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的核心价值,就在汉字的书写之中

2017年03月07日08:20  来源:新快报
 
原标题:中国文化的核心价值,就在汉字的书写之中

  ■李鹏程书写清代张维屏的《三元里》,500cm×900cm。

  ■李鹏程书写条幅,是明人诗句“广南富庶天下闻,四时风气长如春”。500cm×130cm。

  ■草书扇面“心动”,220cm×350cm。

  广州市文联主席李鹏程谈书法创作:

  自幼受家庭影响,临习历代名家碑帖,数十载习字不辍。中学时代第一次发表书法作品并被媒体介绍,大学期间举办个人书画作品展。广州市文联主席李鹏程求学之路虽不能说顺利坦荡,甚至也不乏曲折艰难,但对书法学习的追求,却初心不移,谈及书法对自己的影响,李鹏程说:“书法成为我生活和生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收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

  很长一段时间,与父亲同坐一张桌前写毛笔字

  收藏周刊:据了解,您的书法入门,主要得益于父亲?

  李鹏程:我学习书法的启蒙老师是父亲。父亲是一位小学老师,钢笔字写得很好,毛笔字也不错。在我的心目中, 他写的书法是那样的完美、娴熟,大大小小各种字体都会写。他的字总是那么端庄有力,很是让我着迷。他在我们当地小有名气,登门求字者甚多。父亲是个好客之人,为来者写字,有求必应,而且总是吆喝我去磨墨抻纸。特别是春节前那些日子,他在一张大大的乒乓球台前不停地写对联,我就在旁边磨墨、按纸、晾对联,不断地有人送来红纸,地上摆满了一条一条的对联。看着他手中的笔在纸上尽情地挥洒出潇洒的书迹,我幼小的心灵里便慢慢地被播下了书法的种子。

  收藏周刊:在细节上,他会具体引导吗?

  李鹏程:童年时光最深记忆,除了游玩嬉戏,我与父亲竟然有相当一部分时间是坐在同一张桌子前写毛笔字。从三四岁开始,父亲规定我每日一张,且要签上日期。纸是父亲选的,格子是他亲自画上去的。他亲自教课,什么字要有筋骨、有向背、有变化,还有“点”、为什么有“横”有“竖”,有“撇”有“捺”还有“侧”……这些我并不能都听懂,父亲却兴致盎然,滔滔不绝,直到母亲一再喊我们吃饭才作罢。

  我小小的手拿不稳笔,父亲便端来一把高凳,坐在我后面,用他的手握着我的手,父亲的手非常有力气,非常稳定,毛笔笔锋在他有力的大手控制下移动。我看着毛笔的黑墨,一点一滴,一笔一画,慢慢渗透填满红色双钩围成的轮廓。我偷偷感觉着父亲手掌心的温度,感觉着爸爸在我脑后均匀平稳的呼吸。那一幕我印象很深,事实上我对书法课最初最深的记忆,并不只是写字,而是与爸爸如此亲近的身体接触,感受到那种亲切又严肃的气场。

  书法初学柳公权、欧阳询,后溯秦汉、魏晋

  收藏周刊:据了解,大学期间,您得到了不少名家指导?

  李鹏程:由于出色的书法,在大学组织书画社、开设培训班可谓如鱼得水,并深得吴三立、何绍甲、麦华三、傅宗堃、麦兆萱、张桂光等老师的指导和亲授。有幸的是,人生第一份工作竟是在大学当书法老师。我数十载习字不辍,先后问业于商承祚、秦咢生、启功、沈鹏、欧阳中石、张海、陈永正等老师。

  收藏周刊:这么多年来,您如何追求属于自己的艺术风格?

  李鹏程:书法初学柳公权、颜真卿、欧阳询,后溯秦汉、魏晋。大概因为从小就受严格的家训,我的骨子里总有一种传统的情结,崇尚“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均衡和谐,追求“不激不厉,而风规自远”的风格,这也是儒家中庸思想对书法的深刻影响。

  当代书家和书法面临的重大问题是:如何让古老的艺术重焕光彩?如何让书法展现当今时代的特点,这是每一位有作为且善于思考的作者都不能回避的问题。所以在每一件作品、每一场活动,在主题确定、整体策划、创作方式、作品美饰、展厅装置等诸多方面都勇于探索,锐意创新。当然,所有的形式创新和探索,都应该建立在合情合理之上。

  书法是中国最直白的哲学,是抒发心迹的艺术

  收藏周刊:书法是心性的流露?

  李鹏程:所谓中国艺术是哲学,西方艺术是科学。我认为,书法是中国最直白的哲学,汉字书写的基本元素影响了中国人的文化和思维。字是对画的简易,线是对面与体的简易,程式是对自然主义的简易。书家对自己创作的定位,对作品结体关系、气韵脉势的把握,常常考验着他“简易”事物的能力。每一笔怎么放,互相之间的度,怎么把握,笔画之间的退让,教育的正是人与人之间的谦让,书法是一种可以通过笔杆子抒发心迹的艺术,书法是心的迹象、境的融化,是以艺术方式表达出的人格之美。书法作品依附于心境高远,心境豁达又凝显于笔端。在我自己的创作中,也并不拘泥于书体,主要是表现书法精神。

  我印象中,初学书法,九宫格就使我学习了“界限”、“纪律”、“规矩”和“责任”。童年的书写,是最早对“规矩”的学习。“规”造就曲线,“矩”限定直线;圆是圆,方是方。学习直线的耿直,也学习曲线的婉转;学习“方”的端正,也学习“圆”的包容。写书法让我领悟到无论做人还是做事,都要做到辩证统一,如理智与情感,规律与自由,人工和造化,形式和内容,其中蕴含了儒家的中庸和谐统一的最高境界。儒家讲求以出世之心做入世之事,就是讲究知行合一,要有心静、平和出世之心,不贪、不痴、不愠、不怒,发挥主观能动性做入世之事。我在写字的过程中总是会想到这些,这种观念慢慢形成了一种思维习惯和价值取向。大概只有汉字的书写学习里,才包含了一生做人处事漫长的“规矩”的学习吧!中国文化的核心价值,其实就在汉字的书写之中。

  “中国人有‘文章千古事,书法万年传’的说法。多年来,汉字书写对于我像一种修行。”

  “书法是心的迹象、境的融化,是以艺术方式表达出的人格之美,她给我足够的探索和思考空间,她带我走过五千年的文化隧道。与她相伴,心灵得到滋润和净化,生命不再苍白。书法已经成为我生活和生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李鹏程谈书法对他的影响

  名家点评

  “书法是最能代表中国传统文化的艺术。墨舞广州分享展,展示了广州的书法艺术高度,非常有意义,对推动文化知识回归,激活中华文明的优秀基因非常有意义。”

  ——广东省文联原主席刘斯奋

  “在广州文艺市民空间,举行这样一种诗书对话的形式非常有意义,文学通过书法进一步展现,诗歌通过音乐和舞蹈来展示,体现了艺术的相通相融。这次活动对于讲好广州的故事,展现广州的精神,以及提升岭南文化自信力,增强广州城市的影响力都会有极大的推动作用。”

  ——广东省作协主席蒋述卓

  “今天这个展览叫‘诗书艺术分享展’,是传承岭南书法文脉一个很好的展览。我认为展览既传承了岭南书家探索与创新的书风,又彰显了岭南书家‘内外兼修’之功力。广东书法家群体整体文化水平很高,本次展览也展示出广州作为岭南文化中心诗书的水平和风采。”

  ——广东省书协主席张桂光

(责编:鲁婧、董子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