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只追求文人画的“笔简墨精” 或陷入窄小的范围

刘墉 范一直 王进玉

2017年05月04日08:26  来源:新快报
 
原标题:如果只追求文人画的 “笔简墨精” 很可能会陷入窄小的范围

  ■刘墉作品《龙山寺庆元宵》。

  文人画更直接地通向心灵。当然,艺术家的表达技巧需要经过锻炼,如果我们只追求 “笔简墨精”,或者是“以书入画”很可能会陷入比较窄小的范围。所以,包括康有为、梁启超、蔡元培他们好像都提过文人画限制了中国绘画的发展。我建议纯画家能够吸收更多文人画的精神,我也建议文人画家更多做一些锻炼,使得表现的宽度更大。

  ——刘墉谈文人画

  书坛时不时传出某人自创某某书体的新闻,且书体命名多冠以“发明者”姓氏,有的还向国家版权局申请该字体的著作权益。如某自创书体据称是篆、隶、行、草、楷五体之外的中国书法第六体。呵呵,且不说书法史上“欧体”“颜体”“柳体”“赵体”等主流书体,就是小众的赵佶“瘦金体”、郑板桥“六分半书”等,面对所谓的“第六体”,情何以堪?如仅从工艺或新型实用外观设计的层面看,自创书体或许体现了某种创新,但从中国千年书法传统看,自创书体在书坛时有所闻,真不知是书法界的幸还是不幸?

  台湾的唐诺有一篇《书家》,讲到擅书法的张大春被人问及“张大春体”,张大春的回应意外地沉静,仿佛不知语从何起。他边说边想,“像进入自省的零落,回答大意是——好的字那么多,你看、你学、你跟着哪个字这样写那样写都来不及了,哪还有什么自己的体不自己的体的问题……”

  木心在《文学回忆录》中说:“古代,群山重重,你怎么超越得过。有人对我说,洞庭湖出一书法家,超过王羲之。我说:操他妈。”这是木心书面文字中唯一的粗话。而那些传统功夫不过关且奢谈创新的书法家,如歇后语所说:“光着屁股进当铺——拿什么当钱?”

  ——范一直

  近日,我给朋友们推荐了《人民的名义》这部剧,理由是:它以文艺的手法较为真实地撕开了现实生活的一角。但同时也写下了这么一段话:“不得不承认,在现实面前,文艺作品的表现很多时候远比生活本身要低级、贫乏、苍白得多。所谓文艺来源于生活,这句话不假,但高于生活,就未必一定了,这需要具体情境、具体案例予以具体分析,不可一概而论。”

  有位画传统山水的画家看到我这段话后表示不服气,对我说:“你看,我画里的山水在现实中有这么美,这么富有意境,这么古色古香吗?”我明白他的意思,他的确也是个有想法、有抱负的画家。但想法归想法、抱负归抱负,才情和能力跟不上,任何的想法与抱负都很可能实现不了。其实我想跟他说的是,他还算不上是一位真正的画家,充其量只是个临摹家,其创作基本都是对着画册上的那些古画,或临摹或东拼西凑加以完成……

  殊不知,胸中有丘壑也好,自我造境也罢,都需要深厚底蕴和足够条件来支撑的。想想看,留在美术史上的古代画家们,哪一位不是腹有诗书的饱学之士?哪一位不是文化修养十分深厚的经纶之才?……反观当下,有多少画家敢称自己是读书破万卷的文化人?有多少画家能够写出一篇相对有思想深度的好文章,哪怕是一首很小的短诗?

  ——艺术评论家王进玉《文艺未必高于生活》

(责编:王鹤瑾、董子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