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行空 出神入化

霜凝(唐双宁)大写意抽象马赏析

曾祥玉

2020年10月24日13:36  来源:人民网-书画频道
 

古往今来,画马的人不少。但像霜凝以狂草入画,融入他极为擅长并独树一帜的抽象画风,仅以单一线条的变幻莫测寥寥数笔,便将各种姿态的马呼之欲出,或狂放不羁、或健硕膘悍、或腾空飞奔、或昂首嘶鸣、或马蹄声疾、或力拔千钧、或娇憨可掬、或温驯活泼、或左顾右盼、或一骑绝尘、或嘻戏打闹、或万马奔腾……用笔稳准狠,可谓入木三分、力透纸背。中国画的大写意讲求“遗貌取神”“得意忘形”,浇胸中块垒,抒写“与天地精神相往来”之浩然正气,又即“澄怀味象”、顿入大道之堂的正大气象。关于“抽象”是基于西方科学理性,以极简的思维逻辑归纳还原一种相对稳定的秩序韵律感。霜凝笔下蕴育的东方人的智慧哲学,以诗为魂,以书为骨,以抽象的律动为韵,在冲动的才情与多维的理性操控之下,在他独有的诗意空间与自在场中卓然生发出了自家的绘画样式、个性气质。

回顾千百年来画马史,代不乏人。从唐代的曹霸、陈闳、韩幹到宋代的李公麟、张翼、黄宗道,金代的赵霖,元代的赵孟頫、任仁发,龚开,清代的郎士宁、丁观鹏,以及近代的徐悲鸿、尹瘦石等,不一而足。而无论被称为史上画马第一人的韩幹,还是成就在韩幹之上的李公麟,或具划时代意义的徐悲鸿,虽不断的探索创新,但可以说总体上还没能脱离写实的窠臼。而当代画家贾浩义(老甲)却一反传统,基本跳出了形的桎梏,以浓墨重彩的激烈笔触和狂飞肆舞的纵刷横涂,以块面组合的冲击力颠覆了“笔墨造型”的传统写意手法,开辟出了“真似”与“真不似”间的“非常大写意”的画马艺术现代格局,这与黄宾虹先生的“绝似”“绝不似”在哲学意旨上殊途同归。

书画家霜凝受到老甲的启发,携狂草笔意写就他心中的马,可谓“画中有书,书中有画”,他以汉字艺术独有的极其简约凝练的空间维度与思维模式,使得他笔下的气象直接推知诗意的哲学。他重在表达一种气象,一股流淌在性灵中的勃勃生气。“以艺载道”“道器不二”,霜凝的意图并非要描绘现实中的马,他是充分借助马的精气神在视觉层面充分表达线条的空间魅力,形而上说,即是一阴一阳之“线性”“道性”,一笔写出个“道”字来,真高妙也。

若说充实层面,形而中谓之心,心寓中庸。霜凝并自觉融入了西方的抽象极简主义、立体主义、表现主义等方法,同时和中国传统儒、释、道精神相结合,以他诗人的浪漫语言,进行了跨时空的多元融合和完美嫁接,使得看似简单的画面,因线条所传达的气韵律动与真切情感,弥漫出现代工业文明时代下的人文气息与深度情怀。

霜凝的马画创作,大致可分两个阶段。其第一阶段始于9年前受老甲启发,将狂草书法中的“点、横、撇、纳、竖”,娴熟地挥就于笔端,再结合他对墨的“干、湿、浓、淡、无”的巧妙运用,而使他笔下的马欢蹦乱跳或温驯可爱或勇猛狂放。

(责编:刘喆、鲁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