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的当代艺术化

2018年02月06日08:34  来源:美术报
 
原标题:漫画的当代艺术化

  “当代艺术化”这个问题在我看来远比“当代艺术”本身更加有趣,“作品如何展示”比“作品内容”本身更加重要。作品能否被成功地当代艺术化,标志着它们自身最终将从何种角度被解读,更意味着它们将被何种标准去评价、将进入何种系统参与生产与消费、将与何种资本连接。

  对于这个问题的追寻显然不能就此停止。“漫画”在这里其实可以转换成另一些词汇,如“扁平\超扁平艺术”、“涂鸦”等。这几个词汇在我看来其实近乎于同一个意思,它们散发着非常相近的气质,它们跃入当代艺术圈以后的展示方式非常趋同——换句话说,它们分享着近乎相近的美学观。美学在今天实际上意味着一种生活方式。比如近期腾讯推出的跳一跳小游戏,在色彩、形象、音效等方面的应用均可见微知著地体现出这种美学观:轻松的、愉悦的、可以被分享的、花费玩家零碎时间的、给人带来小小的麻烦感但不会对生活造成重大困扰的。这是一种具体的生活方式,它将大量适应人群卷入其中,成为一个被共享的公分母。

  村上隆其人和其作品已经成为这方面被无数次讨论的经典案例,他不但亲身示范,将“作为当代艺术的漫画实践”建构为一个艺术圈的神话,还通过仿效日本的漫画家工作室制度,来达到巩固美学观和持续积攒后辈人脉的作用。除此之外,村上隆于2002年创办了以“艺术选秀”闻名于艺术圈的比赛——“GEISAI”艺博会,打造美学领域的明星艺术家后辈。

  所以,在将“漫画当代艺术化”的问题上,村上隆毫无疑问是一位前卫艺术家。

  中国艺术家妮缪曾在“GEISAI”艺博会上获得名次,现居住于日本。2017年10月21日,她的个展“不要问我”在北京妙有艺术画廊举办,这是一场将这种漫画美学表达得非常丰沛的当代艺术展,在媒介选择和展示方式上尤其具有典型意义。

  在这个展览上,妮缪设计制作了12张虚拟海报,给人以整齐的直播和弹幕之感。海报内容全部是世界各地其他美术馆的妮缪个展,毫无疑问,全部都是假的,这只是一个玩笑。这12张图在社交平台上广泛流传,还未开展便已起到了很好的宣传效果。

  与之相反,主海报则使用了gif图的形式,与妮缪的作品如出一辙。

  妮缪的作品乍看之下与胡安·科内利尔非常相似,但她的画一般来说都是单幅的,一张画表达一个涵义,不追求连贯的叙事性,这就和传统漫画有一个比较大的区别。这些作品通常都会被做成各种各样的gif图,现场展示时,也会大量使用小格局和暗空间,来凸现荧幕上流光溢彩的视频效果。

  这也是为什么村上隆、妮缪、胡安·科内利尔等“扁平”艺术会得到普遍欢迎的原因,喜欢他们的观众可以是完完全全没有接受过任何专业美学教育的大众,这种美学教育曾经是知识分子式的,是现代主义的。而接纳以上展览的观众只要了解一点点漫画的阅读方式,熟悉漫画的观看体验,就可以轻易进入他们的艺术里。

  另外,试问,是拥有漫画阅读体验的公众多?还是接受过特定美学教育,有较高的美学素养的公众多?只有所谓的精英才会给出精英和大众的两难选择,而这种选择,难道不是一种虚妄的两难?

  当代的世界是一个平等的、充满各种圈层的多生态社会。没有一种话语会真正高于另一种话语,没有一个体系会真正全面颠覆掉另一种体系,同样,没有一种美学趣味可以管辖住另一种美学趣味。

(责编:王鹤瑾、鲁婧)