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年说鸡缘:立春日佩戴“春鸡”物

赵国春

2017年02月07日08:25  来源:中国文化报
 
原标题:鸡年说鸡缘:立春日佩戴“春鸡”物

  赵国春

  进入腊月,年味越来越浓了。买年货,蒸干粮,扫房子。我家今年又增加了一项,买本命年避邪用的红色内衣。按着我国传统的生肖排序,二○一七年属于鸡年。这一年,不仅是我和夫人的本命年,也是儿子儿媳的本命年。

  在我国最早记录十二生肖的是东汉王充所著《论衡》。“生”者,所生之年也;“肖”者,类似、相似也。后来人们认为,人出生在哪一年就属于哪一年的动物。

  我家和鸡的缘分还不浅呢。母亲是属鸡的,第二个本命年里生了我。妻子也是属鸡的,在她的第二个本命年里,生了我们的儿子。后来,儿子娶了媳妇也属鸡。在孙女出生前那几年里,我家百分之百属鸡。听老人们讲,不管什么属相,一家人都是一个属相难找,也会带来好运。

  有好运,也得好人为。记得我小时候常听母亲讲:属鸡的好,属鸡的刨着吃,将来会过日子。从当时的社会经济状况和家庭收入来看,如果不会过日子,又该怎么生活呢?我家七口人,全靠爸爸挣钱养活,日子过得紧紧巴巴。

  说来也巧,那年《农垦工人》杂志在搞纪念创刊一周年活动时,我作为杂志社的特约记者,得到了赠送给我的一枚金鸡纪念币。后来妻子过生日时,我找出这枚纪念币郑重地送给妻子。妻子接过纪念币说:“等以后儿子过生日时,我再把纪念币赠送给他,真不愧是属鸡的,还那么会过呀!”

  按理说,眼下生活比以前富裕了,也不用像以前那样过得那么仔细了。可目前我国还有一些贫困地区的孩子们,因为交不起学费而辍学。我们的小家庭也不具备高消费的条件,母亲说的那种鸡“刨着吃”的精神不能丢。

  其实,属啥与人品行无关,只是后来家庭的熏陶、社会的影响、本人修行的结果。

  后来年龄越来越大了,我对鸡的精神也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一九九四年夏天,我陪同曾经在北大荒劳动过的文化名人吴祖光、丁聪到农场回访。一路上,吴祖光先生为大家题写最多的一句话:生正逢时。等我请他写字的时候,他让我自己出内容,我选择了:闻鸡起舞。我对这个词还是有一定的理解的。二十年后,我把这个珍贵的条幅,印到我的散文集上。

  据載:“闻鸡起舞”的故事源自晋代《晋书·祖逖传》。祖逖和刘琨在年轻时都有远大的志向,发誓要驱逐入侵的外族,振兴晋朝。他俩常常同睡一床,枕戈待旦。半夜过后,他们就竞听鸡叫,互比谁起得早。闻鸡一叫,两人马上从热被窝里跳出来,跑到庭院去舞剑戟,刻苦练武,准备随时为国效劳。后来,他俩都成了名人。

  我有个南方的画家朋友,在我生日前夕,特意为我寄来了他的大作《富贵吉祥》,画的是一幅神采奕奕的大公鸡。

  据说,太阳里有一只公鸡,公鸡不仅以勇敢而且以慈善受到赞美,它总是召唤母鸡来吃它所找到的食物。此外,公鸡还象征着信赖,因为它从不耽误报告时辰。它还代表男性的精力。

  公鸡大鸣表示“功名”。由于鸡冠的“冠”与“官”同音,因此,在民间以一只有着漂亮鸡冠的公鸡为赠礼,就表示希望对方能够获得官职。一只公鸡与五只小鸡在一起,暗示父亲的责任是教育他的五个孩子。

  有一种和鸡有关的民俗,现在不多见了。每年立春那天,汉族人在儿童衣袖上缀一个红布做的鸡,鸡谐音“吉”,因立春日佩戴,故称“春鸡”。认为佩戴此物,可使儿童大吉大利。

  我国云南彝族妇女也有戴鸡冠帽的习俗。因形如雄鸡鸡冠,顶上高耸鸡冠形饰物,并饰有大小银泡,表示星星和月亮,象征光明永远伴随。

  鸡在苗族有很高的地位,他们视鸡为灵禽,传说中把鸡看作是太阳的舅舅,每天叫起太阳。

  在龙山文化时期的三门峡庙底沟居民点的遗址中,发掘出属于新石器时期的鸡腿骨和前翅骨,在湖北京山县屈岭发现了陶鸡的艺术珍品,在西安半坡仰韶文化遗址,也发现了鸡骨。说明在原始氏族社会,我国已开始养鸡,距今已有五六千年了。

  其实,有一件事我很不理解。鸡有这么多优点,编成语时,谁给鸡编了那么多莫须有的罪名,褒义的词都给谁用?什么小肚鸡肠、鸡鸣狗盗、鸡犬升天、鸡犬不宁、鸡飞蛋打、鸡零狗碎、杀鸡取卵、杀鸡焉用牛刀等。更可气的是,最后不管和鸡有没有关系,为了震慑猴子,还是把鸡杀了,杀鸡骇猴。

  在十二属相里,没有一个像鸡这样受到不公的待遇了。可有一个特殊的待遇,是其他十一个属相都没有的,那就是我们祖国的版图,就是一个引吭高歌的雄鸡。毛泽东主席也曾在著名的诗篇里写道:一唱雄鸡天下白。

  不管属啥,我们应当充分相信自己,相信人的命运就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只要我们努力工作、勤奋学习,不断地创新,每个人都会拥有成功的人生和美好的未来。

 

(责编:董子龙、潘佳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