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绮文:刚健豪迈女虎头

2018年08月22日08:56  来源:中国美术报网
 
原标题:雅人艺事 | 沈绮文:刚健豪迈女虎头

meishubao/2018052212284739200.jpg

沈绮文海报

沈绮文:刚健豪迈女虎头

鱼丽

结屋危崖住几年,何人能无赏苍烟。寒枝挂月新篁泾,此是云林水墨禅。

——冯超然为沈绮文画题诗

  “冯门女弟子”

  1926年冬天,冯超然的女弟子毛孟琰领来一位女生,名叫沈绮文,原是学油画出身,将她介绍给老师冯超然。沈绮文见到冯超然,将自己的油画作品《冬景图》呈上,冯超然一看,凇风霜影,云团朵朵,原野皑皑,白雪满枝,笔致挺秀,意态清隽。于是决定收她为入室女弟子,还为她取了一个艺名,叫沈琇华。

  沈绮文生于1909年,是清末民初著名画家冯超然为数众多的女弟子之一。海上画派有“三吴一冯”之说,其中“一冯”,即是冯超然。于此可见冯超然当时的地位。冯超然善绘人物,无论竹林高士,还是月下美女,都是得心应手;他的嵩山草堂,响誉海上,培养了陆俨少、张谷年、郑慕康、程芥子、陈小翠、汤义方等于山水、人物、花卉方面各擅胜场的绘画人才。而冯氏当年,尤以擅长教授女弟子而名满艺坛。中国现代绘画史,有说不完的故事,谈不尽的现象。冯超然的女弟子,即有值得一说的故事。

  列入冯氏门墙的所有女门生,老师冯超然都要给她们取艺名,而且名字中都有一个“华”字,如女儿冯佩方,名为冯佩华;谢林佩,名为谢瑶华;郑锦霞,名为郑琪华;孙铁崖,名为孙琼华;毛孟琰,名为毛琪华;沈绮文,名为沈琇华;张永芳,名为张琰华等,因冯氏认为国画是“国粹艺术”,仅中华民族所有,所以用“华”字,听起来舒服,而又有内涵。颇为有趣的是,他的如夫人叫王爱华,也有一个华字。只不过,名字却与此无关。这些“华”,围在冯超然身边,一起切蹉画艺,当然是墨涛常涌、笔花常开了。

  冯氏门下的闺阁女子,秉性温和,天资聪慧,耐心勤奋,所作书画,均带有浓厚的闺秀气度——端庄秀美、设色明净,多工笔而少写意,多设色而少泼墨。陈小蝶曾写文章对冯氏女弟子之画作有评论:“冯超然秀逸松灵,近于烟客,而人物花卉,实超山水之上。门墙桃李,女士为盛。凡在会中见有华字行者,率为超然子弟。其画皆美秀生韵,使人一望而知。”这样动人的风景如今难以再见,成为遥远的绝响的同时,也让人心头不免一直牵记惦念。于是寻书来读,《冯超然年谱》里,飘浮着那一代画家笔下的流云,琇华女史与那些女弟子们遭际,宛若过眼烟云,让人唏嘘。

  冯超然对沈琦文的《冬景图》印象颇深,命她专攻山水。从此之后,她笔下的粉墨飘摇,自是另一种风貌。在一群红颜弟子中,对于琇华女史,冯超然又别有一番赞誉,曾有“学啥象啥女弟子”之称赞。

  新中国成立前,沈绮文曾和冯文凤等人发起成立中国女子书画会,是和陈小翠、周錬霞等齐名的女画家,从此,她的身影就穿梭在古典传统的闺秀之间,在画苑艺林中经营自己人生的风景。

沈绮文绢本青绿山水小品

  “补花馆”里画猛虎

  闺秀女子喜欢给自己的书房取个典雅的斋名,沈琦文的斋名补花馆。虽是纸上风雅,但也不禁会让人想到其中的花木掩映、楼台殿阁。可是沈琦文并不钟情花花草草,她承冯超然之教,擅长山水,但最为出名的却是猛虎。

