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铁佩古城与“贰师”遗迹

乔鲁京

2017年02月17日08:59  来源:北京晚报
 
原标题:明铁佩古城与“贰师”遗迹

  明铁佩古城遗址标志碑

  因墓葬被考古学家发现,汉废帝、海昏侯刘贺在2016年成为市井皆知的人物。其实翻阅史书,关于刘贺的记载和他父亲昌邑哀王刘髆一样少得可怜,反倒是刘贺的奶奶李夫人、舅爷李广利鼎鼎有名。《汉书》中说:“李广利,女弟李夫人有宠于上,产昌邑哀王。太初元年,以广利为贰师将军,发属国六千骑及郡国恶少年数万人以往,期至贰师城取善马,故号贰师将军。”为获取汗血宝马,也为了让小舅子建功立业,两千一百多年前,汉武帝派李广利远征西域大宛国,兵锋直指贰师城。大抵“贰师”与“奥什”谐音之故,今人多认定“贰师”在吉尔吉斯共和国的第二大城市奥什。

  2016年深秋,我来到乌兹别克斯坦的安集延州首府安集延市,此地距离奥什只有约半小时车程,可惜国境线阻隔了我前行的脚步。遗憾之余,我动身赴安集延州的马哈马特县,寻访一个叫作“明铁佩”的古城遗址,这座古城据说也是大宛国的一处重要都会遗址。当我抵达明铁佩时,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工作人员,正和乌方工作人员一道对古城遗址进行发掘。事实上从2012年起,中乌便已对明铁佩展开合作发掘,这是中国国家级的考古队伍第一次走出国门,在国外田野展开考古工作。

  我和中乌联合考古队中方执行领队、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朱岩石相识多年,站在明铁佩古城高大的西城门遗址上,听朱先生一如既往平静地叙述,却能感受他心中掩盖不住的兴奋。他告诉我,我们脚下的城墙只是内城,经过持续数年考古勘探和发掘,他和伙伴们刚刚发现了明铁佩的外城。尤其可观的是外城四面城墙大体可以复原围合,由此使得明铁佩古城的面积从四十万平方米一举扩大到二百七十三万平方米,成为公元前后费尔干纳盆地里面积最大的城址。

  不过朱先生的结论还是比较谨慎,他一再对我表示:“明铁佩兴盛于公元前一世纪,在公元三四世纪时衰落。它的活跃期和西汉同时,应与中国历史文献中记载的大宛国有密切关系。” 反倒是中乌联合考古队乌方执行领队、乌兹别克斯坦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马特巴巴伊夫说的话痛快豪爽:“明铁佩是丝绸之路上的重要交通枢纽。通过这几年的发掘,我们确认明铁佩就是贰师城!”

  《史记·大宛列传》载,张骞第一次出使西域时,曾和随从一路向西,最终翻过葱岭,也就是今天的帕米尔高原,到达地处中亚费尔干纳盆地的大宛。而大宛也由此成为张骞抵达的第一个西域国家。如今的明铁佩古城里,遍植果木,一片田园牧歌的怡人风景,恍然之间不禁畅想,当年张骞曾见到的西域大宛国,是否就是我眼前所见的景象?

  记得有考古队员告诉我,在乌兹别克语中,“明铁佩”的意思是“很多的小山丘”。可惜苏联时期的垦荒使得许多山丘被夷平,古城内如今只剩下两座规模较大的夯土丘陵。我登上其中最高的丘陵,顺着考古队员指引的方向眺望,据说三公里外就是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的国境线,隐约可以看到更远处费尔干纳盆地边缘的山脉。也许当年持节的张骞就是从其中某个山口走来,也许而后李广利和他率领的“六千骑及郡国恶少年数万人”也是从那个山口气势汹汹奔来,也许汗血宝马就从我脚下的明铁佩古城出发,穿过那个山口一路向东,远赴长安……

  明铁佩、奥什,谁才是真正的“贰师”?或许永远没有确切的答案。告别明铁佩,离开安集延,心头还惦念未来有朝一日去奥什的我,更感慨的是即使没有张骞、李广利来过,这里仍是一片神奇的土地——1483年巴布尔就在这里降生,是他开创了统治印度次大陆三百年的莫卧儿帝国;这里还矗立着中亚地区最神圣的苏莱曼圣山。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也都孕育着属于自己的寻常故事与英雄传奇。

(责编:鲁婧、董子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