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陶艺要建立自己的艺术观

高素娜

2018年05月02日08:47  来源:中国文化报
 
 完美的碎片(陶瓷装置) 鸿韦(中国)
 完美的碎片(陶瓷装置) 鸿韦(中国)
原标题:当代陶艺要建立自己的艺术观

  作为中国传统艺术形式之一的陶瓷,虽然仅用泥土烧制,却可完全表达出艺术家的情感和感悟。4月22日,“大道成器——国际当代陶艺作品展”在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开幕,来自海内外陶艺名家的83件作品相映成趣,基本涵盖了当代陶艺的各种风格、流派、材料、烧成和工艺。当天,以“全球化语境中的当代陶艺”为主题的学术研讨会同时举办,与会嘉宾围绕“陶艺全球化”“当代陶艺与当代艺术”“中国陶艺的未来发展”等问题进行了交流。

  中西并置 见微知著

  从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大厅拾级而上,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韩国艺术家李泽守的《重生》,他将在景德镇烧制的各种碗、碟等器物,摆放至固定于墙面的玻璃平台上,一级级、一层层,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形,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走进展厅,中国艺术家吕品昌的《金砖No.2-1》、美国艺术家马克·路佛德的《两位伊丽莎白》、日本艺术家深见陶治的《气(风立)》、拉脱维亚艺术家伊洛纳·洛莱姆的《兵升变(皇后)》……这些同台并置的中外作品无论气质、造型、线条、颜色,亦或观念和思考的维度,都有着明显差异。“展览既可看到具有传统艺术渊源的中国重要艺术家作品,也可看到风格独特的外国艺术家作品,将二者分类并置,是想让中国的现代陶艺置身于国际范围内观照呈现。这种视觉上的直接关联,可以省去许多理论上的高深晦涩与长篇大论所不能解决的问题。用现场直观的视觉来说明问题,形成对比,在被看到中形成判断。”本次展览学术主持、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陶瓷系主任白明说,相对而言,中国艺术家的作品更具传统之美,但样式上也有很多改变,而西方艺术家在借鉴传统和外来艺术方面则显得更加轻松和自主。

  “西方现当代陶艺的发展与现代艺术相关,深受抽象表现主义、波普艺术、超现实主义等艺术运动的影响。中国现代陶艺则是在本土传统和西方现代艺术的双重影响下发展而来,既有明显的本土中国风,又蕴含了一些流行的国际陶艺语言。”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副馆长杨冬江说,近年来,中国陶艺的发展日益多元化和个性化,中国陶艺家对本土传统与外来风格之间的处理越发成熟,与国际陶艺界的交流和互动明显增强。

  陶艺是重要的当代艺术形式

  中国艺术家鸿韦的《完美的碎片》、瑞士艺术家菲利普·巴尔德的《冰石》等作品,不仅材料涉及瓷土、木头、铁皮、不锈钢等多个种类,也呈现了艺术家对社会的关切和思考。“同样是装置,但是陶瓷艺术的集合形式与现成装置呈现的思维和观念完全不同。陶艺家选择了艰难、漫长甚至有风险的劳作方式制作一个又一个单体作品,这过程本身就是作品中极重要的精神与美学的组成部分,比简单的一种装置和现成物的集合,更具有人格魅力和创造价值。”白明说。

  在本次展览策展人徐虹看来,陶瓷装置既有当代艺术所强调的观念性,也有很好的视觉效果。“这与一位陶艺家重点在陶瓷从泥土到成器过程中的感受大不相同,因为他们更注重过程中每一环节的意味,对材料、时间、温度有更多细节上的斟酌,或者说他们更在意每一瞬间的永恒性,恨不能将自己投入炉火,将燃烧中陶瓷的每一次蜕变演化过程揭示给旁人,用以说明这一器物的神圣与永恒意义。因此,在对材料的深入研究,对制作的要求,对表达的准确和精深上,陶艺会给中国的当代艺术以启示。”徐虹说。

  “陶艺就是当代艺术。中国、日本、韩国等亚洲国家或意大利等西方国家,都已把陶艺作为重要的当代艺术形式在研究。”意大利法恩扎国际陶瓷博物馆馆长克劳迪娅·卡萨利说,在过去的20年中,陶艺已经成为当代艺术的共同语言,许多年轻艺术家甚至艺术大师也开始制作一些陶艺雕塑来展现非常感性的主题和想法,这是非常重要的当代艺术的表现形式。

  不盲目跟随当代艺术

  此次展览呈现了中外艺术家对当代文化的整体关注,对泥、釉、水、火等陶艺媒介的各种可能性探索,虽然不乏共同之处,但也有诸多明显差异。

  “这种不同反映了今天当代艺术关于陶艺全球化的命题。”在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群总馆长杭间看来,目前我国完全以陶艺作为主要创作手段的艺术家还不多,我国当代艺术理论界对于陶艺的关注也有限。经历了20世纪90年代的井喷以后,中国当代陶艺在本世纪初有一个非常微妙的发展停滞期。改革开放后,毕业于艺术院校的艺术家,尤其是设计专业和陶瓷设计专业的艺术家,从美国、日本等接触到了欧美以及东亚的现代陶艺,给中国的设计传统带来很大影响,且发展迅速。“但今天看来,当时的中国艺术家可能更多借鉴了现代陶艺的外在形式,而没有真正进入欧洲陶艺发展的内核,这种表面的移植可能是中国陶艺进入停滞期的一个重要节点。”杭间说,正所谓大器晚成,陶艺的思想和形态之间的关系值得艺术界进一步讨论。

  原国际陶艺学会亚洲区理事许以祺表示,世界陶瓷的成就从大范围看根基在中国。艺术在中国的发展比较平稳,更重视传统,但在西方却有很大变数,尤其20世纪以来西方艺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中国的陶艺并没有受此影响。“当代陶艺与其他当代艺术形式不同,它是陶器与科技的结合。虽然当代陶艺主要是观念性的,但是它离不开材料、技术、釉彩和烧制,所以不能盲目地跟着当代艺术跑。当代陶艺要建立自己的艺术观,可以将当代其他艺术的发展作为参考,择优而取。”许以祺说。

碗(陶瓷)  阿尔内·艾塞(挪威)
碗(陶瓷)  阿尔内·艾塞(挪威)
(责编:鲁婧、王鹤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