  她喜欢与陆俨少等人合作,每每由她画虎,陆俨少、应野平等人补景。一路画过去,虎姿生威。她和陆俨少合作的《虎》,画面中的两只老虎,一蹲一伏,各具情态。她和应野平合作的《猛虎下山图》,是青绿山水中的题识。她画过的《虎啸图》,是“一啸生风”,山水依然是那山水,一猛虎临于悬壁之上,令人生威,令人失色;还有,她于1976年作《虎视眈眈》《山君图》……读之,阅之,心中顿时浮起一股祥瑞的欣悦。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她笔下的猛虎固然威猛,但背后必有大量的积累,唯有钻研得深,才会出生艰辛的美感。从那一只只斑斓的猛虎上面,能够看出沈绮文没有辜负冯超然堂上那段浸润艺海的流金岁月。

  包铭新的《海上闺秀》新版,有沈绮文的专题介绍,细读之下,她的身影越发清晰起来,原来琇华女史也擅长工笔人物,曾画工笔月份牌和宣传画多种,被人认为不在杭穉英、郑曼陀之下。画惯了猛虎,偶尔画仕女、山水,沈绮文也别有情致。1930年的秋天,她画有一幅《松鹤图》,鹤画得“老尚能健”,松绘得“肥喜不痴”,笔墨苍劲,绝无细弱气,为此,老师冯超然大为赞赏。她的山水积翠连绵,花鸟清思飘逸,笔意苍劲遒丽,古拙幽深。上面疏疏淡淡录些古诗词,疏秀妍雅。那一缕逝去的古意,让人怀恋曾有的飘香情怀。

  昨日梨花今宵月,沈琦文的身世颇让人哀矜,她一度与其父游泰山以获取图稿,不幸其父失足蒙难,她痛心欲绝,搁笔数十载,后来,才恢复笔墨生涯,一腔深情付素绢。

陆俨少 沈绮文 双虎图

  陆俨少尊她为师姐

  说起来,沈绮文比陆俨少入冯氏之门还要早些。

  就在她入门后,过了几个月,1927年元旦,冯超然在旧作《除夕送穷图》上题款。旧历正月,陆俨少19岁,由王同愈介绍,拜识冯氏,遂为嵩山草堂的入室弟子。行过礼,冯先生第一句话就对他说:“学画要有殉道精神,终身以之,好好做学问,名利心不可太重。”这句话,给陆俨少留下深刻印象,终身铭记在心。陆俨少遇到她,得恭恭敬敬地称她一声“师姐”。

  她画斑斓猛虎,陆俨少会为她补山水之景。飞白流动的山水图中,如果缺少了那只猛虎,便少了许多生动的山水之意。

  在民国女画家笔墨集藏之中,上海画家沈绮文也是特立独行的一位。在我喜欢的闺秀画家里,性情的深处都是有点幽情的,彼此的审美意识甚至都有点相似,着意于画花,画鸟,画鱼,画蝶,借花鸟鱼蝶自写落花身世,但那些花鸟鱼蝶,只是翻开民国闺秀画家相册的一面。她们还有另一面,比如沈绮文,是个例外。她山水走兽人物皆能,尤其爱画虎,而且画得威猛有姿,虎虎生威。遂使闺秀画的风格显得博大,显得深邃,时有刚健,时有豪迈。

  女子画虎,竟然能够画得那么好,她的这种执着,竟是闺秀画苑风景中最动人不过的一种情怀。

  新中国成立后,陈小翠、周錬霞等人均入了上海中国画院,她因故未入,故而至今名气有所不如。她虽是风住尘香花已尽,但直到晚年,闺秀的底蕴还保留在她的身上。1981年,她曾在上海友谊商店办画展,陆俨少曾为学姐题“虎头妙迹开新面,虎岁新猷展佳章”的贺词。师兄妹二人深深浅浅写来,照应到的是那份浓浓的同门情意。

  晚年时,癸酉初春之一日,沈琦文回忆起60余年前为冯超然师所作画作,画面清旷、气息清雅,在搁笔一甲子有余之际,重在旧箧中得之,心中不禁涌起无限悲凉感慨。彩云易碎琉璃散,不堪回首的往事,让她心心念念。从此,追寻昔日风雅事,自写笺纸闻墨香。

  即使是身处新时代的我,看见这些平和温静的画境,也会勾起对过往的怀旧之情。很想上孔夫子网买一幅收藏把玩,感受画中云烟滋养。有识者告诉我说:别买,网上假货多,难辨认。这才一时罢手。

  人情多在回眸,深宵静夜,领略沈绮文抑扬顿挫的人生经历,高低沉浮,感悟她宣纸上的岁月风云,不觉东方之既白。

(责编:王鹤瑾、鲁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