阁高立的建筑群。次一层之中心目标为对称的四个小罐口,其周围堆塑高崇的汉阙,以期与顶盖之重檐庑殿顶阁相照应以突现出其雄伟高大。再下层为罐之肩部,堆贴弹奏琵琶、拉琴、击铙的人俑一圈,为增加整体动感,在建筑之上堆塑展翅飞鸟。最下层,为罐之腹及中下部贴塑骑马人物及动物走兽模制贴塑像。这只堆塑罐讲究整体布局构思,虽层次繁多,内容繁杂,但突出了顶盖建筑主题和人物吹拉弹唱的活动场景,使我们感受到古代西晋时期人们的生活气息。

(责编:王鹤瑾、潘佳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