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十大俗气画家

仲敬干

2018年04月03日08:23  来源:美术报
 
原标题:警惕十大俗气画家

  林语堂先生曾有社会十大俗气之说,事实上,在书画界的某些人身上,除了有这些俗气之外,还裂变、分裂出特有的十大俗气。

  林语堂先生曾有社会十大俗气之说:一、腰有十文钱必振衣作响;二、每与人言必谈及贵戚;三、遇美人必急索登床;四、见到问路之人必作傲睨之态;五、与朋友相聚便喋喋高吟其酸腐诗文;六、头已花白却喜唱艳曲;七、施人一小惠便广布于众;八、与人交谈便借刁言以逞才;九、借人之债时其脸如丐,被人索偿时则其态如王;十、见人常多蜜语而背地却常揭人短处。

  事实上,在书画界的某些人身上,除了有上文的俗气之外,还裂变、分裂出特有的十大俗气。

  其一俗是:偶尔卖掉一幅画便逢人必说。画家的作品有销售是好事,但不至于逢人必说,逢文必提。记得一位画家在某画廊成交一幅画时,忽然间全天下都知道了。这有什么好说的呢?我基本知道其策略是:我的画有人要买,你们就不要再犹疑了。然而恰恰说明了你的作品被瞎猫碰上了,或是你的熟人当了无名英雄给你的一个安慰;所以是不是苦肉计,是不是钓鱼销售,谁知道呢?不过,自然成交也好,非正常成交也好罢;到处说大话,有多少说服力?真是俗不可耐。

  其二俗是:每与人言必谈必提是某位大师的关门弟子。学艺,在我们传统的土法“传帮带”中,一直是靠自悟。你既然是某位大师的关门弟子,你学了大师的哪些经验?学有所长,你又长在何处?我曾看过某公的一些作品,可以说是既不知怎么画,又不知要表达什么;画蛇添足,主次不分,绘画语言模糊不清,表现形式莫衷一是,本就是一团糟,还好意思说是某位大师的关门弟子。大师是关门了,但弟子不是你。一提大师,犹显你俗。

  其三俗是:遇美人必说,我什么时候给你画张写生。有时在饭局上碰到此场面,好生尴尬。事实上,急于表态,近乎失态。其俗在骨耳。

  其四俗是:见人问之作品价格,必作傲睨之态。余自幼比较喜欢交友,朋友多了,很自然地询画询价的便多了。记得我曾替友人问一位画家的作品价格,想不到画家黑着脸说:“我现在根本来不及画,上次在一场慈善拍卖会上,拍得很好。想要的话写意20万元一平尺,工笔50万元一平尺,还得等半年”。事实上,艺术品拍卖说明不了什么,价格与价值从来也不是一回事;而艺术作品在慈善这样的拍卖会上,往往又都是心向慈善人士的无为而为之争,就是没有拍卖这个环节,他们也一样会捐款献爱的。所以有人把作品上慈善拍卖当回事,当作开价的依据,真是幼稚了点。但我一想此公报价时的表情,觉得他连俗气都没俗在节点上。

  其五俗是:与朋友相聚便喋喋高谈其画无人能比,独一无二。文人墨客相聚,谈诗说艺本也常人常情。但是假若运气不好,遇到一位自我感觉十分自满,恰巧又是“活痨”画家,那这个相聚就失去了意义,所以有时候朋友设宴,我就会问:请些什么人参加,否则我会婉拒。记得我曾参加一个友人画展,很是不幸,正与传说中的“活痨”比肩而坐。有落座,至结束,大家都好像在忍辱负重听他的坐而论道。说到画画,他的画将来会超过张大千;说到书法,现在的画家字没有超过他;说到艺术市场,他将来会成为海上第二个谢稚柳;说到成就,他将来会被写入美术史。事实上,坐在这种环境下,并没有坐立不安之感,直接就是坐以待毙吧。

  其六俗是:头发已全落,却无美女不画画。记得有一老板要我组织一批画家到他的农庄去住两天,并画批画,费用照算。由我出面十位画家请好,笔墨纸砚已备好。可到晚上作画时,现场有两位画家就是不肯动笔。后经了解说是没有美女在边上研墨,没激情画。简直是岂有此理。你在家里就不画画了?也就是说,你那些作品都是在美人的陪同下才完成的?不过,既然出来到农庄了,就不能破例“挥泪对宫娥”一次?怎么会俗到这种地步?

  其七俗是:施一点小惠便广布于众。秀才人情纸半张,这是依随个人的长处说的,同样你让画家给开个治疗胆囊炎的方子,就比较难,画家能给的,或说最方便的,当然是画家的作品了。然而有的画家在给受灾人捐点小画时,那是唯恐天下不知。电视里播、广播里说、微信里推、报纸上刊、简介里写;搞得受灾人还在受罪,他们却广纳其名。我曾经称这种画家是“灾难画家”,你一般看不到他们,他们善于装神秘,不参加任何活动,坐等灾难出现,他才假惺惺地出境。实际上他是出来收取名声的。

  其八俗是:与人交谈便借得过什么大奖之类的以逞才。我早就说过:现在的画家,假若你在看完他们的简介时,大致印象是:没有没得过奖的,没有没得过一等奖的。按常理,能得奖,其作品必有过人之处,然而你真以为他们的作品有过人之处吗?我每遇有人跟我唠叨他得什么大奖之类的话,我就称肚子有点不好,假装上厕所去了。你得奖,管别人什么事,就是真得奖也是对过去的某一件作品而为,又不代表将来你的所作所为。但他们往往在乎这些没有意义的东西,并且津津乐道,乐此不疲。所以,你说得奖,我准得病。

  其九俗是:如遇老板则两眼发绿猥琐如丐。第九俗,我最有发言权。余曾言:凡是我策展的活动,绝不请画家的同行到场。同行与画家,基本是对手;如在老板面前,就不是对手了,便直接上升为杀手。记得在一画家画展的晚宴上,我带去一位大老板。当画家得知此人是大老板并且是狂买字画的大老板时,整个场子开始乱了,画家们也不规矩了,两眼发绿并且直勾勾。一时间向老板送名片的、送画册的、送小报的画家是来来往往络绎不绝;还有贴耳打同行画家的小报告的等等,反正是众怀鬼胎,各行其是,目的只有一个:让老板记住他,别的画家画得都不行。再看场里,真是其状如丐,其言悲哀,俗气冲天。

  其十俗是:见画家常多蜜语而背地却常揭人短处。十俗与九俗基本相似,但又有不同。表现在画家平素里要是见面了,便是张老李老的客气得不行,但假若是在背地就不同了。张老李老的各种不为人知的“轶闻”就出来了。如在美院考试不及格啦;写生时偷农民家东西啦;画画都是半成品给人家啦;把模特儿衣服藏起来啦等。年轻时谁都犯过小错误,所以犯不着这样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地数落人家的过往;你在说人家的短长时,正暴露了阁下的短处,俗套啊!

  以上“十俗”在书画界,我是常有所闻,更有所见;所谓大雅大俗,因没有大雅,所以也没有大俗?大俗在格局,即成格调之势;小俗在格斗,便成格杀勿论。呜呼哀哉,我看你们还能格斗到几时。

(责编:赫英海、鲁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