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绍青:李金发与林风眠之奇 

宋绍青

2017年04月17日09:40  来源:中国美术报
 

 一奇两人同为一乡人。李金发和林风眠都是广东梅县人,相隔不过30多公里,一个在梅南镇罗田上村,一个在白宫镇阁公岭。在同一时代同一小县,出现两位大师级艺术家,着实令人感到骄傲和自豪。

二奇两人同年同月隔日生。李金发生于1900年11月21日,林风眠则生于22日,相隔仅一天。

三奇两人同为梅州中学学生。两人在各自的山村读完私塾,进入小学,其后于同年考上梅州中学。林风眠师从梁伯聪先生,李金发的班主任是王漱眉先生,两位先生皆为当地有名学者,知识渊博,广育英才。李金发和林风眠在中学时,成为兄弟般的密友,一块参加“探骊诗社”,一块在这个校园的沃土中茁壮成长。他们俩于1919年毕业后,又同赴上海深造。林风眠家中贫寒,李金发借了十块大洋给林风眠,后来,林风眠在过年时偶然把十块大洋押宝,赢得了一笔钱,作为赴上海的路费。

四奇两人同为志愿赴法勤工俭学。两人到上海后,虽不在同校学习,但常有联络。1919年12月,李金发获悉赴法留学名额未满,可以报名,便邀林风眠一块同行,而林风眠正有此意,一拍即合,筹款赴法。李金发把家中寄来的学费和退房租金作为两人共同资费,与李立三、蔡畅、秦邦宪等一批热血青年同船赴法勤工俭学。两位老乡同进一个法文学校学习,亲如手足。他们又同去巴黎国立美术学院深造,林风眠学的是油画,李金发则攻读雕塑。1922年二人又同去德国游学。留学期间林风眠举办了个人画展,而李金发则完成两部象征派诗歌集。

五奇两人同为德国女郎的东床快婿,各携佳丽回巴黎结婚。李金发和林风眠到德国后,租住在一个廉价的贫民区。一天,李金发在房中创作诗歌时,一阵悠扬的琴声飘然而至,悦耳动听。后来知道吹口琴的是一位插班在美术系学绘画的德国少女。他们于是相识相恋。而林风眠则在马克兑换市场讨价还价时,因德语不行,一位德国女郎帮助他和那人讨价还价。林风眠蓦然回首,心猛烈跳动起来,真是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两人一见钟情,不久便相爱了。两位同乡各自携着德国女郎回到巴黎结婚,演绎了才子风流的异国经典爱情故事。

六奇两人回国渐有矛盾。一对兄弟般的同乡,回国后,也许因为彼此太知根底,反而生疏起来。林风眠回国后,工作顺心,一路青云,很快当上国立艺术院院长,李金发在他手下任雕塑系主任。李金发认为林风眠水平有限,曾向蔡元培反映,希望让他当院长。因此,两人矛盾渐生。但奇怪的是,二人表面都非常好,两家在葛岭之下比邻而居,经常串门。两位外国太太也携手出没于西子湖畔,四人同行,成为杭州最引人注目的一道风景。同时,两人的异国夫人都是学美术的,林、李太太分别学雕塑和绘画,与丈夫恰巧相反,何等奇巧。

由于他们所处的时代,受到西方现代生活的熏陶,而且是年轻气盛,都有着狂放、不轻易认输的性格,对某些问题意见不一致时,难免争论得面红耳赤,因为他们太优秀了,优秀得不可相容,欲比高低,可谓是“一山难容二虎”。最后,李金发离开国立艺术院,另起炉灶,迷恋创作他的象征派诗歌,出版了《微雨》《凶年与食客》《为幸福而歌》,被誉为象征诗派先驱。而林风眠也卓有成就,成为画坛一代大师。

后来,他们两人很少来往,最后发展到几十年不曾见面的境地。但不管怎么样,我们不必追究他们之间的人事分异,他们两人的生平六奇和艺术成就,就足以让我们为之感叹不已了,他们的一生,就像艺术天空中的光彩照人的双星。

(责编:鲁婧、潘佳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